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佛之下,黑白众生

图片发自简书App

关注《大佛普拉斯》有段时间了,一直未找到资源,本以为因为地缘、内容及某x独演员的原因资源被屏蔽了,没想到昨日年初三忽现高清版,新春能享受一部好的影片也是一种幸福了。

套用现行的观影视角,对比目前的市场大片,本片处处算不上好电影,黑白色调、背景杂乱、人物简单、情节松散、没有大咖、导演不时出来旁白,甚至全片都是台湾话…,然而我却依然给本片如下两个评价:良心和精良

一、世情与乡景

故事发生在台湾的乡间,有点城乡结合部的味道,破败杂乱,到处都是散乱的垃圾,满大街的摩的,饥馑的乡众,路边的小杂货店,赌博的老者,几乎感觉不到一点现代社会的气息。

未曾到过宝岛,但我深信在台湾必定真实存在着这样的地方,杂乱、慌张、疲惫,充斥着挣扎,堆积着失落,生活捉襟见肘,世事多风多雨,人们在自我精神满足中艰难的生活。因为几乎在世界的每个国家都存在着这样的地方,区别只是能否平静真诚并带些心疼的揭开遮挡,将这样的地方展现出来。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尽管并非导演有意突出,但通过影片的一些场景和细节,我们可以看到台湾传统文化的保留较为深入,片中开场的送葬及临近结束的送葬,片中的几场求神都平凡且真实,有些认识和习惯已经融入到民众的生活习惯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二、阶层与人物

影片中的人物主要分两类,或者说两个阶层,一个是处在底层的肚财、菜埔、莲迦和土豆,一个是处在上层的秘书长、副议长、高委员和老板黄启文,两类人,两类天差地别的生活。

主人公肚财和菜埔一个是拾荒者,一个是夜间保卫。肚财开着摩托四处拾荒,一次也就卖个100台币,还要被当废品老板的同学数落,他白天只吃一顿饭,晚上去捡店里扔出来的过期便当,有一个从不让人进的破烂小院,生如蝼蚁,只有在他的好朋友菜埔那里才能有自信和满足。菜埔家中有个多病的老母,白天干些丧葬的兼职,主业是给黄启文的文创中心工厂当夜间保卫或者说门卫,菜埔老实、憨厚、胆小。

图片发自简书App

每天晚上,肚财会到菜埔值班的货柜间,两个人吃饭、聊天、看电视或者翻阅色情杂志,在憨厚的菜埔面前指点江山,是肚财人生最得意的时刻,而有肚财在身边,也使老实的菜埔生活更有底气。两个温饱尚成问题的中年男人,用各自的方式寻找着自己的存在感和满足感,因为这看似微不足道的存在感和满足感是支撑他们继续活下去的动力。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相较而言,另一个阶层的生活要丰富的多,秘书长、副议长、文化局长、高委员和老板黄启文,他们是相互依存,相互扶持,构成一定的利益共同体。留美归来的黄启文开了文创中心做佛像,费劲心机通过称为秘书长的好基友搭上了秘书长的线,再辅以利益输送,让副议长,文化局长和高委员为其站台。片中有两段很具特色,一是副议长趾高气昂的骂着警长,嚣张的态度,肮脏的语言,让人几乎看不到台湾一直标榜的民主社会的影子,另一个是几位达官显贵的娱乐活动,泡澡与K歌相结合,个个放浪形骸,看不出为官为商的影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三、佛像与生路

本来两个阶层的几个人,一方聚焦利益,纸醉金迷,一方艰难生活,疲惫挣扎,也许永远都不会发生生活的强交集。但是当肚财和菜埔偷看老板黄启文的行程记录仪时,一切都改变了,两个人无意间在行车记录仪的影像中发现老板黄启文谋杀自己情妇叶女士,并将其尸体放在了佛像中。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一切形势骤变。看似精明的肚财和一向憨厚的菜埔在这样赤裸裸的事件面前,表现出了一样的蒙圈,他们不敢报警,又忍受不了内心的煎熬,只能病急乱投医的去寻神问佛。这边厢,有所察觉的黄启文却果断采取了行动,对于不好控制的肚财,采取了伪造交通事故的形式使肚财永远闭上了嘴巴,对于老实安分的菜埔,采取了恐吓与安抚的形式,使菜埔惶恐不安,忐忑不已又毫无办法。

图片发自简书App

影片有几处匠心独具的地方,其一佛像藏尸,越是宝像庄严的佛像使这一切越发的诡异与讽刺;其二佛像验收时的争论,高委员与佛家师姐针锋相对,你攻我伐,同时处处以佛语结尾,极其精彩;其三肚财的送葬路莫名的被水隔断,具像与意像结合的恰到好处;其四,菜埔走进从来没有人到过的肚财的房间,看到床边摆满肚财夹来的娃娃和剪的美女画,这样的孤独是从平常那个在他面前呼来喝去的肚财身上看不到的。

四、色彩与归途

影片全片采用黑白影像,只出现了两处彩色,一是行车记录仪的影像,导演直接点明:只有有钱人的生活才是彩色的,另一处是杂货店少年土豆的新摩托车是粉色的,导演给出的点评是:大男人怎么选粉色的车。两处用色,两处评点,其实用意已经再明确不过,肚财、菜埔和土豆在苍白中生活,一切单调、重复而又毫无意义,但是他们同样渴望色彩,渴望不同的生活,正如他们每晚盯着行车记录仪的影像,正如少年土豆要选一个粉色的车。

追寻色彩中,黄启文越走越远,高委员为财色所囿,副议长早就远离了一张票一世情的承诺,肚财命陨路旁,菜埔最终失业。护国法会中大佛里传来阵阵的声响,是警世之音,还是哀叹之乐,抑或只是为了满足善良观众的一点心理安慰,废墟中翻出曾经的杂志,坦然端坐的菜埔,是他脑中所想,还是我们心中所念,抑或只是绝望归途中的最后平静…

图片发自简书App

PS:值得一提的是,本片由台北电影委员会资助,能够官方鼓励这样一部诉说黑暗的影片,难能可贵。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