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眷顾你的时候没有去珍惜,那么他自然就会被错开了

 年就这么的走了,也许是过了年的原因,也许可能是真的年纪大了,有时候自己呆呆的竟然会有掉泪的感觉,甚至有时候眼眶已经湿润了,每当这个时候心脏也应景的一缩。说起来也是怪的很,我一个很久都没有哭的人,竟然也会发呆到自己流泪,想想自己怎么越来越没出息了呢。

 也许这一切都是要从遇到你说起。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那时的我还在上学。一天除了玩就是玩,虽然身边的哥们都说,在大学的时候应该谈个恋爱,但是我一直都没有。一是没有遇到自己特喜欢的,二是我这么自我的人,怎么会让其他人给绑住呢。看着身边的朋友们都一对一对的,我竟也有些着急。虽然通过朋友也认识了几个,但到最后也都是不了了之了,也许真的是缘分没到吧。在外地念书,好处其实很多的,不会受到任何的管束,我那放荡不羁爱旅游的习惯就是这个时候培养出来的。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让我认识了你。

 记得那是一次三天小假,机智的我拼凑了几天刚好凑了个七天的长假。背上行囊,带好干粮,我就踏上了去往远方的列车。本来说好要和几个哥们一起去的,但是大家都在忙,最后也就变成我一个人“说走就走”的旅行。其实我还是挺高兴的,总在书上和网上看到旅行艳遇的故事。开始我还是挺激动的,但过了一天又一天,眼看着我的旅行就要结束了,也没有碰到过什么,最多的也就是,小伙住店不。看来故事终究是故事,是属于童话里面的。

 四月份的天,无论是在哪里都还是带着寒意,况且我还略带失望,心情不是很完美。你出现了。背着个很鼓很鼓的书包,穿着长款黑色外衣,还又矮又胖的,整体看起来是那么的土。

 等车是一个极无聊又没意思的活动,你拿起手机在看视频,也许我这个人本身就有自来熟的基因。我很是无聊的把头就凑了过去,你不但没有反感,并且很大方的让我也看,我问这个受采访的和刚才跳舞的是不是一个人啊,你竟然告诉我不知道,当时我就在想你是不傻。这个时候火车已经进站了,我们也就上了各自的车厢,巧合的是我们竟然住对面铺。就这样你我交谈了几句,知道了你是学生(我当时还以为是阿姨呢),并且所学的是法语,正好是我最喜欢的语种,我向你要了联系方式,说是要和你学习下法语。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向别人要联系方式。当第二天早上下火车的时候,我已经看不到你,也不知道你在哪里下车了,就这样我也就回学校。

 不知什么原因,我联系起了你,哦,好像是想学法语。你开始教我法语,和英语一样先从发音教起,也许我注定就不是一个学习的好孩子。教了一段时间后,我就开始和你闲扯了起来。记得有一次你和我聊天说,你的一个朋友很信星座,“说狮子和白羊很配的啊。”当时我的脑子也是秀逗了,根本想都没想的给你回了个“是吗”,现在一想真的是后悔啊。就这样我生活里多了个你,每天都会和你聊天,有时候还会和你打电话。我们认识,了解。手机真的是个很方便的东西,能让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拉近。

 记得那是我们一次出去玩,时间已经很晚了,你说要回学校,已经很晚了。我没有给你送回去而是对你说我们好不容易的出来玩了,就不要回去了啊,最后的你妥协了。晚上的时候我问你睡觉打呼噜不,你很是认真的说“不啊”。我就在旁边看着你偷笑,你好像发现了什么,忽然间很生气的对我说“这句话好像应该是我对你说的吧!”哈哈哈,你还是那么的傻啊!

 时间是飞快的,平常的时候你不会去注意什么,但当真的到来的时候,你就会感到惋惜。就这样我的大学生涯结束了,作为一个外地的人,我选择了回去。当我走的时候你送了我,给了我最后的一个拥抱,其实当我抱住你的时候,我多么想说一句“等我”或者听你说一句“不走,好嘛”但我们都没有,我们的理性控制住了感性。就这么的我做上了归乡的列车,走了。

 虽然我们有时候还会有些联系,虽然我已经知道你有了男朋友,但是我只能默默的去想你,也许现在的我喜欢发呆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吧,因为那时会在想你的样子。

  上天眷顾了每个人,让你我在此时相遇

  上天又戏弄了每个人,让你我在此时分开

  无论是曾经,还是以后

  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

  我多么希望用我一生的福气

  换上天在一次的眷顾

  那时的我必定会握住你的双手

  不让你在离我而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话表两头,因为后土爷爷身化大地和鲲的舍命相助,人间和归墟,重又分成两处。 可经此一事,归墟中人元气大伤,再没能力去...
    乘龙快婿阅读 6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