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妇人》:选择你所能坚持的,坚持你所选择

《小妇人》

对于《小妇人》的印象,最初源于《我的天才女友》:那不勒斯贫民区的女孩莉拉和莱农,用从社区恶霸那里得来的一笔钱买了一本《小妇人》。两个女孩相拥坐在石椅上,大声朗读着书的内容,如饥似渴,一直读到书脊脱落。

知识是天堂,让她们暂时远离暴力与贫穷,坚定信心去追求经济独立、人格自由,以及埋下成为作家的梦想。

这本由路易莎·梅·奥尔科特在1868年出版的作品,声名远播,被多次改编成影视作品。故事发生在美国南北战争时期,乔一家七口,牧师父亲长期随军打仗,母亲和保姆带着四个女孩,挤在马萨诸塞州的乡间小屋,清贫度日。邻居是劳里,他跟着富有的乡绅爷爷一起生活。

排行老大的梅格,端庄美丽,憧憬美好爱情。集美貌与气质于一身的她,本是最有希望进入上流社会,嫁入豪门的。而她最终选择嫁给深爱她的人,一个清贫的教书匠。生儿育女,过着柴米油盐的幸福小日子。却也承受着生活的磨难,过节想做身新衣裳,却买不起布。

“不能因为我的梦想跟你的不一样就不重要”梅格对乔如是说。爱情和婚姻是梅格的追求与归宿,乔却觉得她不应太早不如婚姻殿堂,话剧演员才是她应该选择的事业。

立志成为作家的乔或许不应该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他人身上。梦想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每个梦想都值得被尊重。女人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样子,你可以孤身一人追求梦想,也可以找到归宿生儿育女,只要是你选择的都是重要的。

排行老二的乔,有着男孩子般的性格,看似叛逆却很有主见。跑去跟出版社老板商讨她的初稿作品,通过赚取稿费来补贴家用。她渴望成为一名作家,不想被爱情束缚。

而青梅竹马的高富帅劳里却一直倾慕于她。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女才郎貌天生一对,少不更事的乔却狠心拒绝了劳里,并给出了不想结婚的理由:我太爱我的自由了,不会急于放弃它。

排行老三的贝丝,性格内敛,热爱弹钢琴,温柔善良如天使。会体贴做鞋子给劳里的爷爷,会拿食物去探望需要被接济的弱者。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后不幸身染重病,短寿早夭。

排行老幺的艾美,活泼开朗,热爱艺术。早熟而理智,看清金钱和婚姻的关系,是一个现实主义者。当她清楚自己的爱好(绘画)并不足以作为谋生手段时,她渴望嫁入豪门,借此拯救贫穷的家庭。

乔说:“她们有思想,他们有灵魂和心灵,他们有雄心,也有天赋和美貌。我讨厌人们说女人只适合去爱”。乔眼里的新时代女性,要有独立自由的人格,有勇敢坚毅的品质,不囿于传统礼教,笃定心中所爱。

乔用非黑即白的二分法去理解世界,对待梦想与爱情,却忘了二者可以和谐共存。乔为了反抗世俗偏见,为了追求梦想与自由,将爱情放逐于荒岛。

经年以后,当她怀念白月光般的初恋,却发现劳里没有在原地等她。像刘若英歌里唱的:“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在。”

母亲与乔的一次谈话:“爱不是女人的所有,她可以追求比爱更多的东西,但爱到底还是人生的一部分,没有爱真是孤单啊。”当乔放下傲慢与偏见,重燃心中爱火,提笔写下热情洋溢的情信时,却得知劳里与艾美已经结婚,初恋变成妹夫。

乔只能微笑以对,大方祝福。并偷偷撕掉写给劳里的信,像把心一点点撕掉。爱而不得的伤感遗憾,像刀片轻轻划过肌肤,细碎却钻心的痛。

乔最后没有跟教授在一起。乔去火车站追教授的浪漫桥段,只是为了迎合出版商的喜好。乔明确地向出版商表示她不想笔下的主角结婚,而出版商则给了她两个选择:现在出书想赚钱,故事里的女主角结局,要么结婚要么去死。于是,便有了乔与教授的虚构浪漫结局。

马奇姑妈劝侄女结婚,乔反驳道:“你不就没结婚吗?”姑妈笑着回答:“那是因为我有钱。”“婚姻一直以来都是个经济问题,它是被金钱所左右的。”乔一语点破婚姻的浪漫假象。女性在没有生存本领时,只能通过婚姻沦为男性的附庸。

乔以写作获得稿酬,经济独立,精神富足,终身未婚,像极了英国女作家简·奥斯汀。不同于《傲慢与偏见》、《理智与情感》、《爱玛》她书中的女主角,都能遇到白马王子,拥有幸福结局。奥斯汀心动过,订过婚,却选择成为一个“剩女”。

用她自己的话说:“告诉你吧,我连结婚的念头都没有。我衣食无忧,生活充实,既然爱情未到,我又何必改变现状呢?不用替我担心,因为我会成为一个富有的老姑娘,只有穷困潦倒的老姑娘,才会成为大家的笑柄。”偶像剧兼毒舌鼻祖的她身体力行诠释了一条真理:“剩女”不可怕,没钱最尴尬。

当一个女性不再通过抗拒婚姻来表达独立和自由的时候,这个社会才算达到基本的公平。嫁给爱情,相夫教子是梅格的选择。理智果断,嫁入豪门是艾美的选择。独立自由,终身未婚是乔的选择。

选择你所能坚持的,坚持你所选择。选择没有标准,更没有对错,每个人都在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主动选择生活,努力承受代价。人生,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