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的身教比说教更管用

与一位朋友聊天,说他家亲戚的孩子性格比较内向,从小就很乖,他从小读书家里人一直抓得很紧,每天在家除了做作业、做作业、还是做作业,好不容易到了周末,又被送去上各种补习班。就这样一直到高中,家长还是持续用这种方法对待这位同学,没想到意外出现了。

这位同学受不了这种压力,在一次家长的训斥中,他竟拿起了刀,要割自己的手腕,幸好大人及时抢下刀,没有造成伤害。之后这位同学夺门而去,不顾家长的呼喊和追寻。家长急得没办法,发动了所有的亲属去寻找,直到天快亮时,才在一个偏僻的网吧里找到了这位同学,他却在那里玩得正嗨。

事后,这位朋友的亲戚再也不敢去管自己的孩子了,只有由他去了。

我就问这位朋友,你亲戚的小孩在做作业学习时,你亲戚在干什么?答曰:当然是在看电视啦,每次我去他家的时候,吃完小孩就去房间里写作业了,家长就在外面看电视看得哈哈大笑。

从这点来看,这位朋友亲戚的教育是失败的,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这根本就不是教育,而是在摧残一个正常的孩子。其实有很多家长教育是失败的,有的人自己都学不好,何谈去教好子女呢?

这让我想起了郑渊洁,我曾在他的文章《我的父亲不是作家》里看到,他对于孩子奉行的是只做不说。也就是:闭上嘴,抬起腿,走自己的人生路,演示给孩子看。在他儿子郑亚旗2岁时,他开始一个人写《童话大王》月刊。他之所以能一个人坚持写一本月刊几十年,很大程度是为了演示给全儿子看:父亲靠一支笔,让家庭丰衣足食。

从郑亚旗18岁起,就靠自己打工赚钱养活自己,3年之内就在一家报社做到了技术部主任,之后辞职创办《皮皮鲁》杂志,举办各种活动扩大郑渊洁的影响,通过将郑渊洁的资源扩大、延伸体现他的价值。

郑渊洁认为作为家长的榜样作用不是鼓励后代模仿和照搬,而是刺激后代在继承中变革,从小目睹长辈敬业和自食其力这种身教的孩子,也会敬业和自食其力的。

父母的身教,比要求孩子考100分更管用。

还有另一个故事,一位母亲为了陪自己的孩子而宁愿拒绝参加总统的晚宴。

钟彬娴女士是美国雅芳公司成立117年以来所产生的第一位女性“一把手”,连续6次荣获“全美50位最有影响力的商界女性”之一。她一向都把教育孩子跟自己的事业放在同样重要的位置上。

有一天,钟彬娴接到两份不同的邀请函:一份发自白宫,美国总统布什要召见她,请她参加晚宴;一份是来自学校,去陪自己的女儿参加一场旅行。面对两个都很重要但又不能同时去参加的邀请,钟女士有些踌躇。十四岁的女儿Lauren见此情景,嘟起花骨朵般的小嘴,嗔怪道:“妈妈,这可是我第一次旅行,你不要爽约,我和我的朋友们都说好了……”
钟彬娴蹲下身,轻轻吻了着女儿的小脸蛋说:“女儿乖,放心,妈妈陪你去!”没有再多加考虑,她毅然放弃了前者。束马尾,背双肩包,象一个大儿童混在女儿和她的同学们当中,蹦蹦跳跳的去了车站。

当旅行归来,有记者问她为何如此选择时,钟彬娴的回答是“的确,当时听到这个消息,我很兴奋,毕竟机会难得。但是,细思量,总统并不一定需要我在场,有其他商界CEO
也可以。但我女儿需要,我对于女儿和她的朋友们很重要。”

是啊,事业仅仅是人生的一部分,人生更重要的事情莫过于对子女的教育,没有什么工作比做父母更有价值!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