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假如爱有天意(五十三,五十四)

字数 4962阅读 2173
图片来自网络

文/唐妈

第五十三章

Paul没有跟林沫说自己提前回来的事,下了飞机直接赶去了公司。

夏尧被突然出现的老板吓了一跳,差点把咖啡倒在腿上。

“Paul?你不是下个月才回来吗?”

Paul打量了一下夏尧。

自己的得力干将看来状态并不是很好,脸色有点苍白,甚至能看到黑眼圈。

“最近公司很忙吗?你看起来状态不太好。”

夏尧端起咖啡喝了一口,唉,状态能好就怪了。

“没有,最近都挺顺利的。上个月的杂志销量已经逼近《VOGUE》了,这个月不出意外的话,可以打个平手。”

Paul满意地点了点头。成绩确实不错,一个刚刚进驻的杂志就可以和时尚界的大佬打个平手,夏尧的能力不容小觑。

“如果不太忙的话,你可以去休个假。”

Paul翻着这几个月的销量报表,对夏尧说道。

夏尧总觉得自己这个老板有点不好相处,冷冰冰的,这会儿忽然说出这么有具有人文关怀的话,让人有点受宠若惊。

“不用了Paul,公司刚刚走上正轨,而且下个月的主题订的是欧洲古堡,我还需要和宋先生提前接洽。”

Paul想了想,也没有再说什么。

“那晚上我请你吃个饭吧。”

夏尧吃了一惊,可是老板开口了,自己总不能不给面子吧。

“好,我让小文订位置。”

“不用了,我订好了。”

晚上吃饭的是一家法式餐厅,会员制,人不多。

夏尧有点不自在地吃着味道怪怪的蜗牛,揣测着老板这是什么意思。犒劳自己?可是那么张冰山脸,太倒胃口了。

“夏尧,你和沈先生早就认识吗?”

夏尧抓着刀叉的手顿了一下,不知道老板怎么会问这个。

“哦,算是吧。”

“很多年前吗?”

夏尧皱了皱眉:“Paul,我可以不回答吗?”

Paul挑了挑眉:“当然可以。”

他想要的答案已经有了,夏尧确实是沈耀确实和夏尧是旧识。他忽然有点感激眼前的女人,如果不是夏尧的出现,林沫怕是已经嫁到沈家了吧?那还有自己什么事呢?

Paul送夏尧回去的时候在小区门口看到了一辆特斯拉,不由吹了声口哨。这车自己定了一辆,说下个月才能到。

沈耀坐在车里,一直等送夏尧那辆车掉头走了,才下了车。

自从那天夏尧从公寓落荒而逃后,他就又恢复了偷窥狂的角色,每天躲在车里远远地看一眼,然后悄悄离开。

他靠在车门上,点着了一支烟慢慢吸着,一直待到夏尧的屋子里的灯灭了,才起身离开。他不敢去追问夏尧晚上和谁吃的饭,又是谁送她回来的,只敢偷偷地看着,聊以自慰。

夏尧站在窗前,看着沈耀的车缓缓驶出了小区。

沈耀第一天出现在小区的时候她就发现了。他每天晚上在夏尧下班后就会悄悄出现在公寓楼下,有时候就在车里坐着,有时候会倚着车门抽烟,目光却总是落在自己屋子的方向,一直到夏尧熄灯睡觉了,才会离开。他一次也没出现在夏尧面前,就这么默默地躲在角落里,不出声。

夏尧知道自己今天肯定又睡不着了,自从发现沈耀后,她就早早熄灯,这样沈耀也可以早点回去休息。可是自己却躺在床上整晚整晚地失眠。等和宋江把下个月的访谈敲定了,就去休个假吧。


林沫回国后发现久未着家的弟弟竟然在家吃早点。

她把行李递给佣人,打量了一下林齐。

“林齐,你怎么晒成这样?”

林齐吓了一跳,含着一口牛奶看向了突然出现的姐姐。那天发生在夏尧家楼下的事情印象太深刻了,这些天那股憋闷劲儿一直没过去,反而有点愈演愈烈的趋势。沈耀不仅抛弃了姐姐,还抢走了夏尧,每当想到这些,他就气得浑身颤抖。

这会儿看见了什么都不知道的姐姐,眼睛感觉一阵酸涩。

“姐,你回来了啊。”

林沫好久没见这个弟弟,还挺稀罕,也不去洗漱了,坐在了林齐的对面。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觉得弟弟看自己的眼光里带着点躲闪和,怜悯。怜悯?唉,长途飞机就是累,都出现幻觉了。

“问你呢?怎么晒成这样?给你寄得防晒霜你没用啊?”

林齐三口两口把盘子里的煎蛋吃完,拿餐巾擦了擦嘴。

“大老爷们儿的,抹啥防晒霜啊。而且青海你又不是不知道,带人皮面具也没用,都得晒成这样。”

“就你贫!这次回来办事儿?呆多久?”

林沫喝了口牛奶,问了林齐一句。

“退伍了,我不走了。”

林沫吃了一惊:“这就回来了啊?”

“林沫,你还是我姐吗?要不嫌我晒得黑,要不嫌我退伍的早,你怎么想的啊?”

林沫连忙伸手拍了拍桌子:“哎哎哎,别着急啊你,我这不是有点喜出望外嘛。”

林齐看姐姐一脸倦容,不由有点心疼:“你快去休息吧,我不走了,聊天的机会多着呢。你没事儿不能少出趟国啊,都有黑眼圈了。”

林沫不甚在意地摸了摸脸:“要你操心,不过最近我都不会出去了。哈哈,这下爸妈肯定高兴,咱俩都多久没一起出现在家里过了啊?哎哎,不行了,我去睡了。晚上给你煲汤啊。”

林沫把杯子里的牛奶打扫干净,伸了个懒腰往楼上走。

林齐看着姐姐有点单薄的背影,难受极了。

“姐,你谈恋爱了吗?”

林沫把伸到一半的懒腰伸完,回头冲林齐露出个大大的笑脸:“谈了啊,还是个大帅哥呢,改天带回家让你瞅瞅。”

林齐愣了一下,还没缓过神,林沫已经上楼了。

他靠着椅背掏出一根烟叼着,总觉得姐姐刚刚的笑容有点牵强。姐,你还在记挂沈耀那个渣男吗?

他捏了捏放在桌上的拳头。沈耀,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

林齐隔天就去上班了。这些年在部队上一直干得是体力活儿,可是脑力劳动一点儿都没落下,他和两个发小搞了家投资公司,股份占了大头,不过从来没参加过公司管理。这次回来,发现俩臭小子把公司搞的还像模像样,在CBD买了两层的办公室,就在沈氏对面的写字楼上。

今天,是他这个真正的老板第一次出现在员工面前。要想和沈耀一决高下,就自己目前这实力,还是差太远了。

晚上一起吃饭的是蔡家的公子,就是蔡晓雯哥哥的儿子,Paul的表兄。这位蔡公子也在做投资公司,手里边儿有几个不错的项目,自己钱不够做不过来,愿意低价匀几个给林齐。

席间一帮子男人推杯换盏,一直喝到了唱歌的地方。

人都说,看人人品就看人酒品,这蔡公子显然属于那种人品一般的,几杯洋酒下肚,搂了个娇艳欲滴的女孩子就开始挨个数落龙城的名人们。项目已经到手了,林齐懒得理这么个渣渣,却在听到一句话的时候,坐直了身体。

“我跟你们说啊,你们知道沈耀吧?就沈家那傲娇的大公子,从来不来夜总会,你们说他是不是不举啊?”

周围的人一阵哄笑。

“要不之前养的小情儿怎么跑了呢?哎,白白扔了起家的航道啊。”

在座的除了林齐外,都是这几年才逐渐开始有点小名气的小家小户,听了这样大的八卦,立即竖起了耳朵。

蔡公子喝的熏熏然,又被一帮人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差点飘了起来,早忘了林齐可是这故事里的关键呢。

“我跟你们说啊,沈家转出去的那条航道那可真叫个肥啊,李老二接手后数钱数的手都抽筋了。要不说红颜祸水呢?要不是那个落跑的小情儿,沈耀也不至于被林家逼到那步田地啊。”

“林家”这个词一出,众人都安静了下来,偷偷地瞄着林齐。蔡公子也吓了一跳,恨不得把自己舌头拔了,怯怯地看了一眼林齐,只见对方隐没在一片阴影里,靠在沙发上晃着酒杯,看不清表情。

“蔡公子,这么说现在沈家这航道在李二公子手里呢?”

林齐忽然支起身子,盯着蔡公子问道。

林齐当了两年兵,早就锻炼出了一身的钢筋铁骨,多少次擦着死神身边儿走回来的,身上有股子肃杀的气息,这会儿隐没在黑暗里,虽然脸上带着笑,可还是看得蔡公子毛骨悚然。

蔡公子咽了口唾沫,酒醒了大半:“哎哎,是,那航道就在李家二公子手里。”

林齐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了,杯子放在了茶几上。

“你们玩着,我累了,先撤。账记我名字上。”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一屋子人面面相觑。林大少这是生气了没啊?

林齐站在车门边点着了一根烟。

航道?很好,沈耀,你以为你推出去就没事了?

这几年风声一直很紧,上头查的严,沈耀把航道扔出去根本就不是迫于无奈向林家服软,不过是借机甩掉这么个鸡肋般的烫手山芋罢了。至于李老二会不会数钱数到手抽筋,那就不是自己管的了。

沈耀,你等着接招吧。

第五十四章

沈耀最近看上了一块地,位于市中心的老城区,全部是棚户区,拆迁难度大,但是商业价值更大。如果能够顺利拿下,沈氏将步入一个新的高度。

董事会之前一直对这个项目争执不下,光是拆迁补偿便是不小的数目,如果不能顺利拆迁,哪怕出现几家钉子户,项目就无法顺利进行下去,那资金链将成为沈氏的致命伤。

沈耀这些年一直稳中求进,本来是不会做这种项目的。但是最近房地产市场打压的厉害,这片地的价格要比以前低很多,而且优越的地理位置,几乎是市区最后的伊甸园了。

沈耀坐在会议室,看着下面的董事们争论不休。大家都是为了利益,保守的便不愿意在这个点上进入这个市场,激进的则和沈耀一样,对这块地充满了信心。

这会儿,几个激进的股东正大力煽动着自己身边的保守派,描述着一副宏伟的蓝图。

“沈总,虽然现在市场打压厉害,是一个低价买入的时机,但是问题是地面的房主们却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这些人早就被之前拆迁的补偿款价格吊足了胃口,怕是不好满足啊。”

一个保守派的股东皱着眉,严肃地说。

“刘叔说的是,房主们肯定会对补偿款有异议,但是,都是老百姓,只要不是太过分,他们不会有什么问题。剩下几户难搞的,承诺一户给一套商铺好了,他们也就是图钱而已。”

沈耀淡淡地说,这片地,他势在必得。做了这么多功课,拆迁的消息早就放出去了,就是为了提前摸底,看看难度大小。

反馈回来的信息还是比较乐观的,沈氏出的价格还是比较公道的。那片地上的房主其实基本都不在院子里面住了,房子都是租出去的,这次拆迁有可观的赔偿款,而自己也不用再为了房客因为没有暖气等问题而就房租扯皮了,何乐而不为?

难办的是十来户一直住在这里的,他们没有房子,拆了这里就没了去处。这些人大部分文化水平不高,没有稳定工作,补偿款只够买一套小平米的新房子,而高额的物业费等将让这些人陷入困境,所以沈耀才提出补偿几套门面房,予以安抚。

董事们听了沈耀的分析后彼此开始交流,看得出,大家对这个处理方法还是比较满意的。

大会最后一项是投票,险险的,过了半数,项目就这么被敲定了。沈耀立刻投入了忙碌的工作中。

一晃就进入了十二月份,圣诞节快到了。

这一个多月沈耀一直在忙拆迁的事,大部分人在寒冷的冬天来临的时候都离开了居住了几十年的老房子,只有不多的人家和一些没有找到合适的住处的租房客们还住在那里。工作虽然繁琐,但是进展的还是比较顺利的。不出意外,春节前后就可以结束了。

沈耀望着窗外的万家灯火,用手指在玻璃上涂涂抹抹,一会儿便出现了一只活灵活现的小兔子,耷拉着两只耳朵无辜地看着沈耀。

沈耀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这个兔子还是自己跟夏尧学的。

那时候夏尧跟自己住在一起,晚上看书看烦躁了便在书上画兔子,简单几笔,便可以画出一只。沈耀看着好玩,就学了来。

整个冬天,沈耀都只是远远地把车停在夏尧楼下。每次看到夏尧低着头从自己车边经过,都是忍了又忍,才没下车把人拽住。

他害怕,他懂夏尧的无奈,那就远远看着好了,即便不能白头,就是能每天看到也好,比那看不到摸不着的两年时光要美好多了。

这几天夏尧去A国了,参加学校的校庆。想必要过了热闹的圣诞节才回来吧。她和她的老师一起回去的,挺好,有人照应,沈耀放心。

母亲下午打电话让自己回家吃饭,父亲似乎血压有点高,母亲很担心。沈耀拨了内线电话,让顾东送自己回去,顺路买些降压的食材回去好了。

沈耀到家的时候,阿姨已经摆了一桌子饭菜,还好,都是清淡的,父母年纪大了,消受不了太油腻的东西。

一家人安安静静地吃了顿饭,父亲叫沈耀去了书房。

“沈耀,你最近在做二环的那块地是吗?”

沈连平喝了口茶,淡淡地问道。

“是。”

“我前几天去老李头家打牌,听见老李家的小儿子说林家也盯上了那块地。”

沈耀皱了皱眉,林家?

“林家什么时候也开始涉足商场了?”

“嗯,据说是林家老二的儿子弄的一个投资公司,但是幕后老板应该是在军需处的林齐,林家的长子,林沫的弟弟。”

沈连平看着沈耀,缓缓地说。

沈耀想起那天林齐愤怒离去的情景,心里便有了思量。

“爸,我会注意的。”

“嗯,那块地是肥,但是啃不动的话,要知道避避。还有,当初航道的事情你处理干净了吧?李华说感觉最近有人想动那几条航道。虽然跟咱们家已经没什么关系了,可是要是有人诚心要作梗,就要小心为妙了。”

沈耀心里咯噔了一下,航道?有人竟然打起航道的主意了?那几条航道年代太久远,哪怕自己接手后就撇了很多业务,但也确实如父亲所说,有人要故意发难,根本是处理不干净的。

沈连平看沈耀皱着眉不说话,就叹了口气。

“你自己小心点,我老了,你们年轻人的事儿我也管不了了。还有,你今晚别回去了,就在老宅住吧,陪你妈聊聊。”

沈耀自从上次见夏尧后就搬回了那座公寓,偶尔会回来看看父母,听了父亲的话,点了点头。

林齐,没想到你个兵痞子还有两下子。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