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重生之再定乾坤 56去御马处

喝着茶吃着点心,几人在屋内从日中待到了日入。

沐紫阳最终还是拗不过沐慈儿,答应带她出去,只是规定她只能在雅座里看热闹,发生了什么都不准乱跑。沐慈儿满口答应,抱着沐紫阳直呼姐姐好。

偷偷转眼去看孙风逸,见他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好似他不松口,她哪怕就是拿了圣旨也是空的一番模样,知道自己糊弄不过去,问道:“我让你帮我查润色、润音的事你是不是忘了?”

孙风逸一眼便发觉了这妮子的小心思,并不戳穿,直言答道:“并不十分干净,但暂时不会对你不利。”

“说话总是这么影影绰绰的,有了结果也不早告诉我。”沐慈儿轻轻嘀咕了一句,软声轻求道,“你都会说并不十分干净了,就让我出宫吧,不会有事的,我姐姐都答应了。”都是姐姐当初把她托给了这尊大佛,万事不论,只这脾气也太霸道了。

半晌,孙风逸无奈松口道:“罢了。”嘴上不再反对,心里却多了份计较。


隆王和沐将军谢了恩一早就已回府了,太子几日前便禀了皇上今日让高睿栋、沐紫阳二人在宫中留宿一晚。高睿栋并非第一次留宿宫中,东宫里本就有着专给他准备的屋子,自是方便。沐紫阳又因沐慈儿的关系,可以与她一同住玉簪仙池,也无需费心安排。

沐慈儿本以为宫门下钥之前姐姐定会要离开的,这时才听说沐紫阳今日不走了,更是高兴。


孙风逸自答应沐慈儿后便不再出声,低头不知在琢磨什么,沉默了将近一盏茶的时间,忽然站起身,不顾几人错愕的眼神,说了句:“我先办些事,一会儿便回来。”转身就出了门。

沐紫阳身后的馨儿实在忍不住问道:“这孙大人一直都这样神神叨叨的?”

沐慈儿噗嗤一声笑起来,揶揄道:“馨儿说的是,他可不就一直神神叨叨的。”

沐紫阳拉近高睿栋,小心问:“你可知是何事?”

高睿栋摇头:“按理说,他处理完校场的事后便暂时只剩质子的事在手上了,可咱们已经都安排好了,今日也并没有什么变故。”

沐紫阳一下便了然了:“怎么没有变故?”眼神瞟向了沐慈儿。

高睿栋顿时会意,也笑开:“是啊,孙大人是要保万无一失呢。”


一刻钟后孙风逸回来,尚未坐下便道:“离晚膳还有些时候,隆世子与沐大小姐可见过慈儿亲手接生的那头小白虎?可要去瞧瞧?”

沐紫阳与高睿栋对视一眼,眸中皆有好奇,答应道:“好啊。”

沐慈儿不明就里,可想到自己才提到了润色,他又应下了带她出宫,这会儿便让众人去看小白虎,猜想他大约是做了什么,可仅这些时候他能安排什么呢?一时也来了兴头:“我今日还未见过小白虎呢,现在长得胖嘟嘟毛茸茸的,可爱得紧,姐姐一定会喜欢的。”


四人说着便出了门,并排走在五彩卵石铺成的蜿蜒小径上,女子二人并肩走在中央,霞帔云发,遮语回轻扇,左右各有君子一人在侧,如金如锡,如圭如璧。

沿路宫人见此仙侣般的几副靓颜都不免驻足停顿,却转又匆匆离去,好似多瞧一眼,这如诗如画般的美景便会如雾消散。

沐慈儿掩嘴与沐紫阳咬着耳朵:“姐姐今日这一身华贵朝服,真真是美极,特别是额间坠着的紫翠高雅非常,衬得姐姐倾城艳色,过路的宫人们都瞧傻了呢。”

紫翠颜色从深至浅,由紫到粉,意味皆不一般。沐紫阳赐婚隆王府后,便封了七品宜人,今日两府入宫面圣,自然是穿戴与身份相称的朝服与配饰。沐紫阳今日的头面是皇家紫的紫翠,是紫翠中最为高贵纯正,最高等级的一种。

原说皇上赐婚的女子在成婚之前都是从九品孺人封起,成婚后再由夫家地位晋位份,只因刺客一事让将军府受了委屈,皇上特地破例封了宜人,头面也可佩带四品硕人相称的皇家紫紫翠,想来成婚后就要直接晋四品硕人了。

沐紫阳笑啐她:“去,就哄我高兴,不知道的真要笑你眼界小,进宫都几个月了,见的都是一品二品的妃子公主吧,区区一副四品头面瞧你大惊小怪的。”

沐慈儿笑得更甜,越是撒起娇来:“哪有笑姐姐,慈儿心里的姐姐独旷世以秀群,别说一品二品的妃子公主,就是那九天之外的赤橙黄绿七位仙女也不及万一。”

沐紫阳一手捂上她的嘴,明明挺懂事的一个人,怎么今日三翻四次说不合时宜的话。见她安静下来,才轻搭上沐慈儿挽住自己的柔荑,换了个话头问道:“这小白虎什么来头,应当不是宫中养着的吧?”

一旁的高睿栋听着姐妹二人说俏皮话,并不打扰,只是听到此,想沐慈儿大约不知,才体贴告知:“孕虎是上次狩猎时孙大人猎来的。”

当初太子给沐慈儿解释白虎来处时其实提过,只是那时她未与孙风逸见过面,没有上心,现在听高睿栋这么说,才隐约记起好似有这么回事,难怪孙风逸找来的人能一下就亲近了怕生的小东西。抬眼确认似的望向身旁的孙风逸,便见对方肯定地点点头。

沐紫阳听着众人一口一个小白虎,接着问:“可有名字?”

沐慈儿摇摇头:“还未取呢,本来想让双侧妃替它取的,之前也在虹霓居与她一同讨论过,可半天也没个结果。”

高睿栋见过那头母虎,却尚未见过出生后的小虎,问向另一边的孙风逸:“既然因孙大人才进的宫,孙大人可有主意?”

孙风逸脑中浮现出上次沐慈儿抱着小毛球的模样,勾唇一笑:“白白的一小团,叫雪球如何。”

“又不是冬日里生的,不像雪球。”沐慈儿觉得不太合适,转念一想,“不过的确是白白的一小团,软软糯糯的,不如叫汤圆吧,更甜些。”

沐紫阳笑她,一戳沐慈儿的小脑袋道:“刚还说着让双侧妃取名呢,你怎么自己取上了。”

“我和双侧妃都没有头绪,这不是孙……孙大人提了个头我才有了思路嘛。”沐慈儿越想越觉得“汤圆”二字讨喜,“回头我去问问双侧妃喜欢哪个吧,小白虎长得可快了,最近总感觉它已经有些能听懂我说话了,再不取名字就晚了。”


走进御马处,润色却是不在,沐慈儿刚想让诗儿去寻,润色已匆匆忙忙地跑了进来,见几人来到御马处,脸色一惊,立马请安,起身才道:“小姐怎么亲自来了?”

沐慈儿放开沐紫阳的手,一改刚才的温顺,严声道:“去将小白虎抱来。”

润色立马低头应声退了出去。

沐紫阳欣慰一笑,内外亲疏分得明就好,她妹妹玲珑通透,不过是在自己面前才显小孩子心性,适才生出的些许不放心也散了。

几人等在原处,高睿栋乘着空档问沐慈儿:“我怎么之前听太子说,小白虎是跟你住玉簪仙池的。”

沐慈儿解释道:“原本是的,因母虎当时受了伤又难产,怕她有小东西在身边不好养,所以每日只是让他们见一面亲近亲近。何况我每次出宫,都是把小东西送至母虎身边住的,现在母虎伤也养得差不多了,我考虑之下,还是让他们母子在一处好,我与双侧妃就每日陪陪,喂些羊奶什么的。”


一会儿,润色便将小白虎抱了进来,小东西大约是发觉房里多了许多生人,有些警觉起来,可一见着沐慈儿忽又乖了,蹭着要往沐慈儿怀里凑。

沐慈儿顺势抱了过来:“今日去了哪儿?”问的是怀里小白虎的行踪。

润色低头答道:“如平日一般,在母虎处喝了两次羊奶,午后在外头跑了几圈,之后清洗了一番便送去了虹霓居,与双侧妃玩耍了一会儿,双侧妃要用晚膳时才又抱了回来,奴婢这会儿也是刚将小白虎送到了母虎处,小姐们就来了。”

“嗯。”沐慈儿逗着怀里的小东西,头也未抬,表示自己知道了,“行了,你回玉簪仙池吧,今日我亲自来。”

润色退出去后,沐慈儿抱给大家瞧:“姐姐看,多乖呀。”

沐紫阳毕竟是生人,不敢多亲近他,只轻轻抚了抚背后的绒毛:“可不是,正如慈儿说的,白白糯糯的,叫小汤圆正合适。”

几人围着小白虎逗着闹着,小东西虽重,可也不愿别人抱,沐慈儿颠了颠:“怎么长得这样快,已经抱不动了,再过几个月大概要他驮着我了。”

孙风逸一笑:“那母虎受伤之后可是四五个侍卫才给抬回来的,小东西是公的,成年后怕只会更壮。”

“外头怎么了?忙慌慌的。”沐慈儿来御马处多次,从没见过这么吵乱的情形,“诗儿,你去看看。”

孙风逸刚想开口说什么,只听外头有人喊道:“白虎……白虎不好了。”眼神一滞,又稍懊悔了起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