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如此多焦57

前情回顾

宁潇回答我:“他说他要想一想,然后把自己关在书房里一晚上,第二天一大早就出了门,直到傍晚才回来,我一晚上没睡,他回来时我在客厅里坐了一天,原以为他不会回来了,正想着要不要收拾东西给新人腾地方,结果他回来了,还递给我一枚戒指。”

这也太峰回路转了,我这猪脑子简直不够用。

“他这是同意结婚了?”

我见宁潇点头,更加凌乱了。

“那事儿,你不追究了,就这么过去了?”

“还追究什么!”宁潇嗤笑了声,“钟思远答应跟我结婚,我再追究就是傻子,生生把人往外推吗?”

我有点想不明白,也理解不了她的决定,爱情难道不应该坦诚以待吗?婚姻难道不是你情我愿的吗?这两样他们没有一点符合,怎么就谈婚论嫁了呢?

“你可想好了?”对宁潇的决定,我心怀忧虑。

宁潇却说:“这话不该问我,应该问钟思远,我爱他,我要结婚,他不同,他另有爱的人。”

“于你也不公平啊。”我迷茫了,“他背着你在外边有人,但反过来又同意和你结婚,我不知道他到底存了何种心思,但若因此对你心有怨言,婚后不肯一心一意地对你,你也不会幸福。”

宁潇叹了口气:“我又何尝是因为幸福才要结婚。”

我不懂:“那是因为什么。”

“我不想一个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需要有个人陪着我。”她的笑透着孤寂和苍凉。

“为什么一定是他?”我心有不忍地问。

“我以为我很了解他,现在看来并非如此,但他是真的了解我,他亲历过我生命中的悲欢离合,也曾不离不弃同我相携走过,他明白我的需求,也清楚我的雷区,我不想也不愿再重新找一个人,把我的一切剖析给他看,有一个知我懂我接受我的人足够了,爱和幸福,我已不再奢求。”

什么叫做“不奢求爱和幸福”,人穷其一生追求的不该是爱和幸福吗?

面对宁潇,在这个萧瑟冬日,我愈发感觉悲凉。

“你会后悔的。”我咬着牙对她道,而她的回答再次出乎我意料。

“我已经预见到结果,也知道会有后悔的那天,可我现在放不下啊,你现在叫我放手跟要我去死有什么分别。时间会治愈一切的,也许过不了多久,我想通了自然就放手了,但现在,不可能。”她眺望着远处灰蒙蒙的天,语气里是无奈,眼神里是决绝,飞蛾扑火的决绝。

紫霞.jpeg

这个女人离我很近,我却感觉我们之间的距离很远,思想的不同会隔离原本亲近的心,我低低地叹了口气。

宁潇拍了拍我的肩,安慰我道:“梦梦姐,别为我担心,怎么着我都会好好生活下去,倒是你,别忘了爱和幸福,找一个两情相悦的人,到时候和他一起来参加我的婚礼。”

她对我笑得还有一丝温度,隔了半天我才回了个“好”字。

这个世界,有情变得快,无情变得慢,不要因着有情而变得无情,背着枷锁行走的人,是走不了远路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们的第一次遇见,充满悬念。 如果我是上海人,我会说“侬想哪能?” 如果我是潮汕人,我会说“爱做泥住做泥哩。” 如...
    赵知韫阅读 592评论 0 4
  • 前情回顾 从医院回到家已是晚上十点,刚跨进门手机一阵响,安安打来的。 “你回来了?”我一边接电话一边换鞋,安安去G...
    狗一样的污姐阅读 165评论 0 2
  • 虽然说是个坚信“动画片就是给大人看的”的家伙并且二十岁了还痴迷动画无法自拔总是被感动到泪兮兮 但最近你的名字以及佩...
    西西酱阅读 60评论 0 0
  • 又是一年清明祭,整个四月也因为这个节日蒙上了浓得化不开的哀思,让人不由地联想到了那个平日里大家讳莫如深,却又无从回...
    戴律师的花酒雅阁阅读 287评论 1 1
  • 其实有很多东西很多时候都不必要那么刻意。 你活的好不好总得自己来感受,你自己开不开心也得由你自己来决定。你是不是一...
    池池的门牙阅读 100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