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细微之处潜移默化——我眼中的英伦(38)

目录
上一章节
推荐作品:风云际会
7月17日
华人侍者

今天会很忙,因为我们要启程回国了。飞机是晚上20:10的,在巴黎转机。现在还有一白天的时间,我们一家(不包括两个妹妹,她们一早就出去逛街购物了,简直没完没了。并放下话说,中午3点在酒店集合)准备去伦敦最重要的景点——白金汉宫。来一趟伦敦而不去白金汉宫,是怎么也说不过去的。

先退房(这个简单),然后寄存行李。寄存行李在平时是不收费的,因为今天是星期日,所以每件行李要付£1的寄存费。

我们在前台查地图,过来一个华人侍者。我在第一天就见过他,如果他早过来帮忙的话,前几次我也不用那么费劲了。

他告诉我们白金汉宫不太远,如果走路去需要半小时左右;如果坐公交,出门向右拐一百米有一个公交站,坐14路车4站地就可到“Green park”,那里距离白金汉宫很近,走路只需几分钟;如果要乘出租车的话,费用是£15,他负责叫车。

我装作一副很懂行的样子问:“Green park就是格林公园吧?”

他很认真地对我说:“不是,Green park是绿公园。”

坐公交

乘坐公交的话,每人只需£1.5,所以是我们的首选。为了保险起见,我们推举英语水平最高的闺女去向司机核实。司机是一个黑人小伙子,非常热情。他给我们讲了很多,闺女也只听了个大概(可能是口音的问题)。最后他示意我们坐下,到站时会提醒我们。

英国公交不像我们的,站名报的不是很清楚,有时根本就不报站。所以我们很关注司机的表现,生怕弄错了。我们经过了食家莊面食馆,经过了中国城那座著名的牌楼,上书“伦敦华埠”,还经过了SOHO……到站的时候,司机冲我们挥着手大声说着:“Green park,Green park。”就他的这股热情劲,我们想弄错都不容易。

问路

下一步该往哪儿走?我们可就不知道了。幸好我们有写着“Buckingham Palace”(白金汉宫)的纸条,这是我们在酒店就准备好的。于是我们一路问将下去。

第一个遇到的是一个白人老者,他在路边摆了一个服装摊。很多的衣服就用衣架挂在路边的栏杆上,就像我们的早市小贩。他对我们边说边指,我们看懂了是要在前方路口左转,并且听懂了一句“Three minutes”。

我们往前走了不止3分钟后,也没看到有路口,就又问旁边的小贩。这一次是两个华人摆的书画摊。他们用中文说:“你好!”然后就没了,原来他们只会这一句中国话。我们拿出纸条给他们看,其中的一个边用英语说,边向我们的来路方向指。意思是说,往回走再向右转。最后是一句“A minute”。

原来是我们走过了,只要从路边Green park的一道栅栏门进去,横穿Green park就会到达白金汉宫。用时只需1分钟。

Green park

Green park位于海德公园和圣·詹姆斯公园之间,呈山角形。是英国伦敦的一座皇家园林,占地47英亩。连同肯辛顿公园 和白金汉宫的花园,这些公园构成一个从白厅、维多利亚车站绵延至肯辛顿和诺丁山的一连串几乎不中断的开阔地带。

Green park被称为“绿园”是因为它真的很绿。几人合抱的参天大树排列成行,碧草如茵,游人如织。上班族们喜欢通过公园捷境上下班,慢跑者也喜欢来这里。每年这里还有花卉展览。

在公园的出口处有一处喷泉,很多游人在这里接水喝。在英国的这些日子里,我们只遇到四处自饮水。机场1处,伦敦桥1处,巴斯罗马浴场1处,还有就是这里。如果没有看到有人接水喝,我是断然不会喝的。在中国人的心目中,喝生水是要闹肚子的。而且也决不会想到,公园里喷泉水的洁净度是饮用水标准。

目录
下一章节
推荐作品:风云际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