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镇物语 树妖篇 (一)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上一章

你知道我在等你吗?你如果真的在乎我,又怎会让无尽的夜陪我度过。

连绵不断的细雨持续了两个多月,午后偶尔微弱的阳光斜照进屋,如此循环的阴天让人的心情也惆怅了起来。剪不断理还乱,情愫纠葛,一个人的等待,没有计时,也不知何年何月,唯有每天看着潮涨日落,云卷云舒,等待是最漫长的告白。

春去秋来,寒暑交替,听说冬季带走的东西,春季就会回来,就像飘落的叶子,可是,时光把你带走了,何时才会回来?

雨滴“啪嗒”拍打叶子,滑至叶尖,晶莹透亮的雨珠随着叶子的轻摆,雨珠坠进泥土,湿润了土地。雨滴的心事大地知道,我的心事全世界知道,唯独少了一个你。

蜻蜓以轻盈的舞姿,在半空舞蹈,时而飞到地面低洼处,轻轻点了水面,好似画龙点睛般宣告一场舞蹈的结束,以及下一次舞蹈的开始。

路上坑坑洼洼的小水坑积满雨水,一滴雨水滑落到小水坑里,轻轻地,惊起一圈圈涟漪,渐渐归于平静,如此周而复始。

她爱听奶奶讲述民间故事和神话传说,爱鸟语花香的清晨和丰收累累的田野,她听见花朵的悄悄话,看见萤火虫发光的音调。她如此挚爱世间万物,敏感地万物的一颦一息。

生性孤僻,喜欢自己一个人独处,她可以发呆一天,蹲在路过看蚂蚁搬家,静静一人躺在草地里,心情不好就爬到树梢,俯瞰整个小镇。即使在喧闹的街道,有时在超市排队买东西,熙熙攘攘的人群,她也可以发呆神游。

她是阿忆。



我是个特别特别宅的人,除了任务在身,或是解决基本的吃的问题,我是拒绝出门的。只要超过家门附近200米的地方,我都觉得远。

下着雨,窝在被窝里,塞着耳塞看电影,如此惬意。阳台好像传来什么声音,我裹着被子,穿着人字拖,“啪嗒啪嗒”慵懒的步子走到阳台,哪来这么多纸飞机?正苦恼该这么解决这些调皮的孩子乱丢纸屑的习惯,突然传来了呼喊声。

“阿楠姐阿楠姐……”

往楼下看,小女孩单薄的身躯站在雨中,撑着一把小碎花的雨伞,让人倍感心疼。

“这不是阿忆么?找姐姐有什么事吗?”对于这个孩子,我有莫名的好感,或许是性子很相似的原因吧!

“阿楠姐,我我我……”支支吾吾,欲言又止的模样。

“好了好了,姐姐给你开门,你等等。”

“下雨天怎么乱跑,等下你娘又满村子找你了?”

“我留下纸条了。”小女孩上一秒还攥着裙摆低声说着,下一秒两眼发光,“阿楠姐,我知道你很厉害,你可不可以帮帮树伯伯啊?”

对于阿忆奇怪的话语,我并不觉得疑惑,或许她的家人没发现,但是我却感受到了她身上不同于普通人的气息。

“怎么回事呢?能说得详细一些吗?”我故作一副困惑的样子。

“那,和我拉钩,替我保密,我就告诉你。”

“好好,姐姐答应你”我笑着摸她的小辫子。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就是小狗,盖章”

阿忆一副神情凝重的模样,俨然一副小神探。

她说,阿楠姐,也许你不相信,但我从小就能听到小花小草小虫子,甚至是石头的声音。

我点头示意,表示我相信她。

她接着说,你记得吗?咱们南岭小镇通往北斗小镇的分叉路口边那棵树。

“恩,记得,那颗十来个人合抱才抱住的树,姐姐小的时候那棵树就在那里了”我说。

“对对,就是那棵树,你难道没有发现异常吗?”

我一脸疑惑,我本来就对周边事物不敏感,何况一棵树呢?

她说:“往年四五月份是发芽长新叶的时期,然而,这棵树却落叶了,每一阵风吹过都带走了好多好多的树叶,好像一场无声的告别。

那天,我在树下捡石子,听到了树伯伯久久的喘气声,我总觉得树伯伯好像要离开了,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

阿忆说着说着,竟哭了出来。

“阿忆乖啊,姐姐陪你去看看,好吗?”

“恩”这丫头刚刚还哭得像只小花猫,这下立马就斗志满满了。

11路公交车前往北斗站,到站后,走了差不多三十分钟的路程。一路上,一股沉重的气息在弥漫,呼吸间,胸腔满是厚重浑浊的气息,莫非真是那棵老树发出的求救信号?

这棵老树,我一直都没好好观察过,直到现在。

老树俨然是一壮丽的艺术品,密密麻麻的根茎早已浮出了土层,完完全全暴露在了地面上,粗糙的纹理饱经风霜的洗礼,但依然粗糙,单是根茎就有差不多两米的高度,树皮层层叠加,树皮和树干呈将分离之状,有些树干已没了树皮的庇护,暴露着,就像鱼被剥去了鱼鳞,有些青苔依附在树干上,树干的枯黄和青苔的嫩绿,颜色唐突却和谐。

“咳咳咳”一急促的咳嗽声过后,我听到微弱的心跳声。

“小姑娘,可否了了老夫一桩心事?”树伯微微张开了沉重的眼皮,满怀心事的目光看向了我,缓缓说道。

“相遇便是缘,直说便是了。”

突然火光一闪,其中一强有力的树枝极速扭转,在树伯的身躯划开了一大道透明口子,整颗大树摇摇欲坠之时,时间陷入了静止,此刻我清晰地看到年轮一圈圈在倒带淡化,直到消失,我进入了他的记忆……



天甚晴,木易(树伯)去药店取药。家中姊妹皆远嫁,近来母亲病情加重倍感担忧,急需一份收入维持生计。

取药回来的路上心事重重,一不留神,和算命先生撞了个正着,算命先生突然开口说道:“先生有紫云笼罩,必有好事发生。”

木易苦笑答道:“借吉言。”

街角处,众人围观纳贤榜,木易挤进拥挤的人群,来回细读几遍榜文,上面写道:为小女招纳教书先生,明日辰时始,集顾府。

经村里有名望的老先生推荐,木易取得了初试的资格。

次日顾府外,参赛的、围观的,里里外外人山人海。

每个参赛人的面前都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有纸张、笔和墨。所有人应在四柱香时间之内完成创作,由当地多名老先生共同评选,最后选出三人,再从三人中选出最佳人选。

本以为只是一场普通的纳贤比试,想不到竟如此声势浩大,可见顾老爷的重视程度,木易暗想,自己定当全力以赴,才不辜负老先生的厚望。

木易缓慢地将纸铺平,当旁人都在奋笔疾书之时,他却神情悠然闭着眼。无数的想法涌上心头,面部表情有着细微的变化,他的眼睛似乎看见了万里之外的情景,又似乎听到了远方脆铃般的声音,眼睛闪动之际,脑海满是风云变幻的景色,木易的思绪在飞扬。

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所有的文思已大致成型,他猛地睁开了双眼,在白纸上挥洒地笔墨,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微微上扬的嘴角透露着自信的气息。

明日将公布最后的结果,木易笃定自己定能顺利通过,他安心地吹灭了灯烛,陷入了梦乡。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