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包里的玫瑰【奇思3】

林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听着耳边传来此起彼伏的呼噜声,郁闷无比。

明明每次都是被他们的呼噜声吵醒,而他的舍友们却一致否认自己会打呼噜,林智只好憋着气,自个儿受着。

伸出手摸向放在枕边的手机,长按,开机,02:14。

“叮!”

正要放下手机,耳边却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着实吓了他一跳。

林智揉了揉酸涩的眼睛,艰难得再次把眼睛聚焦在发着刺眼光亮的屏幕上。

居然是一条消息提醒?

这么多个晚上每次他醒来打开手机都没有收到过这样的消息提醒,而这又是谁发的?

他诧异地点开这个陌生的消息提醒框,并且发现这个消息提醒的格式十分奇怪……这不是这款手机自带的消息提醒格式,它直接弹出在已经暗淡下去的屏幕上,红色的背景白色的字体!

这时手机突然振动了两声,握住手机的手甚至可以感受到它散发出的异常温度,这种感觉就像是在握着一个发烧的人时能感受到的高温。

屏幕一片血红色,在这个漆黑的环境中照得林智的脸甚是阴森恐怖。三秒之后,整面的血红色被无数黑色线条无情地割开。

一种妖异又充满冲击力的美感直击心房,还似有一股浓烈香气直逼鼻腔,而林智最后的意识大概只剩下这个状似玫瑰一样的红色了吧!


翌日。

“林智!起床快起床!”

“林智!要迟到了!”

“林智!你再不起来班主任就要来叫你了!”

……

不管林智舍友们如何喊叫,都无法撼动沉睡的林智一丝一毫。平常林智都是六点半就起的人,而像今天这样的可是从来都没有过。

“他他……他怎么叫不醒啊?不会是……是鬼压床吧?”矮胖舍友贾大胆结结巴巴地说道。

“屁!什么鬼压床!我看他就是赖掉第一节课,好睡个懒觉!”矮瘦舍友甄正经一向看不惯林智这个人,毕竟成绩好的人都会受到老师的特殊照顾,现在这样的人和他们一个宿舍,这让他们这种瞎混日子的人怎么活!

“万一他是故意不醒的呢?”另一个男生眯着眼睛小声说道。

甄正经狠狠地刮了一下侯子津的脑袋,凑到他耳边说轻声说,“那我们岂不是暴露了?你是不是傻?”

侯子津嘿嘿得笑着,摸着脑袋向甄正经道歉,“我傻我傻,老大那我们先走了,不要管他了!”

舍友三人背着书包甩门而出,也不管这么大的关门声是否影响到正在睡觉的林智。

这一天满课,宿舍是不会再回去的。而林智?谁?管他的呢!


邱林时不时地转头看向那个座位,可是让他失望的是,空无一人。

看着所有人都如同避开瘟疫一样得避开那个位置,邱林还是心里一堵,这次竟然连对他颇有照顾的班主任也没有提起他,邱林想,或许这个时候想着林智的,也就只有他了。

邱林上完第一节课,心里还是很担心,这个从来不缺席的人,今天不来上课实在是反常。所以他打算还是去看一下他,找班主任请完病假后,就直奔他的宿舍。

找宿管阿姨要了门钥匙就直接上了四楼,在拐角处的门口停下,但是邱林没有立即进去,而是在门外仔细听了听里面的动静。

耳朵贴着微凉的绿皮铁门,清晰的呼噜声从室内传出,邱林皱起了眉,沉睡到这种程度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毫不犹豫地转动钥匙打开门,奔向林智的床,爬上楼梯,小心地避开林智的腿以免压到他。

这个不大的床上要容纳两个人还是缺少点空间,正在纠结要在哪里放下脚,却是一不小心撞到挂在墙上的大衣身体一歪即将倒下。还好邱林眼疾手快及时撑住才没有压住林智,保持这个撑在他上方而脑袋却紧贴他胸口的姿势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立马起身,脸颊微烫。

正想看看林智有没有被他的动作吵醒却见他眉头紧皱,呼吸急促,表情痛苦,整个人的肤色都泛着不正常的红。

邱林抓着他的肩膀使劲摇晃企图把林智摇醒,可无论林智还是没有一点反应。

突然鼻尖微动,邱林好像闻到一股香味就在周围传出,眉头一皱,林智可从来不会喷香水。

环顾四周,最后所有目光都停留在林智未拉上拉链的书包上。斜过身体一把抓过放在林智脚边的书包,一抹红色露了出来。

凝神一看竟是一枝玫瑰!这玫瑰不似平常玫瑰散发着淡淡幽香,它的香味嗅着浓烈而危险。

邱林看着这枝异常刺眼的玫瑰,莫名地生起气来,这是哪个女生送给林智的玫瑰?

也不顾是否利刺划破手指滴下鲜血也想把那红色的花瓣揉碎碾压!仿佛什么被瞬间切断,染上红色,那堆数据的破碎让林智痛心疾首。

邱林没注意到此时林智的脸色正在渐渐恢复正常,当他被突然响起的林智的声音吓到的时候,他一定觉得自己着魔了。

“你怎么在这里?”

“我……担心……”

邱林张着嘴呆呆地看着眼前坐起的人,两人突然靠近的距离让邱林有点不知所措,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话了。看着他嘴角上扬觉得有点莫名,晃了晃晕乎乎的脑袋,企图让自己保持理智。

“你刚还在打呼噜,怎么突然就醒了?”邱林眨着眼睛表示疑惑。

“我从来不打呼噜啊?你怎么会听到我打呼噜呢?”林智虽然第一眼就看到邱林很意外也很惊喜,可听到他这样问同样也是一脸茫然,他从来不打呼噜,所以他以为他听见的呼噜声都是他舍友打的……不对!他舍友为什么都要否认自己打呼噜?这种事犯不得说谎吧?

“难不成还有鬼?”邱林笑道,不过看着林智一脸严肃的样子突然就感觉自己后背一凉,“不是吧?”

仔细回想着自己刚刚进来时的情形,满屋子的呼噜声,林智难受的模样……等等,林智好像真的没有打呼噜!

邱林这回真的是冷汗都要下来了,而且现在屋子里也没有了呼噜声,根本无迹可寻。

“会不会是你舍友的恶作剧?”

“一定是这样的!”虽然这么说,不过林智心里知道,就算是恶作剧,那他的手机怎么回事,还有……邱林手上怎么有血?刚刚第一眼看到邱林太过惊讶忽视了他手上的状况,“你的手怎么回事?”

邱林一惊,立马低头看到自己正在流血的伤口,“玫瑰!玫瑰呢?我刚把它从你的书包里拿出来的!”

“哪里有玫瑰?你怎么会莫名其妙地流血呢?”林智看到邱林流着血的手指实在不敢相信是玫瑰刺破的他,顿时心头一急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而脑袋结结实实得直接撞上了天花板,他也不顾脑袋上的疼痛直接拿过书包翻出创可贴。

仔细给邱林贴好创可贴后又重新找回理智,难道昨晚自己隐约闻到的香味是邱林口中的玫瑰散发出来的?

“真的有玫瑰!林智!”看着林智一副深思的表情,邱林感觉这件事情真的不可思议,他明明就是被玫瑰刺破的手指,不过那时候他那副像是着魔了的状态也是很可疑。

“我相信你邱林,不过……”林智有些犹豫,不知道要不要说出来。

“不过什么?”邱林此时有些迫切,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在焦急什么。

“你是数据吗?”林智停顿了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什么?”邱林不懂林智在说什么。

“手机构成的数据。”林智瞬间回忆起梦中的景象,梦中有一个熟悉的人,他认真看了一眼邱林,还是忍不住嘴角上扬,“不管你是不是数据,我也还是喜欢你。”

邱林觉得自己耳朵一定出毛病了,眼神也肯定不好了,为什么他听到林智说喜欢他?他感受着紧紧抱着自己的那个人的滚烫的体温,看来他的触觉也产生幻觉了……

“谢谢你。”听着邱林说这话,林智一挑眉,看来他需要换个手机了,免得又要让那堆数据变成邱林让他陷入幻境中,而那些呼噜声和玫瑰花估计就是导火索吧。

怀抱真实,其他的都不重要。


梦里的邱林只是一堆数据,隐隐约约记得好像是手机变成的,却突然出现在林智面前,转头亲上了他的脸颊。

他还记得那个触感异常清晰的吻,让他忍不住贪恋起来,让他一直追着他想得到他的人,也让他愿意一直沉睡不醒。

可是他突然间支离破碎,让他痛得恨不得和他一起死了,可他还是醒来,不过一切都已经结束。

睁开眼,看见他熟悉的面容近在咫尺,好像还在做梦一样,让他忍不住嘴角上扬,心脏重新跳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