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沈复为她写下《浮生六记》的芸娘,到底是怎样的女子呢?

林语堂曾经说:“芸,我想,是中国文学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这里所说的芸,就是《浮生六记》里芸娘。那么,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女子,既让沈复为她写下《浮生六记》,又让看了《浮生六记》的林语堂感叹出这是中国文学史上最可爱的女人呢?

《浮生六记》

首先,我们来看看芸娘甫一出场的形象,“但见满室鲜衣,芸独通体素淡…..其形削肩长项,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

一个清新出尘充满灵气又不失女人味的形象跃然纸上。如果你一定需要一个具体的人物来作为参考的话,我想周迅扮演的小太平+陈红扮演的大太平再合适不过了。前者告诉你什么是“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后者将“缠绵之态”诠释得淋漓尽致。芸娘不见得长得多么漂亮惊艳,但是这样的气质,对于任何眼光颇高的才子都是有绝对吸引力的。

所谓顾盼神飞以及缠绵之态

再来说说芸娘的第二个特点---聪明。《沉默的羔羊》在十周年的时候曾经推出过一个纪念版的续集《汉尼拔》,因为朱迪福斯特珠玉在前,因此豆瓣上有一条评论是“女主比朱迪福斯特差远了……聪明不是一种表情,你装不出。”这个评价言简意骇地告诉了大家,聪明是一种自身的特质,装不出来也演不出来,是自然流露出来的。

芸娘的聪明就是这样的。沈复形容她“生而颖慧”,在书箱里找到《琵琶行》,一个字一个字地认,就可以背下来,还自己写出了“秋浸人影瘦,霜染菊花肥“的佳句。

芸娘靠自学不仅可以偶出佳句,而且还能参与到沈复的才子朋友们的聚会。沈复夫妇寄居朋友的萧爽楼的时候,大夏天闲着没事,经常举办对联比赛。芸娘是唯一一个可以坐着构思对联的考生。古代的读书人,各个爱面子爱得要死,芸娘要是没有两把刷子,沈复肯定也不会让她在自己的朋友面前贻笑大方。

沈复姐姐出嫁的晚上,一群亲友热闹到很晚,送走了亲友,沈复发现芸娘还没有休息,在出神地看书,原来是在书橱里找到了一本《西厢记》,读得忘神。芸娘对《西厢记》的评价是“真不愧才子之名,但未免形容尖薄尔”,意思是说,写得好是好,但是未免太尖酸刻薄了点。沈复听到这个评价,笑了一下,说:“唯其才子,笔墨方能尖薄。”沈复这一笑,说明他知道了芸娘是真的看懂了这本书。

芸娘说,《西厢记》写得有点太刻薄了

所以你们看,芸娘挨个认字背诗,就可以自己出佳句,还能和一帮读书人PK对联;看《西厢记》这种才子佳人的小说,并没有像一般的女孩子那样,只顾着被张生和崔莺莺的爱情故事感动得一塌糊涂,而是看出了作者笔墨的尖薄之处。真是一个学习能力强,独立思维能力强的女子。

芸娘的聪明还有另一面,就是兰心蕙质情商高。沈复为人仗义,因此交往了许多风雅之士,经常聚在一起喝酒行令,你们知道的,古代的读书人,不会赚钱还清高,如果不当官,那基本上生活都是很清贫的。可是聚会开party什么的要钱啊,那资金怎么解决呢?一部分是大家自觉分摊,“同人知余贫,每出杖头钱”,杖头钱就是买酒的钱,也就是说,大家来沈复家里开party,经常是酒钱大家出。那剩下的支出怎么办呢?芸娘这个时候又功不可没了。

沈复和芸娘寄居在朋友家的潇爽楼时,带了一仆一妪。仆能成衣,妪能纺绩,于是芸绣、妪绩,仆则成衣,以供薪水。所以钱一部分是来自芸娘和仆人们的巧手,靠辛勤的劳动获取薪水。

另一部分也是来自芸娘的巧手,大家知道喝酒是一定要有菜下酒的,我们的芸娘,“善不费之烹庖,瓜蔬鱼虾,一经芸手,便有意外味”,什么是不费之烹庖?就是说,不花钱芸娘就可以做出意外好吃的菜肴,瓜蔬鱼虾这些来自大自然的馈赠,一经芸娘的巧手,就是美味的下酒菜。

上面这两点,体现的是芸娘的生活能力强,那接下来的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芸娘的为人处世,已不是古时小女子的做派,而是识大体。沈复对朋友慷慨,所以那帮朋友在沈复这里聚会也是来去自如。所谓来去自如,大概就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来了就有酒喝,走了也不必考虑收拾残局。古时的文人,喝酒喝多了,大概都跟李白一样,“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兴致来了,酒我不能停,你直接去买就可以了,钱我是没有的。这个时候“芸则拔钗沽酒,不动声色,良辰美景,不轻放越”。拔钗沽酒,还做到了不动声色不破环氛围,要是李白在,估计也很难不喜欢芸娘吧。

将进酒,杯莫停

所以你们看,芸娘就是有本事把这群好风雅又不谈钱的穷书生照顾得妥妥贴贴。人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一点在芸娘这里完全不成立,没米我就去赚钱,就去找大自然的馈赠,紧急时候,场子上的兴致最重要,卖了首饰也不能扫了这帮文人们的兴。芸娘要是在现代,当个创业公司的CEO是不成问题的,销售、生产以及Public Relationship全部是一把好手。

芸娘除了能帮沈复体面地应酬朋友,生活上也把沈复照顾得很好,做到了像沈复说的“俭省而雅洁”。沈复喜欢喝点小酒,下酒菜不喜欢弄太多。芸娘就为沈复做了一个梅花盒,这个梅花盒有6只二寸白磁碟子,1只在中间,另外5只包围在外,呈梅花状,碟盖上的柄是梅花蒂的形状,色调是灰色的,符合沈复“雅洁”的要求。把盖子一打开,会看到菜就好像放在梅花花瓣里一样。当时看到沈复这个描写,舒克的脑海中浮现了很多曾经看过的精致的日式碗碟,不得不说,真正美好的东西是有传承性的,千年之前得芸娘做出了梅花盒,千年之后的现代人仍为这些素雅的杯盘碗碟所打动。

除了做梅花盒,沈复的小帽领袜都是芸娘做的,尽管衣服破了,经常要东补补,西补补,但是芸娘始终让沈复穿得整整洁洁的,家常穿、见客穿都大方得体。

盛夏的荷花,晚上含苞白天盛开,芸娘将茶叶放在小纱囊里,放在荷花花心,早上取出来,用雨水来泡,沈复评价“香韵尤绝”。

以上的种种俭省的方法,沈复都称为“就事论事”法,凭借芸娘的兰心蕙质,就地取材,让贫瘠的生活也过得有滋有味。

芸娘的种种好,《浮生六记》里的记述实在太多,不能一一详述。当然她身上,也有那个年代女子的局限性。例如见沈复的朋友娶了一个貌美的小妾,便处心积虑想为丈夫娶一个不仅貌美且丰韵尤佳的女子,沈复一直担心自己家贫人家不愿意来,芸娘就动用自己高超的交际手腕,与名妓的女儿结为姐妹,小姑娘已经有意过门,但最后争不过有权势的人,遗憾作罢。芸娘竟一直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耿耿于怀,以至于给身体抱恙的她一个大大的打击,直到临终,还在叨念人家小姑娘负了她。芸娘这么做,无非是受制于古时对女子三从四德的教化以及读书人之间争面子的攀比心理,但是也从侧面说明她对沈复的尽心尽力。

这么美好的女子,确实不可多得,所以林语堂会说芸娘最可爱。在芸娘去世以后,沈复会悲痛地感慨:奉劝世间的夫妻,不可彼此相仇,但也不要感情太好,“恩爱夫妻不到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