衬衣里面有我逝去的爱人

雨打湿了你的发

也打湿了我送给你的白衬衣

起风了

乖,跟着我回家吧

白琪有件白色的衬衣,尘封在柜子的角落里,任谁都不能碰,谁碰或者看一眼,他会和那个人拼命。

衬衣做的很是精致,上面是一副泼墨的山水画。很是漂亮。

白琪总会躲在衣柜里望着那件衬衣发呆。有时候一发就是半晌。

传言,那是他爱人的衣服,不过,他的爱人已经死了,至于怎么死的、为什么死的,所有人都不知道。

只听得白琪说——是为救他……死的。

他的爱人叫张楠,是画画的。

听说一头不羁的长发和搞艺术的人是标配。张楠自然也不例外,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张楠生得很白,明眸皓齿的,一笑,眼里像是有星星,动人极了。

张楠特别喜欢衬衣,衣柜里挂满了各色各样的衬衣,张楠喜欢,白琪就送了他许多。每每画画的时候,穿着件白色的衬衣,下搭一条黑色修身九分裤,把身形完美的勾勒了出来,阳光透过窗子洒进来,洒在张楠的脸上,白琪是怎么看都看不腻。

那天,下着大雨。

本来周末最后一天,白琪能提早回家的,却临时有个饭局。白琪想给张楠打个电话,偏偏手机又没电了自动关机。

饭桌上,白琪被灌酒了,偏偏这酒啊,不喝还不行,不喝啊,他工作就没了。所以,白琪光荣地喝多了。

整个人觉得天旋地转的,看人都有重影,末了,被他上司带到了宾馆……上了。

第二天,白琪坐在床上一间蒙逼地看着一旁睡的跟死猪一样的人立马就傻了。屁滚尿流地穿了衣服回了家。

可真够有毅力的,合着张楠一宿儿没睡,跟沙发上坐着等白琪呢。

张楠见着白琪回来了,一脸的笑意,明媚极了,拿起那件衬衣,“我画了一夜画上去的,送给你,漂亮吗?”

白琪心虚啊,只好对着张楠呵呵一笑,也没去认真看那件精致的不像话的衬衣,只说着,“一夜没睡?不困?”

张楠看着白琪脸色不好,站起来,迈着不急不缓的步子,走到白琪跟前儿,替他整理了整理凌乱的头发,“怎么酒气这么大?又喝酒了?”

说着说着竟哭起来了,“都怪我没用,画的画也卖不了好价钱,你才这么拼命工作,我活着就是个累赘……”

“不怪你啊,你放心画你的话好了,我能养活了咱们这个家的。放心。”白琪对着张楠,柔声说到,“为了等我一夜没睡吧?去补个觉吧,你看你,黑眼圈都出来了。”

张楠点头,去了卧室休息了。白琪洗了个澡,蹑手蹑脚地来到卧室,又小心翼翼地躺床上,生怕吵醒了张楠。

兴许这段时间累坏了,白琪一挨着枕头就睡了。

没多久,电话就响了,迷糊中白琪接了电话,是医院的,医院对白琪说——张楠死了。

白琪不信,只当着是做梦呢,张楠现在正在自己身边躺着呢,怎么可能在医院?!迷糊中,又睡了。

直到傍晚十分。白琪突然惊醒。

漆黑的卧室里什么都没有。打开灯,床上空落落的……没有张楠。

白琪找遍了家里的每个角落,都不见张楠的身影。这才想起早上接的那个电话。匆匆忙忙跑到了医院。

张楠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从此,白琪辞了那家大企业的工作。又找了个压力不大的工作。

很没事儿人似的,上班时笑的阳光灿烂,可一回到家,就整天整天的盯着张楠的画儿看,盯着张楠送他的那件衬衣看。

有人问,张楠是怎么死的?怎么好生生的一个人突然就死了呢?

白琪只是淡淡一笑,“为了救我,死的。”

张楠已经死了快一年了。

说也奇怪。张楠死前一直无人问津,死后了他的画却卖到了天价。加上长得极好,平白无故的有了不少粉丝。每每到了张楠去世的那天,粉丝都会自发的举行追悼会。

而白琪呢,就一直睡在柜子里,日渐消瘦,两眼凹陷,形容枯槁。

这夜。

一束阳光洒进来,张楠摸着白琪的脸,样子温柔极了。

#图源网络,图文无关,侵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跟你讲大伟哥,我鸡巴都不扶就服你。不是说好怒艹大伟出金装吗:) 你变了,变的让我不再爱你了。我磕了七百四大洋进去...
    傲娇的帅比崎阅读 126评论 0 0
  • “喵~”细微的声音从草丛里传来,我抬起被寒风刺痛得微红的双眼,向那处望去。又一阵窸窣声,不一会儿,一个小...
    这昵称不够帅气阅读 55评论 0 0
  • 儿子有一样圣物——浴巾。 从婴孩开始,儿子就养成一个习惯,每次睡觉时必须用手抚摸着一条浴巾,感受着那种毛茸茸的感觉...
    左手梦圆阅读 100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