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浪迹天涯|琅琊令引起的江湖风波

自古以来,江湖上都流传着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其实,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江湖。

而琅琊令便是武林豪杰的利益所在,得此令者得天下。琅琊令一出,江湖上便掀起了一场又一场的血雨腥风。

琅琊令


1

断剑崖上。

一名白衣男子,手持羽扇,在月下庭中信步。细看便会发现,他的每一个脚步,踏的都是伏羲方位。

北坎,进。东震西兑,闪。西北乾东北垠,羽扇前挥,微风起,惊叶落,此之为攻。东南巽西南坤,羽扇半回遮面,左手后藏,右手持扇置于身前,此之为防。

虽然每一步都迈的极小,然而正是这种看似谈笑风声的轻松,曾经让江湖上无数人闻风丧胆。

江湖上人送外号,魔教美男子——忧罗。

自魔教教主张小仙失踪后,魔教上下,群龙无首。张小仙留下的一封信里提到,让忧罗出面当任临时教主,并率领夺取琅琊令。因为,琅琊令中,藏着一个惊天的秘密。

然而,此时的美男子,眉头紧蹙,他不知教主留下的旨意何在,也不知琅琊令中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算了,不管了,先得到了琅琊令再说。忧罗如是想着。

午夜,琅琊山。

树林里几只猫头鹰飞起,灰色的草地上,突然起了风,忽见一个魅影在月下飘闪而过。

忧罗踏着伏羲步,加以上乘内力,来到琅琊阁外。

夜静静的,琅琊阁门前几个身穿黑色制服的人走来走去。他们手握长枪,面目严肃地环顾着四方。突然,西北地方出现动静。

“什么人?”其中一位高大的黑衣男子喝道。

“走,去看看。”

就在这时,一个人影早已经跃入墙内。

“难道是我们太紧张了?也不懂阁主为何下此命令,我就不信,哪个小贼还敢来琅琊阁中闹事?”一名稍微矮小的黑袍对大个子说道。

阁主冷颜卧室门前,约莫20名黑衣剑士在巡逻。

“嘁,以为这样就能难住我?”忧罗将羽扇别入背后。暗吸一口气,然后提足冲去。

侍卫还没来得及尖叫,就已经被点倒在地。

忧罗小心翼翼地进入卧室,那床上并未有人。

“既然这样……”啪,打火石点起,忧罗开始寻找密室。

几经寻找后,忧罗在床下发现了机关,打开了密室的大门。

最里面的祭坛上,放着着一个红檀木的盒子。轻轻地打开,只见一枚金色的令牌摆放在里面。


2

忧罗拿起盒子,暗自窃喜。突然,四外警铃声响起。

啪、啪的掌声响起,“美男子果然名不虚传,这样的防卫都被你闯入进来了。”两个人走了出来。

忧罗面色微寒,因为刚刚说话的人,便是书剑派的副掌门人,焱公子。而另一名,便是琅琊阁长老之一,戎兵。

忧罗寒声道,“你们是怎么发现我的?”

“哈哈,以美男子的伏羲步法,我们怎么可能发现你呢?”戎兵笑道。

“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便告诉你好了。”突然,戎兵的声音就换成了女声。

他把面具摘下,露出了一副女人的面孔。对别人来说,必会惊叹女子的美貌。

然而对忧罗来说,此时只是充满震惊罢了。

“原来是你,我魔教的天玑右使,怎么和书剑派副掌门勾搭在一起去了?”忧罗眼光充满不屑。

“桀桀,既然你知道了真相,那就送你去见张小仙吧。”

忧罗愤怒了,原来教主失踪和你有关。

取下身后别写的羽扇,暗自提气。突然一扇向天玑右使挥去。

刹那间,密室里风云四起。羽扇与刀剑竟也发出碰撞声。

焱公子的剑突然变了方向,从下方袭来。忧罗下扇挥挡,同时脚步朝着坤位踏去。

就在这时,天玑右使的刀,也挥了过来。

连张小仙都不是他们的对手,何况忧罗呢?

约莫四五百回合后,忧罗身负重伤,渐渐落入下风。

“呵呵,忧罗,还不快快束手就擒?”

忧罗吐了一口血。随即气沉丹田,密室内顿时气势磅礴。

忧罗身法加快,脚踏西北乾东北垠,羽扇前挥,微风起,惊叶落,此之为攻。

焱公子与天玑右使被这气势惊吓到,以为他还有什么夺命手段,不敢硬来。

突然,忧罗踏着东震西兑的方位,闪到密室门前。将羽扇向他们飞去,随即出了密道,关上了大门。

忧罗踏出大门,只听得砰的一声巨响,密室连着冷颜的床已经沦为废墟。

门外噪声大作,一排排整齐的黑衣卫正在注视着此处。

忧罗突然大笑。随即用他最后的力气,迈出伏羲步,向琅琊山下跑去。



3

忧罗睁开双眼,只见一名黑衣女子站在床前,看到忧罗睁开了眼,眉头逐渐展开。

“这里,就是天堂吗?小仙,果然你也在这,嘿嘿,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在这里愿陪你三生三世……”忧罗痴笑地望着这名女子。

突然间,黑衣女子上前揪住忧罗的耳朵。忧罗顿时醒过来。

“咦,小小,你还没死?”忧罗忘了自己躺在床上,突然跳起来,结果又扭伤了筋骨。

“我一直好好的,倒是有的人躺在床上了。”张小仙一脸不屑的叹道。

原来,那一天忧罗用力过猛,气血跟不上。加上之前已经身受重伤,所以没跑出多远就昏倒在地。

此时,藏在暗处的张小仙出来,将忧罗带到了十里外的客栈中。

“小小,听袁姝说,你不是……”

“那个恶女人,别让我看见她,居然联合书剑派副掌门焱公子一起暗算我。”张小仙恶恶地骂道。

“我身中剧毒后,要不是恰逢遇到冷颜阁主从鬼谷流沙回来,他用叶子给他的千年菩提为我疗伤,你恐怕再也见不到我了。”

“对了,袁姝她……还有一个身份,就是琅琊阁的长老——戎兵。”

张小仙脸色变得复杂,一股不安涌上心头。

突然间,客栈外噪声大作。

“搜”只听一名身负较高内力的人说道。

随即,张小仙背上忧罗,从后门飞出客栈。

将忧罗放在附近的破庙里,张小仙返回城中。

看见公告那里围拢了很多人。张小仙过去看,居然发现,忧罗被通缉。

近日,忧罗夜潜琅琊阁,将琅琊阁长老戎兵与书剑派的副掌门焱公子打伤,并盗走了琅琊令。而魔教教主张小仙又离奇失踪,魔教天玑右使又怀疑忧罗的失踪与魔教教主的失踪有关系。于是,魔教和书剑派、琅琊阁,纷纷发布通缉令,发现忧罗归案者,赏金万两!

张小仙戴上黑帽,走上前去私下公告。然后离开。留下人群中一阵惊呼。

“这人谁啊?好狂妄,忧罗岂是他能杀的?”

“别说,我看这小伙子骨骼惊奇,走路徐徐带风,应该是个练武奇才。”

“哇,忧罗好帅噢。居然在琅琊阁长老戎兵和书剑派焱公子手下离去,还打伤了他们。”

布告栏不远处,一名手持羽扇的男子在那里讲道:

话说,那夜月黑风高时,忧罗提着羽扇,谈笑风生地只身走进琅琊阁……

张小仙在转角处听到此言,微笑着离开。

一名黑衣服的男子,也在角落里望向张小仙离去的地方,转身离开。


4

城外寺庙,忧罗躺在草席上,哼着小调。

“我一生戎马刀上漂,见过英雄弯下小蛮腰。”

“江和湖波浪滔滔,看我浪迹多逍遥。”

张小仙进来,将通缉令递给忧罗。

忧罗皱了皱眉头。

“对了,小小,你不是说琅琊令中有秘密吗?我盗了出来,来,我们一起看看吧。”

“我也不清楚,上次冷颜救了我之后,让我留下一封信给你,琅琊令的秘密,是冷颜告诉我要这样写的。”

忧罗投去一阵鄙夷的目光,随即,一巴掌呼哧而至。

“长眼了啊?敢以这样的目光看我?”

忧罗正准备出声迎合几句,突然一阵寒风而至。

“桀桀,没想到啊,教主您不仅没死,还在这里和小白脸谈笑风生,这可真是妙得紧呀!”

袁姝和焱公子齐齐进来,只看了一眼身负重伤的忧罗,就把目光投向了张小仙。

“不知,这次你们是否还能从我们手下逃脱?”焱公子淡淡地说道。

张小仙将忧罗拉在身后,随即拿出了长鞭。

“罗罗,你快走,我自有办法逃脱。”

忧罗不舍,而焱公子的剑已经刺了过来。没办法,张小仙只好用尽力气,将忧罗向门外送去。

“快走!”张小仙声嘶力竭地喊道。

而袁姝与焱公子已经夹击而至。眼看张小仙就要落入下风。

而此时,忧罗退了进来……

“罗罗,你怎么还不走?”张小仙不解的道。

忧罗没多说话,随后,庄九夫人拿着剑,缓缓走了进来。

“掌……门,此番怎么能劳烦您的大驾观临?”

“呵呵,焱公子,别来无恙啊。”一听不叫他焱儿了,焱公子面色微寒,知道麻烦来了。

“听说,你和袁姝勾结,还意图掌控书剑山庄,从而一统江湖,不知您的计划可有何新进展呢?”

“袁姝,原琅琊阁长老戎兵,是你害的吧?焱公子,不知,我家的落落殿下现在在何处呢?”

“好歹毒的心肠,好大的野心!真当我们江湖无人了不是?”

“出招吧。”

张小仙往后退,想要退到忧罗身旁。

庄九夫人撇过一眼,那一眼,意思很明显。你真当我能一挑二吗?

张小仙紧握鞭子,瞄向了袁姝。

张小仙 VS 袁姝

庄九夫人 VS  戎兵

忧罗  VS  ……额,看过去忧罗好像在玩手指,其实,他在研究琅琊令。

不多时,袁姝和戎兵便躺在血泊之中。

庄九夫人开口道,“冷大现在在琅琊台等我们,快走吧。”


5

琅琊台上,冷颜百无聊赖,手里拿着两枚琅琊令,时不时地望向路口处。

这时,三个人影进入视线。

“呀哈,你们终于来了。”

冷颜看了看忧罗的伤,从身上摸出一枚黄色药丸递给他。

“那好,我们说正事吧。”

“琅琊令,江湖上一共有三枚。前几届琅琊阁阁主费尽心思,才收取了两枚。另外一枚不知去处。”

“没想到,琅琊令突然就重出江湖。”

“这才引起了江湖豪杰诸般贪欲,这才导致了江湖最近动荡不安。”

“于是我设下计谋,让忧罗盗走琅琊令,这样才能引出幕后黑手。”

“可惜,让你身受重伤。抱歉!”

忧罗面色一惊,原来,一切都在冷颜的掌控之中,自己,倒是被利用了。

不过,能受到冷颜道歉的,江湖中,又有几个人有这资格?想到这,一切不快都过去了。

冷颜将三枚琅琊令聚集在一起,然后用上乘内力,将其碰撞。

突然,三张残缺的纸片出现,刚好拼成了一幅完整的地图。

地图指向最南部,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地方。


6

南方小岛上。

树林中突然飞起了几只画眉,林中传出沙沙的声音。

只见忧罗在那里用石头打野物,不时,便提着一只肥肥的兔子回来。

而张小仙,正在那里黑着脸。地上摆放着几根被钻穿了的木棒,堂堂魔教教主居然不会生火,传出去,这可了得。

随即,内力一出,对着那根木棒,一掌挥过去。火,起了。张小仙美滋滋地看着自己的杰作,然后开始烤野鸡。

不远处,冷颜正在用段氏一阳指,在那块大石头上刻字,字体隐约有了模样,笔画渐渐成型。

庄九夫人站在旁边,不时地帮冷颜擦去汗水。

“冷大,不是说这琅琊令中藏有一个惊天秘密吗?怎么只是一张小岛的地图啊?”

“哈哈,夫人可有想过,这幅地图,可比绝世武功强多了。至少有了它,我们不用在提心吊胆地过日子了。”

不多时,四字成。冷颜将石头搬起,立在了旁边。

随即使用上乘绝学千斤坠,将大石头往下硬生生地压下去3尺。

远远望去,只见“天涯”两个字凌风而立。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入世容易,出世难啊!

其实,我们追求的不是变得更强。变得更强的目的,只是为了守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啊。

既然天涯岛可以避免江湖风波,那何必再去寻找武功秘籍和宝藏呢?

琅琊令中的地图,本身就是无法衡量的宝藏啊!


附:

武侠江湖,您心中的天涯岛

琅琊令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