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候

以前的村子安静

屋檐低

门前的小道狭窄

每家都养活着一条狗


那时候的性格慢

每天早起的时候慵懒

我看到阿爹轻慢地推开篱笆

早饭之后便是长长等待的午饭


那时候从学校回家的时间也慢

半晚的霞光从不催晚

一路上满山遍野的东麦

我总是站着 从这头往那头痴痴地看


......


后来  背影慢

等待也慢

阿爹走的时候  芨芨草漫上了河岸

......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