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客

0.034字数 2936阅读 840

正当墨渊解决完他与瑶光的私人恩怨,白浅养伤痊愈之际,昆仑虚上出现了一位意料之外的访客,白浅大哥的妻妹玄女。

玄女既是白浅的姻亲,又与白浅有过来往,如今,为了反抗家人的逼婚,玄女选择离家出走,想要寻一个容身之处落脚,想到向白浅求助。

然而,玄女找去十里桃林的时候,白浅正在昆仑虚学艺,白真基于对玄女处境的同情以及对十里桃林环境的考量,最终决定让玄女上昆仑虚,由小五安顿玄女。

在白真看来,玄女本就冲着与白浅的交情投奔而来,他将玄女转托给小五,也是尽己之责,忠人之事。

四哥的转托让白浅陷入两难境地。

于情,玄女是她大哥的妻妹,又与她曾有来往,在玄女被家人逼婚的困难时刻,她若力所能及,本该能帮就帮。

于理,四哥让她接收玄女,帮玄女安顿下来,却也给她出了难题。

撇开她无权做主不谈,单以环境而论,昆仑虚不太适宜安顿离家出走的单身女子。

昆仑虚本是修行之地,上上下下全是男弟子,若让玄女住进来,不仅有损玄女的闺誉,也会给众位师兄造成不便,还会给师父添麻烦。

除了以上顾虑,白浅也担心,若让玄女住进昆仑虚,难保玄女哪一日识破她的女儿身,即使相信折颜的法力,白浅也难免“做贼心虚”。

留下玄女,顾虑颇多,明显不妥;

拒绝玄女,不留情面 ,于心不忍。

进退维谷的白浅,只得将决定权交给师父,任凭师父做主,这是白浅对师父处事能力的信任,也是她对投奔于她的玄女说得过去的理由。

为了玄女,白浅找来师父的住所。

十七的到来,惊动了屋内的墨渊,也不由得吸引了他的关注,疑惑十七的到来,究竟所为何事。

侧耳倾听之后,墨渊方知十七的表妹上了昆仑虚。

十七的表妹既上昆仑虚寻她,想必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本该陪表妹的十七,却又为何丢下客人,找来他这里?

莫非,十七的到来与她的表妹有关?!

没让墨渊疑惑太久,十七说明来意,却又含糊其辞——有事相询。

墨渊心下揣测,十七要他点头之事,或许与她的这位突然来访的表妹有关。

这让墨渊产生新的疑惑,他既与十七的表妹素未谋面,她有何事需要他的首肯?

莫非,十七的表妹对昆仑虚有事相求?!

墨渊一边侧耳倾听,一边研判情势,以便决策。

叠风一点即通,正在陪表妹的十七突然撇下客人找来师父的住处,又说有事要师父点头。

叠风揣测,十七需要师父首肯之事,或许与他的表妹有关。

既与十七的表妹有关,又需要师父的首肯,他作为大弟子少不得要替师父打探十七与他的表妹的交情,帮助师父搜集情报,以便师父做出决定。

这既是叠风的有感而发,也是他的关心之意。

墨渊也从叠风的口中得知,这位十七的表妹与她长得很像。

这既是叠风对十七与这位表妹的情分的试探,也是他的表态。

玄女既是十七的表妹,又与十七长得如此像,十七身为昆仑虚的弟子,就是自己人。

自己人需要师门的帮忙,我们对自己人的亲朋好友也会爱屋及乌。

大师兄的态度让白浅心中有底,也就放下心理包袱,坦诚来意。

与刚来时的含糊其辞不同,白浅坦诚相告,她找师父首肯之事,就是为收留玄女一事而来。

白浅既坦诚来意,又表明态度——她拿不定主意,这忙,究竟该帮,还是不该帮。

以叠风对十七的态度的理解,十七想帮玄女,却碍于师门的规矩与师父的立场,无法帮她,为了给玄女一个交代,也为向师门争取,十七这才一副为难的姿态,想要通过他事先打探师父的态度,确认师门收留玄女的可能。

十七尊重师父的立场,又寻了他讨主意,他作为爱护师弟的好兄长,看出十七的犹疑之态,理解十七的态度倾向,便也站在他的立场,帮十七梳理玄女投奔昆仑虚的情理逻辑。

玄女被家人逼婚,她想到的反抗之策,就是离家出走,如今无处可去,于是找来昆仑虚,显然投奔你而来。

梳理事件脉络,叠风也没与十七兜圈子,说出最关键的一点,师门的态度——玄女的这个忙,昆仑虚可以帮,但是有时间限制,可以留她住一段时间,让她应个急。

叠风的言外之意,十七的表妹既找上门来,请求十七施以援手,十七如果不仅袖手旁观,还要将玄女拒之于门外,不仅有违道义,也会伤及情面。

然而,逼婚的是玄女的家人,反抗是玄女的选择,离家出走,找来昆仑虚是玄女的决定,玄女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昆仑虚不可能无限期地留她一直住下去。

这是玄女的家务事,昆仑虚无法解决她的婚姻大事,被家人逼婚的困境,还是要靠她本人走出去,昆仑虚只能在她最困难的时候给她一个安身之地。

为了道义,为了情面,昆仑虚可以收留玄女一段时间,让她在与家人矛盾最激化的这段时间里,有一个避难之所,但是不能永远住下去,毕竟逃避不是长久之计,困难总要面对,问题总要解决。

昆仑虚收留玄女是道义,不让她永远住下去,因为玄女的家庭矛盾本就不是昆仑虚分内之事,昆仑虚既无义务,也无责任担下她的终身大事,这个权责界限要分清。

白浅对大师兄的态度心存疑虑。

大师兄既分析地入情入理,又处置地周全妥帖,简直就是两全其美,既没有违背道义,免于伤及情面,又守住原则底线,坚守昆仑虚的立场。

与此同时,大师兄的处置也为她的进退维谷解了套,不让她难做。

白浅虽然认可了大师兄的处置,却也担心师父的态度,毕竟这只是大师兄的意思,师父若是不以为然,这就只是大师兄的空谈。

这既是白浅的顾虑之言,也是她借由大师兄对师父的了解,对师父态度的摸底。

基于十七的顾虑,为了证明他的处置会获得师父的认可,叠风以师父对瑶光上神搬来昆仑虚的态度为例,说明师父对玄女的态度也会与他一致,这是他基于对师父的了解以及对事态的分析而得出的结论。

仔细观察墨渊与昆仑虚弟子的相处,我们不难发现,在昆仑虚日常事务的运作管理上,墨渊最信任与倚重的弟子就是叠风,因为叠风的为人品性,办事能力获得墨渊的高度认可。

以墨渊的观感,叠风是最了解他的想法,以及他的行事思路的弟子,有这个大弟子在,墨渊便可从繁重的昆仑虚日常事务中抽身,专注于他的天族战神职责。

无数事例证明叠风对昆仑虚日常事务的处置,没有让墨渊失望,既满足他的需要,也符合他的期待,这既是墨渊对叠风的信任,也是他对叠风的授权。

叠风不仅是墨渊的大弟子,更是他最倚重的左膀右臂,十七以收留玄女的问题征询叠风的意见,也是找对了路,问对了人,因为叠风的处置也是墨渊会做的决断。

叠风先与十七说明师父对瑶光上神搬来昆仑虚的态度——没当多大一回事。

瑶光上神的前例犹在,玄女投奔昆仑虚而来,师父也不会与小辈太过计较。

叠风既分析出师父对玄女的态度,为了进一步证明他对师父的态度判断准确,叠风又说明了师父的为人处世原则。

师父历来奉行“来者是客,能多担当一点便多担当一点”的处世原则,他既对瑶光上神言行一致,必也不会对投奔而来的玄女例外!

这是叠风基于对师父的了解做出的推断,也是他自认最合适的安排,尤其强调只让玄女过来小住一段时间。

叠风分析师父的心理,十七的人情,师父不会不给,他的分寸拿捏,也在师父的接受范围。

叠风既向十七做出仔细地分析,明确地推断,便也表明他不会坐视不理,在师父的态度与他的推断产生出入的情况下。

白浅收到大师兄的善意,既感怀于心,又为师门着想,这既是她的回应,也是她的顾虑。

玄女若是住在昆仑虚,对玄女本人也不一定是一件好事,毕竟昆仑虚上下全是男弟子。

为一众师兄考虑,收留玄女也会给师门造成不便。

说来说去,这是白浅认为最棘手的问题,也是她判断大师兄的处置无法落实到位的难点所在。

白浅自认无法妥善解决的棘手问题,到了她最在乎,也最顾虑的人手中,却成了不值一提的庸人自扰。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 楔子 擎苍,你以为过了七万年就可以快活了么? 我是青丘的白浅,也是当年的司音。今日便是拼了这条命,我也要将你再锁上...
  • 白浅五万岁,因心性顽劣被折颜送上昆仑虚拜墨渊上神为师。 两万年后,翼君擎苍已起反叛之心,若水河畔,墨渊带领的兵将所...
  • 现在是2016年今年我十九岁我是一个碌碌无为的大二同学 1 还记得那年高考前我们互相对对方说“我们都要好好的”...
  • 一、JAVA为什么不支持多重继承 C++作为比较早期的面向对象编程语言,摸着石头过河,不幸的当了炮灰。比如多重继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