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茶是一盏清欢

246字数 1449阅读 39908

一直以为,春天应该属于春花、青草、细风、微雨,但直到喝过明前龙井才发现,只有这盏清茶,才是独属于春天的气息。

它的滋味鲜嫩又鲜活,回味又回甘,那种直白坦荡,云淡风轻,让人缱绻眷恋,良久徜徉……

令人不禁感慨,这世间所有的美好,全都在这一盏春茶里。


总记起几年前的那个春日,在客居杭州的朋友陪伴下,到龙井村问茶的情景。

初春的烟雨江南,总是给人一种朦胧的美感,我们也碰巧在一个阴雨天气来到了龙井村,探寻这氤氲的茶香。

江南小村大抵都是一样的,古朴的村落,在屋门前玩耍的黄狗,潺潺流淌过的溪流。

此处与众不同的是一望无际的绿色茶园,还有茶园中偶尔能听见的一两声吴侬软语。


朋友带我径直来到了熟识的茶农家,主人热情地用刚炒制的首春龙井招待我们。

“首春?”我还是头一次听说。

看出了我的疑惑,主人忙给我们解释。

“西湖龙井最好的茶叶分首春、明前、和雨前。

其中,首春鲜嫩、明前甘爽、雨前香醇。

首春龙井又名“明前头采”,是明前龙井的第一茬嫩芽,格外珍贵。”

哦!这是将春天由浅到浓的滋味依次呈现了出来供我们品味啊。

能有幸品到首春,要兼具天时地利人和,我们是有缘人。


主人看我兴趣盎然,便邀我去看炒茶。

我早就听懂行人说过,“好龙井,三分看茶青,七分看炒功。”

一口好茶,最重要在于手艺的传承和独到的匠心。

他们家特邀了西湖龙井炒茶大师,师傅姓胡,虽年逾六旬,但精神矍铄。

炒制西湖龙井,要经过“抓、抖、搭、拓、捺、推、扣、甩、磨、压”十大手法。

这些动作,都要在近300度高温的锅里完成,还要根据鲜叶大小、老嫩和成型程度,灵活变化手法,调节力度。

在我无限敬佩的目光中,胡大师连炒了两锅,动作娴熟连贯,一气呵成。


特地向大师请教了我最关心的问题,如何鉴别龙井茶?

他告诉我,颜色很关键。

太绿,香味不够;太黄,可能过了。好的西湖龙井颜色不是“绿中带黄”,而是“黄中带绿”俗称“糙米黄”。

金玉良言!我学到了既切中要害,又最简单易行的方法,不虚此行啊。

买了一些胡大师刚刚炒制好的茶叶。

仔细观察了一下外形,茶干均称、挺秀,色泽绿润,呈糙米色,有着沁人心脾的清香,完全符合大师说的标准,应该是好茶。

当场试茶吧,主人用玻璃杯冲泡后,观之绿叶清汤,形美透色,芽叶偏偏沉浮,让人赏心悦目。

品品味道,这才是关键呢。哇~~茶香清馨持久,真的有久违的“豆花香”,令人惊喜异常。

这是我第一次亲近春茶产地和炒茶现场,美妙的体验终身难忘。


其实我与茶结缘时间太久远了,应该始于读沈复的《浮生六记》吧。

极喜书中的这段描写:

“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

芸用小纱囊撮茶叶少量,置花心。

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

芸娘用一杯荷花茶把日子过得如此诗情画意,让我艳羡不已,从此也爱上了喝茶。

还有年轻时的偶像李清照,她的前半生也一直浸润着茶香。

“豆蔻连梢煎熟水,莫分茶”

“酒阑更喜团茶苦,梦断偏宜瑞脑香”

……

从她写的这些有关茶的句子,可以窥测出她对茶的钟爱。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爱上了她,也爱上了茶。

纳兰性德深情写下的“赌书消得泼茶香”,也是用的李清照与赵明诚“赌书泼茶”的典故。

纳兰羡慕李清照夫妇高雅的闺阁游戏,更思念他因难产而逝,才思如易安居士一般的妻子卢氏。

他手中的这盏茶,不知承载着这位多情公子多少伤心欲绝的眼泪呢!


无论是芸娘的荷花茶,还是易安居士的“赌书泼茶”,带给我的都是那种安静、舒适的感受。

美好的春天在我们的期盼中终于来了,莫负好春光。

择一个闲适的午后,沏上一杯新炒的首春龙井,约三五好友慢慢品慢慢聊,静静地享受这春日华光吧。

茶里特别有味,茶里特别有情。

有情有味,就是清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