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孙子

       电话里,郭婶越说越激动。最后,顾不上一公交车的人,在电话里连哭带骂起来。老伴一脸无奈,直拽她胳膊,“可别吵吵了,这满车人不笑话嘛?”

        郭婶正在气头上,谁堵了她话茬,就是冲了她的肺管子,那还了得。看老伴又拉又拽自己,不让说话。郭婶更来气了。

        “你别管我,不是,二妹,我没说你,我骂你姐夫呢。她凭啥不让我看孙子啊?她妈看就行,凭啥不让我看呢?前两天,我想孙子了,让大明子把孙子抱回来我看看,大明抱孩子刚进屋,他媳妇后脚就追来了,孩子还没等到我手,就抱走了。说我看不好孩子,信着她娘家妈了。我看不好孩子,大明子咋长那么大的,我儿子要不那么帅,她能上赶着跟到家来。这会有孙子了,连孩子面都不让我看一眼,她不怕笑话,我怕笑话啥?不信让大伙评评理,哪有奶奶连孙子面都不让看的……那小娘们才不是物呢……”

        郭婶越骂越委屈,在电话里和自己妹妹哭喊着。之前包括今天的所有委屈,终于找到可以放心发泄、倾诉的对象了,她才不管在哪呢,她只感觉有些话不说出来,整个人都要爆炸了。

        老郭看管不住老伴,只好拽着老伴胳膊,一脸苦瓜相地坐在公交车最后排座的旮旯里,一面看着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的郭婶,一边手足无措的不知道该咋地好的时候,自己揣在兜里的“老人机”大声地放起了秧歌曲,老郭掏出手机一看,是儿子大明子的电话:“我和你妈啊,我们俩在公交车上你。这不上午上商店给孩子买了玩具和吃的,想着送你家去,你们家没人啊,电话也没有人接,我和你妈就回来了。咋地,孩子又发烧打针呢,咋样了?别告诉你妈,还是告诉她吧,不告诉她更生气惹恼地上火,快,你和你妈说吧。”

         说着,老郭用胳膊肘鎚了鎚老婆子,快点,你儿子来电话找你呢。边说着,边从衣兜里拽出一打纸巾递给老伴。

        正骂的唾沫横飞的郭婶,听到儿子在电话里找自己。赶紧抹了一把眼泪,清了清嗓子,声音一下子柔和了八度:“大明子,妈在外面呢,今天妈和你爸看看以前的老邻居,这不,正往家走呢。我身体没事儿了,最近血压也不那么高了,你不用惦记……”

        叮咚,“后水泉车站到了……”老郭一手拿着给孙子买的电动车和一大包小食品,一手搀扶着老伴下车了。

         郭婶一手拽着老郭的胳膊,一手抵住后腰,一瘸一拐地向家里走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