深圳:那个生命寂如荒漠的30岁女孩

                                                         蒋珠莉

 “明天是周末,能否见个面?”她前脚刚踏进家门,手机屏幕上就弹出一条短信。

她轻蔑地笑了。

这人真有意思,上周才一块儿喝了杯咖啡,给人感觉很是功利,为了维持面子,对于他问的问题她不得不敷衍一下。都过去好几天了,他却总是频繁示好。

对方这样做的潜台词是:对方对她比较满意。或者是,对方是被“操纵”的一方,是对方的家庭经过各种权衡和相关一系列的比较后,觉得她比较合适。

没错,一定是这样的。

而他,只是需要一个女人罢了。

一个到了年龄的男人,迫切地需要一个和他条件差不多的女人。

这个女人呢,不需要有很强的事业心,要愿意为家庭无私奉献,最好又顾家又赚钱多,还要能照顾他的衣食起居,孝顺他的父母,为他生儿育女,经得起他亲友的评头论足。

女人,需要无私、无我,呵呵…… 

想到这里,她那敏感的心收紧了。绷得紧紧的,一滴滴渗出血来。

过日子,她只想找个合适的人相伴余生。

看电影,一定要有敦实而健硕的肩膀做依靠,才有安全感。 

从单位回来,一身疲惫的她其实谁也懒得理,干了一天的活儿,脑子是麻木的,此刻她只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待洗去一身疲惫后,她才重新思考相亲这件事。

她回复:我这两天挺忙的,算了吧。

那个男人当然是遗憾的。但她不在乎。她想把网撒得大一点广一点。

过了30岁的她,不再凡事紧张兮兮的了,告诫自己事缓则圆。她慌忙从他掌心逃脱的样子,像极了空中受惊的鸟雀儿。

往后的日子,她仍然在赴沙场秋点兵般的约会,可心动的指数似秋后的蚂蚱,寥寥无几。

不知为何,年龄越大,她越看不清人是怎样的物种。与人相处,她猜不透人心,他们的心若即若离。于是她怀念小时候,那简单又快乐的时光。

年龄渐长,她害怕害怕接家里的电话,害怕参加同学聚会,更害怕与同龄人聊天。她的婚姻状况是个绕不过去的话题。

“你到底想要个什么样的啊?”家人千百遍地问。

要个什么样的呢?

白马王子那样的,当然不现实。

体贴多金高富帅,她并没有相应的条件去匹配。

她只是想要一个懂她理解她,物质上不至于太寒酸,又有一点点温暖的人而已。

然而,还是没有遇到。

她是个各个方面还算中上的女孩,也没有很挑剔。

薛晴是深圳一所学校的英语教师。条件不太好也不太差。

二十多岁时,她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然而最终败给了现实。

多年前,薛晴还是个刚刚毕业来深圳找工作的黄毛丫头,那时的她渴望用学到的知识,改变自己的命运。后来种种因素,导致他们没走到一起。 

那是个差点摧毁她斗志的故事。在故事里,她是个悲情女主角,无私地为他付出她能付出的一切。而对方却用游戏般的态度应付她。逼问和惊怒之后,她陷入了深深的懊悔之中,最后她选择了结束这段不对称的关系。

失恋后,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常常伫立在十字路口,感受呼啸而过的冷风吹过,她很享受那种“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感觉。

多年后,她觉得那是场梦。

后来她学会了不主动。

不主动问候,不主动了解,不主动请吃饭,不主动展露情绪。她宁愿把时间花在工作上,也不想去了解一个人了。

在这样一个步履匆匆的时代,与其去研究一个捉摸不透的人,不如去研究如何让银行卡里的数字变多。对她来说,后者更靠谱。

直到婚姻再次横陈在她面前,变成无法跨越的鸿沟。

她做好了等待被挑选的准备。无论如何,她最起码还有个稳定的工作可以做后半生的依靠。

她无所畏惧。

职场上积累的多年经验,让她清楚怎样才能让自己利益最大化。

是的,需要被反复上下打量,询问好价位,然后定价和议价,最后出售。

把自己当做商品精心包装完后,便奔赴在和各色人等交锋的路上。

没有人关心她的感受,包括她的亲人。

没有人关心她的内心是否抗拒。

也没有人关心她的真实想法。

多的是询问对方是否有钱?

多得是询问对方物质条件怎样?

多得是询问对方身价几何?

一切都让她好累,不知如何回答。

尤其是她的母亲,更提出了要20万彩礼的附加筹码。

她惊愕,她不是一件东西,怎能如此?况且她还是个人民教师,有份稳定得不能再稳定的工作。

她深深懂得:婚姻是交换。附加条件越多,她只会距离婚姻越来越遥远。她只会越来越没有尊严可言。

无他,只因她已过了能议价的年龄。

曾经看过一个新闻:中国31岁女CEO花50万,赴美买精生子生五国混血女。

我清楚地记得她的那句话:我暂时不想结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等到对的人,但很清楚想要一个孩子。

生命寂如荒漠,遇到对的人,多难啊!清楚自己要什么,多难得啊!

买精生孩子比找老公轻松,也省时省心得多。

读大学时,她跟第一任男友同居过两年。

后来她又陆陆续续和2个男人上过床。

当然,跟你想的不一样,她不是那种很随便的女孩,很少有难以自持的时候,而是在她觉得火候合适的时候,才会有性的发生。

她是个感性的女孩,跟那2个人好,她都是以结婚为目的的,奈何她所托非良人。她暗暗庆幸,那几次幸好没有珠胎暗结。作为女人,她懂得保护自己。

与他们相处的过程中,她能够高瞻远瞩、未卜先知似的看到未来婚姻生活中要发生的一些事情,一旦觉得不合适她会立想方设法停止交往。

否则感情越深,牵扯就越多,她就很难全身而退。

年纪越大,越渴望家庭。尤其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困意在人皮肤上一寸寸退去的感觉,仿佛时光老人一遍一遍地厉声笞责。

她害怕,害怕自己美好的生命,辗转多年,仍无人看见、见证、欣赏和陪伴。

就这样,寂寂寥寥,寥寥寂寂,寂如荒漠,了无生机。

倘若如此,她奋斗的意义何在?努力的意义何在?

她希望有那么一个人,不必很有钱,但在她生病的时候,愿意亲自下厨为她做一碗番茄鸡蛋面。

这碗面没必要很可口,只要是他用心烹饪的就行。

跟她上床的第一个男人。号称是个房地产经理,交往了几天,她觉得还算贴心,修长的手指很像自己的前男友。走在路上,他愿意为她拎包,吃完饭后,他也愿意给她递纸巾,可就是不愿意听她把话说完。

她想:这样的人,只关心跟自己相关的事情,在他心里,卖房永远是第一位的,对待做爱就像完成一项任务。

性是感情的润滑剂,更是感情的催化剂。

还是连接两个人的灵魂,往更深处交流的帮手。

一场美丽的性事,能隐现出日后的和谐,也能让她看到生命里动人而隐秘的纠缠……

果不其然,关了灯,的确行事匆忙,他鲁莽地像个杀猪的屠夫。

身体僵硬,爱意凉薄,横冲直撞,只取自己想要的,不顾别人死活。

事后,呼呼大睡,不做安慰。留她在黑暗中圆睁双眼,直到天明。

倘若嫁给这样的人……她没法幻想和他在一起的余生。

中间又出现了一个男人,是某家公司的建筑设计师,喜欢穿着一件白衬衫,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说起话文质彬彬,长相也是白面书生的样子。

比起第一个男人,这个则有种饥不择食的感觉。

   第一次见面,他机关枪一样问了一堆问题,她碍于面子不好不回答。

你都多大了!一个女人别想着挣多少钱,有个家最重要!

 他开始指责他,她张大了嘴巴,最后还是点点头。

是啊,他说得有道理,不是吗?先家庭后才事业,不也正是她一直期待的么?

    以后咱俩结婚了,你就别上班了,女人家庭才是你的全部。事业心强的都不是好女人。你管家里,只伺候我和孩子就行……

    吃个饭,这个男人哔哔哔说了一堆。她勉强喝了几口茶水,打起来哈哈欠。

    她明白了,这个男人是个大男子主义,根本不是她的菜。

   或许是年龄到了,着急有个家庭,她在心里猜。

    中间她打断他询问了一下他的收入,月薪才一万多块的样子,戚!我的工资都比他高!她不忿。摸清了他的底,她让同事给自己打了个电话,就借口落荒而逃。

   妈的,那么一丢丢薪水,就扬言要养活我,还让我辞职,怎么可能?拽上了天还!

    这次相亲很失败,午饭没吃饱,还气得快吐血。

   男人太可怕。怀着这样的想法,她很长一段时间没再相亲。

   第二个上床对象,叫袁。

    他外形很好,很有男人味儿,有着健硕的肌肉。他一出现她就被迷住了,他是个健身俱乐部的教练。说实话,很会哄女孩。或许是很久没谈恋爱了,在他鲜花等礼物的攻击下,她终于沦陷了。

   情浓时他们还一起请假来到美丽的彩云之南——云南,她仿佛回到了当年鲜花怒马的年纪。

   他和她白天牵手游玩,晚上住洱海边上的民宿。

他拥抱着她,迫不及待开始亲吻,是那种小心翼翼且温柔周到的吻。

让人想享受的,是他手掌的轻抚,游走在肌肤间的惬意。

你爱我吗?她问。

停顿了片刻,他无言。

没关系,她安慰自己,我们有的是时间,感情到位了一切都是水到渠成的事。

……

他们的性事是和谐和让人回味的,正中她下怀。如云南那散漫的大朵白云,再美再亮眼,也有消散的时候。

回来几天后,她被接二连三借钱,第一次借了五千,第二次她有了警觉,之后她恢复了理性立马报警。由于她的机智,钱回来了,紧接着牵扯出一个犯罪团伙。因诈骗罪,他被警方抓获入狱。

事后她才知道,他骗了不少像自己一样的大龄女青年。

幸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城市那么大,属于我的你到底在哪儿?

在杏花疏影里?在灯火阑珊处?

她想起了韩磊那略带苍凉而粗狂的歌声:

沿着江山起起伏 ,伏温柔的曲线

 放马爱的中原爱 ,的北国和江南

 面对冰刀雪剑风 ,雨多情的陪伴

 珍惜苍天赐给我 ,的金色的华年

 做人一地肝胆 ,做人何惧艰险

 豪情不变 年复一年,做人有苦有甜 

 善恶分开两边,都为梦中的明天

 看铁蹄铮铮 ,踏遍万里河山

 我站在风口浪尖 ,紧握住日月旋转

 愿烟火人间 ,安得太平美满

 ……

愿烟火人间,太平美满。

多好的祝愿啊!

还好,一切都来得及。

她回味过往种种,万家灯火里,灯火璀璨如旧,喧嚣四起,一如既往的热闹,然而热闹是他们的,她孓然一身,仍在寻觅自己的另一半。

或许,他就在下一个路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