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互宝,继夸克联盟之后的第二次“狼来了”。

夸克联盟:宝宝,我最理解你的委屈了。想当年,我也和你一样有一颗改变保险的雄心,直到我的膝盖中了一箭……

相互宝:老子不在乎!

风水轮流转,明年到你家。

2016年4月,有一家叫做“夸克联盟”的网络互助平台,引起行业和监管的关注,保监会提出指导意见,为网络互助与商业保险之间划清边界。

三年后,历史重演,这次是十亿级用户规模的超级巨头——支付宝。

买保险不要钱?

去年10月,支付宝旗下的蚂蚁保险联合信美人寿,推出一款医疗保险产品——“相互保”,覆盖99种大病加恶性肿瘤,赔付10~30万医疗保险金。这都平平无奇,骚就骚在它“免费”!不花一分钱投保,生病了照样报销费用。于是,短短十天,会员过千万;一个半月的功夫,达到2000万;截至目前,总共招揽了4000多万参保会员。十天破千万,场面何其壮观!支付宝在弹指一挥间,干成了无数巨无霸保险公司十年甚至一辈子也没干成的事,遑论之后的3000万,这哪是参保,简直是残暴!

诚然,相互保是一个标准的、正规的保险产品,但其本质还是互助。天下没有真的免费午餐。相互保不过是把网络互助做成了保险,所谓“免费”,只是不用预付一笔固定的高额保费而已。平时,就让钱继续躺在各个会员的授信账户里,不妨碍大家储蓄和消费,待理赔案件发生时,再从所有授信账户里直接扣取平摊费用。

它和传统保险在两个性质上是相同的:1、集资挪用,个体赔偿——你们多数人(第一方)零存,我(第三方)来整取,再付给少数生病的人(第二方);2、刚性兑付——承诺赔多少就得赔多少,哪怕投保人数少,收的钱不够,也得赔,这是“相互保”能被定义为“保险”的关键所在。

它和传统保险的区别在于集资方式不同:a.传统保险先收取足够多的钱,再理赔;b.相互保是等案件发生了再收钱,在此之前,你们只需要同意我这么干就行,如此,就不必永远囤积大笔资金,占用大家的日常需求。另外,由于相互保的经营理念不追求高额利润,而是需要赔多少就取多少,所以每次扣费极其低廉,人均分摊才几分钱,一年几十到几百元,而提供的保障却和花几千上万买的传统保险一样,那推广起来,当然势如破竹。

狼来了两次,都被赶走了。

四个月获客4000万,保险业疼得连忙叫妈。经保监会约谈,信美人寿下了牌桌,留给蚂蚁保险独家经营,所有责任由大东家支付宝一肩承担。上线仅42天后,“相互保”更名为“相互宝”,这一字之差,被打回了互助的原形。

姑且不论财大气粗的支付宝,仅三年前的夸克联盟,一只乳牙未脱的小狼崽,且把保险业吓得花容失色,这帮脑满肠肥的,是不是神经过于脆弱了?不至于。保险业务的核心是精算,可见这是一群何其聪明绝顶的人。他们才不会为一点子虚乌有的风吹草动,而莫名惊诧,只会因风贯满楼,而知当真山雨欲来、天地将变。

前有夸克“两三点雨山前”,后有相互宝“疾雷惊万里”。虽请得如来坐镇,令骤雨初歇,但毕竟秋意渐浓,寒蝉凄切。

保险是润滑油,绝非源动力。

2016年,中国公民可支配总收入约30万亿,而同年保险资产规模竟高达15万亿。这15万亿原本可用于百姓消费、投资的钱,都被吸进了了保险公司的口袋。这些钱固然不算是死钱,但也绝不是活钱。保险公司的投资都集中在房地产和证券,这到底是增加了还是缩减了流动性呢?

没有哪个国家的经济发动机是靠保险驱动的。国民消费、科技创新、净出口,这些领域,保险公司不感兴趣,因为不保险。结果是,号称30万亿可支配收入,丧失了一半的活力。它就像一个黑洞,连光都逃不出去,视界之外,看似繁荣璀璨,不过是一个巨大的吸积盘,实际上,并没有什么能量可供输出。

保险的本质是社会互助、分散风险,其作用是,且只能是经济的润滑油,不能本末倒置。烧机油不仅不划算,而且要出大问题。而今大家问出味儿来,想要回归初心,于是网络互助欣欣向荣。天要变,狼来了。

下次狼再来,可能就不走了。

之前早有很多互助平台想做一个“相互保”。比如,抗癌公社也搞0元投,事后分摊;水滴也卖保险;夸克也想刚性兑付……但都没能集齐支付宝的三颗龙珠(嗯,就三颗):移动支付、十亿用户、万亿资金。所以,只有支付宝能把互助做成保险,尽管只有一个半月,但绝不是昙花一现、到此一游,改名换“性”后的“相互宝”照样吸粉2000万。

公益也好、保险业罢,切实解决人的问题才是根本,社会进步和商业创新都不会停止,保监会也没法把一个新兴行业压住五百年。人间有疾苦,互助救疾苦,修成正果,迟早的事。财大气粗的支付宝,尽可以不屑地抛出一句“老子不在乎,我还会回来的”。

巨头引领,有利于新兴行业快速合规、做大。支付宝来了,微信还会远吗?当第三次狼来之时,恐怕社会已全面接受并享受互助之利益。彼时再抗,宛如智障。若呼“抵制电脑,复兴算盘”,嗯——该让谁滚蛋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