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短篇小说专题精选》第17期(2017年4月)

[本期编辑] 流沙宗主(短篇小说副主编)


短篇小说专题欢迎各位。

一.主编的话

嗨,好久不见!

这一期,我想讲讲拒稿的原因。

我想,很多人可能都发现了一个现象,那就是最近短篇小说的收稿量大不如从前,而拒稿信却大大增加。

这是为什么呢?

我必须要声明一下,经过我们短篇编委的讨论,我们决定再次提高我们的收稿要求。

第一,文章字数要求是2000以上,20000以下。另爱情文要求高一些,起投是2500。

第二,文章格式要求排版整洁,简单,有配图(尽量一张,不要太多),不要莫名其妙出现大段的空白。PS:排版问题请自己研究,或者参观别人的文章!

第三,文章的标题,不能超过15个字,也请不要标题党,对于标题党的文我们一律拒收。还有无标题的文章,我们也拒收。一篇文章几千字你都写了,为啥不能给你的文章取个标题呢?

第四,文章的内容。我觉得短篇小说就要有短篇小说的样子,那些散文,鸡汤文,心情笔记,罗列几篇小故事的杂文等请不要投稿,我们不想浪费你的投稿机会。如果你分不清什么是短篇小说,那么先搞懂这个问题再来投稿,不要总是问为什么!

第五,文章的分段和标点符号使用。请各位作者考虑下我们这些审稿编辑们的感受,大长段的文或全篇没有标点符号的文,我们真得没有看下去的兴趣。

第六,文章的原创性。这一点要着重强调一下,这里是简书,是原创作者的集聚地,请各位作者尊重别人成果的同时,也尊重下我们这些审稿编辑,不要随便拿别人的文章来投稿。切记,你可以无才,但不能无德!

第七,文章中不能出现任何外链和广告(如个人微信公众号,新浪微博等)。

第八,是个人心里话。我想说,请各位作者(当然也包括我自己)多花一些精力在文章的质量上,注重提高自己,毕竟水到才能渠成!

好了,就说这么多,接下来,重点来了,重点来了,重点来了!说三遍!

截止2017年4月16日短篇小说专题关注量是82万多!这是简书一个庞大的队伍,我们撑起来了!相信不久的将来,短篇小说专题也马上迎来90万的关注量,我们拭目以待。

对啦,还有我们的江湖令。这也是2017年专题又一大活动,面向专题内82万多读者作者,发布新一年的江湖令(飞花令)!继奇思妙想和连载专题分别推出作业制和小说接龙以后,短篇小说正式加入全民写作训练大联盟,每周更新不同题材,享受文字碰撞出的全民写作盛宴,全年有效。

飞花令(每周更新)

往期月刊回顾:

简书-短篇小说月刊004

短篇小说播客:

咱们专题自己的有声读物!

简书短篇小说(第三十二期)

简书短篇小说(第三十一期)

短篇小说第三期征文获奖名单:

短篇小说第三期征文获奖名单

以下短篇小说专题第17期精选,本期依然精选10篇文章和大家分享。

正文部分,灰框里面为文章节选。点击蓝色文章标题即可进入文章页面查看全文。

本期文章共10篇,每篇入选文章都将会获得打赏,请作者注意查收!

二、正文

(一)一只猪的爱情字数 4852

作者:李泊文

我是一只猪,生来就是。

一九八八年,我出生在南方的一颗柳树下。柳树下面是一个十五平米的猪圈,里面住了母亲和我的哥哥。当我懂事时,母亲对我说,因为世界上第一只猪跟厨师结了仇,所以猪生来就是被吃的命。但是,你可以碰碰运气,说不定能打破‘建国后动物不能成精’的禁锢,修成人形。

我说:“我不想成人,我想成仙,我想要飞。”我知道,猪的祖先里有过先例,他叫猪八戒,不仅成仙成佛,还被封了“净坛使者”。

“哈哈哈哈。”比我早出生一个小时的大哥拍着圆滚滚的大肚子取笑道:“蠢猪上树,不对,是上天了!我就没见过比猪还蠢的动物,还想飞。哈哈哈……”笑声戛然而止,他瞪着一对绿豆似的眼睛看着我跟母亲,“对了,你们是?”

(二)一条淡蓝色牛仔裤字数 3541

作者:独读徒

我是一个穿衣戴帽极其随便,不爱讲究,直嫌婆烦的人,源于人不靠衣装的自信。但见多了,又不得不服气这句话。人咋能不靠衣装?你不靠衣装,总有狗眼看人低的来面对面给你教这个道理,也有衣冠禽兽道貌岸然从侧面给你加深理解加强记忆。你不得不服。

既不爱讲究又不得不讲究,倒对简单直率的牛仔裤情有独钟。耐穿耐脏,搭配方便!春夏秋冬都可以,只是上衣不一样就对了。虽然简单,但对牛仔裤颜色有偏执地挑剔,必是浅蓝色。至于为什么对浅蓝色这么执,是我过了迷恋屁股的年纪十几年后才领悟到的。根子是源于一个女人,她有着性感的屁股蛋子。

男人在生命的每个阶段,对女人的关注重点是不一样的。当我在遇到她的时候,正是疯狂迷恋屁股的年纪,如同现在的我,更迷恋唇和眼睛。

(三)我是一只鬼(飞花令4)字数 3702

作者:亦为清心

我已经在这里漂了好几天了,我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我只知道,这里有很多跟我一样的孤魂野鬼在飘来飘去。我想回家,可是我却找不到回家的方向。

我听到旁边有人在呼救,不对,准确的说是一只鬼,我飘过去看到有一个很凶的男的在欺负一个穿红衣服的女孩,看了看周边,似乎没有别的鬼答理。我想去帮那个红衣服的女孩,可是我又不敢……

我着急的在这溜来溜去,突然我看见不远处有一只狗在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吓我一跳。突然我想到一个好办法。我猛的朝那个穿红衣服的女鬼那飘去,那狗看到我跑了,撒腿就追过来,它的叫声惊动了这里所有的鬼魂,我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一把抓住小女孩往树中间飘过去。回过头,另外那个男鬼好像才反应过来,准备逃跑,那只狗又在他后面咬着叫着追过去了。

我这才放开女孩的胳膊,习惯性的用手拍拍胸,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没有心了,它也不会因为我的剧烈运动而砰砰直跳了。

(四)马经理失明记字数3714

作者:一元亦有用

“听说了没,马经理失明了?”

“是吗,是吗,昨天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失明了呢?”

“听说昨天下班后出了一起车祸,周身除右臂轻微擦伤外,其他均无大碍,可偏偏撞的不巧,视力消失了。”

“看来我们今天轻松了,不用面对那个工作狂魔了。”

“咦,那可不一定。你还记得吗,去年有一次,他得了重感冒,硬是把吊瓶带到了办公室,一边打着点滴,一边工作。”

“对,我记得。照我说啊,马经理是把工作当成了事业来做,不像我们,混口饭吃,能养家糊口罢了。”

“哈哈,所以说你当不了经理,你没有这个境界。”

(五)枪手字数 6512

作者:东风马耳

他在他这个年龄的时候,他总是在不断变换着他的身份,他这种感觉很强烈。

他可能在早上的时候是个婴儿,躺在床上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然后在慵懒的日光里他又像一只变色龙一样变成了一个小伙子,不,可能是个姑娘,对,开始的时候是个小伙子,因为他从床上起来,光着脚在地板上找拖鞋,他眯着眼睛,一脸的倦意表明他的睡眠质量很一般。

他穿上拖鞋晃悠悠的走进卫生间,他开始对着镜子挤眉弄眼,他看到镜子里有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子,他用力揉着那双镜子里的眼睛,他越揉就越是看不清楚,最后他停止揉眼睛了,他开始对着镜子挤牙膏了,他拿着杯子对着水龙头接了一杯自来水。他把挤满牙膏的牙刷塞进嘴巴里,很快镜子里的影子变得白花花的一片了。

他来回移动着塞进嘴巴里的牙刷,他觉得口腔里有很多东西正在慢慢脱落,可能有一些嫩皮,舌苔,软组织,还可能混着几颗快要掉了的牙齿,他动作加快,他觉得应该把这些东西尽快弄出来才好。他张嘴抿了一大口自来水,然后紧闭上了双眼和嘴,他努力发挥腮帮的运动作用,像一只口渴了的鱼吞吐着水,不过鱼在水里需要张开嘴巴,他不用,因为他不在水里。

(六)前男友来参加我的葬礼字数 2794

作者:苏林深

我死了,我在葬礼上吃果盘。

都说了我不喜欢吃香蕉哈密瓜,也不知道是哪个瓜娃子瞎放的哦,好烦,我的草莓和樱桃都吃光了,我抱起西瓜,徒手劈开了。

嗯嗯嗯,我一定是全场最萌的吃瓜群众。

为什么遗像一定是黑白的呢?还被放大那么多倍,脸这么大,真的太丑了。

明明我已经写过遗嘱了,我死后,我的损友们必须全员到齐,提前斋戒沐浴,来我们的葬礼上办个party,开香槟DJ打碟一通狂舞,上午火锅中午烤肉晚上撸串,庆祝我转世投胎。

但是瞅瞅啊,一个一个哭丧着脸,啧啧啧,穿的一片黑压压的,像什么样子。

(七)杨姥姥的砍刀字数11552

作者:李大力蹬A

在十五岁那年,我染上了网瘾。说实话,我宁愿自己染上毒瘾,否则便不会有那么多离奇的事情发生。

我所在的镇子很小,人们沿河而居。河流宽阔无比,行走缓慢,更像是一潭深邃的湖水。河的对面是另一座小镇,小镇之间的往来只能靠渡船。镇子的发展速度如同那河水,多少年都没有变幻过模样,唯一让我觉得小镇不再沉闷的是,镇子里开了一间网吧。这可是多么不得了的事,尤其是对于我们这样渴望知识嗷嗷待哺的小青年们。

网吧在镇子的最东边,我家在最西边。多么艰难的一段距离。并不是说距离太远,而是期间的阻碍太多。家里人并不支持我去网吧,在他们眼里,网吧两个字的解释是,抽烟,游戏,毛片,堕落。白天只要我一往东边走,熟人肯定会把消息幸灾乐祸地传到我家里人耳朵里,所以,我只能选择晚上偷偷去网吧。

我必须绕开每家每户,尽量朝山丘边上走,期间会经过杨姥姥的家。

半山腰上有栋两层楼的平方,房子近乎毛胚,一百来平方,那便是杨姥姥的家。房子的前庭和后院占地都非常大,用矮墙围了起来,里头不种花不种菜,尽是随意堆砌的石头和肆意生长的杂草。那是猫非常喜爱的环境。

(八)河边字数 3175

作者:云水居

从我家往南穿过一片绿油油的稻田有一条小河,窄窄的河道,只有两三米的样子。河水除了夏季暴雨,大多时候只有脚踝高,清清的,浅浅的,缓缓的,明亮透底。与其说是河不如叫小溪更确切。两边的堤岸也不高,堤岸旁栽的都是柳树,柳条垂下来,随风起舞,阳光下影子伴随着河水摇曳。

夏日的午后,我常光了脚,沿着稻田的畦埂往小河去。脚踩在畦埂上,软软的,热热的,舒服透气。到了河堤,我常先折下几根柳条,随意编个圆圈,戴在脑袋上,然后到河边照,看着水里自己的样子,我常自豪地感觉自己就是个小八路了。

“文山哥,给我也编一个。”一个甜甜地声音说。

我不看也知道,这是菊子妹来了。菊子妹是张二叔的女儿,和我家是邻居,比我小一岁,梳着两只朝天厥的小辫,长得白净俊俏,一笑两个酒坑,说起话来两只大眼忽闪忽闪,人见人爱。

我们那时还没有到上学的年纪,我们常一块儿到河边玩儿。

(九)梅花殇字数 8048

作者:南有良木

古书有云,极北寒地,有一山,名为渠云。

而渠云之巅,冰天冻地。

渠云东面有一崖,曰亡寒,亡寒崖底深千尺,向来尸骨成堆,埋没无名好汉无数,自古无数侠士曾慕亡寒花而来,皆是有去无归。

这一日,天大寒,砚冰坚,徒有大雪。渠云冰雪覆盖,不远处的亡寒崖旁,刀光剑影,两只身影迎天飞舞,剑气寒啸。

“亘久,与汝相识多年,今日之局面,我亦也不会再报任何侥幸的心理,生死只在执念,只是这一战后,你我恩怨就此一绝,来世再不相欠罢。”

单披一件血色绒袍拖地,女子于雪地里漠然静立,灰白的双眸里不见光彩,左手隐于袍下,右手执一利剑,剑下锋芒毕露。

(十)梦游字数7377

作者:梦境玩笑家

我叫顾澜,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做这行已经十几年了,每天,我都会接待三到五名来访者,收纳他们的秘密和烦恼,然后对他们施以援手。常有人以为心理咨询师就是一个接收负面情绪的树洞,其实并不尽然。

我们显然会倾听来访者的难言之隐,但更多的时候,我们不会对他做出任何来自道德的评价和审判,而我的判断大都基于人性,更确切的说,是基于人性的软弱。大部分时候,我都在扮演一个母亲的角色,来访者精神上的母亲,而母爱的表现形式就是,接纳,无条件接纳。

我的来访者里有同性恋,瘾君子,杀人犯,偷情的妻子还有恋童癖的父亲,而他们表面看来,往往是谦谦君子,可是对我来说,他们只有一个身份,就是病人。但我不是法官,我是医生,我所要做的就是让他们释放出堆积如山的情绪,然后对症下药。

晚安,感谢阅读!

最后的最后,还要再隆重介绍一下短篇小说微信群管南笉张拉灯两位,如果你想加入短篇小说专题微信群交流,勾搭他们是你的不二选择!

如果喜欢我们的精选,别忘了点赞和关注,您会第一时间得到短篇小说专题的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