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剑帝第六十九章   开始重铸

   情家人一生,注定是多情之人。

 但,情绪,对他们来说也不会是坏事。

 至于为什么……

 刷,刷,刷!

 情川不断施展疾风,情绪影响之下他心烦气躁,悲伤与愤怒的情绪双双涌上心头,疾风都施展不好了。

 “稳住你的情绪,别被情绪影响了你的发挥,这在战场中极为重要,影响你的生死!因为你一旦情绪失控,便会暴走,平常人或许还是小事,你就是大事了,血染天转世暴走的你随时可能会进入杀戮的状态,若在暴走的时候喝下了入魔液……呵呵,到时候麻烦就大了……”

 情万愁对着情川正色道,显然情万愁已经走出悲伤的情绪了。

 情川停止施展疾风,盘腿坐下平复情绪。

 “多克制克制你的情绪,情绪同意是一种禁忌。”

  情万愁言道。

  “还不是你带动的情绪……”

  情川言道。

  情万愁并没有反驳,确实,是他带动的悲伤情绪。

  “快白昼了,你可以去找你的三长老重铸三灵断月剑了。”

  情川将三灵断月剑带着剑鞘取下来仔细看了看。

  希望能重铸成功吧……

  情川也明白,这柄三灵断月剑没有了苍轩说的宝石剑灵,几乎等于废剑。

  这柄剑并不是情川所打造,情川也不能滴血认主,是不可能靠着时间累计和感情孕育出剑灵的。

  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三灵断月剑重铸,然后滴血认主,让苍轩暂时成为一段时间的剑灵,然后等三灵断月剑孕育出剑灵时,再让苍轩从三灵断月剑的剑身中脱离出来。

  至于苍轩,情川打算给他找一具剑魔啸月狼的肉身让他重生。

  他想的是那种死后肉身还没有腐烂的剑魔啸月狼的肉身,而不是那种还活着的剑魔啸月狼。

  虽然……他并不了解剑魔啸月狼这个种族……

  他将装着苍轩的魂魄的玉瓶打开,苍轩缓缓漂了出来。

  “情川大人,有何吩咐?”

  苍轩问道。

  “苍轩,我问你,剑魔啸月狼,是个什么样的种族?”

  “剑魔啸月狼,是血染天大人创造出来的种族!”

  什么?!

  情川震惊万分,血染天创造出来的种族?

  就连见识多广的情万愁都愣住了,他可从未听说过血染天还创造过种族这事。

  “我们剑魔啸月狼族,原本的种族是暗狼族,和我们共同生存的种族是光狼族,光明和黑暗,本该是死敌,但我们不一样,我们暗狼族常年接受黑暗的力量,全身冰冷无比,需要光狼族的光芒来温暖自己,而光狼族则是常年接受光明的力量导致全身火热,需要我们来降低它们的温度,我们两个种族相辅相成,但相辅相成归相辅相成,没有那个种族的狼族敢越界与其它狼族进行交配,那样会被两大狼族追捕。”

  “但还是有狼越界相爱了,两族刚想进行追捕,他,血染天大人出现了!”

  “血染天大人的威名我们哪怕是暗狼族都听说过,然后那两头越界相爱的两狼不知为何,血染天大人说保住它们的性命,当时血染天大人凶名可是传的沸沸扬扬,我们岂敢不从,光狼族也不敢追捕它们,而后,人类大肆厮杀暗狼族与光狼族,光狼族最先遭到袭杀,如今基本已经见不到光狼族了,而我们暗狼族却吸收了血染天大人的魔气与杀气,变异成剑魔啸月狼,成为了新的种族,人类对我们丝毫不知,变异的我们成为了比狼族强大的狼人,将厮杀狼族的人类一网打尽,但还是有几只漏网之鱼,他们找来了更强大的人类,我们那时刚刚变异,自己对自己的力量也不清楚,而后,血染天大人出手了!”

  “那一刻,鲜血大军从天而降,血雾弥漫四方,一轮血月倒挂夜空,嘶吼声,暴怒声,杀戮声,那一刻,我们才明白,什么叫做神明!”

  “那浑身鲜血的大军,那浩浩荡荡的气势,那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血染天大人!就是我们的神明!我们的信仰!”

  苍轩大喊道,越说越兴奋,情川对苍轩这个态度还是有点无奈。

  这个态度太强烈了……视杀戮魔王为神明……也就它们会这么做吧?

  “好了,你回来吧。”

  情川将苍轩收回玉瓶,微微沉默。

  “没想到啊……真是没想到,竟有一个种族如此信仰血染天……”

  “我也没想到,前世杀人无数的我居然会救下一个种族……”

  情川言道,实在是难以想象,血染天居然会救下两头越界的狼族,然后召唤鲜血大军从天而降保护剑魔啸月狼族。

  “先不管这些了,先去看一下三长老,让他帮我重铸三灵断月剑!”

   情川言道。

  如今,将三灵断月剑重铸之后让仓轩成为剑灵才是最主要的。

  情川回到木屋,看到正在熟睡的两兽,也就放心了,然后施展疾风跑去众高层居住的木屋。

  情川缓缓推开木屋,众长老和副掌门正在打坐。

  情川也没有出声打扰,而是将木门轻轻关上,也盘腿打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夜幕降临,情川将眼眸睁开,抱拳道。

  “弟子情川,见过四位长老和师傅!”

  四名长老睁开眼眸,而副掌门言道。

  “不错,徒儿既有耐心,也有礼仪,说吧,今日你来这,有何事?”

  “我想让三长老替我重铸剑!”

  三长老听闻,言道。

  “重铸剑啊……你的剑是什么品质?”

  “下品五阶。”

  “下品五阶?”

  “嗯,弟子的剑品质确实是下品五阶。”

  所有的武器宝物都分上中下三个境界,而每个境界都分一致九阶。

  “那这很容易啊。”

  “三长老,虽然弟子的剑只有下品五阶的境界,但弟子的剑极为特殊,三长老若不仔细重铸,弟子这柄剑便会化为灰烬!”

  三长老自然听出了情川这句话并无任何嘲讽之意,而是满是郑重之意。

  “我明白了,你和我去我的锻造室,我给你的剑进行重铸!”

  三长老起身对着情川言道。

  “弟子感激不尽。”

  三长老推开木门,走了出去,情川紧随其后。

  三长老和情川走出木屋后,副掌门轻轻一挥,木门便闭上了。

  “众长老,觉得情川如何?”

  “我觉得有必要查看一下他的剑,怎么会有下品五阶的法器会出现这种情况?”

  大长老言道。

  “呵呵……我觉得还是不要轻易查看他的剑比较好……对于剑修来说……剑同等于命,要是随便碰动剑修的剑……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副掌门对着大长老言道。

  大长老沉默不语。

  ……

  锻造室。

  锻造室很宽阔,各种法器像垃圾一样扔在地上,而中间有一个巨大的锻造台。

  锻造台擦拭的很干净,像是新的一样。

  “将你的剑拿出来吧,让我看看。”

  三长老对着情川言道。

  情川点头,将三灵断月剑拔出。

  刷!

  一道剑气瞬间飞出,三长老眉头一皱,右手微微一挥,剑气就消散在天地之间。

  “抱歉,三长老,剑气还没能控制好。”

  情川言道。

  “无妨,倒是你,小小年纪能做到这种地步也是极为不错了。”

  三长老微微赞道。

  情川将三灵断月剑递给三长老,三长老接过三灵断月剑,细细研究三灵断月剑。

  “这……这是什么剑……这剑身……这剑柄……我从所未见……”

  三长老握着三灵断月剑的双手颤抖言道。

  “呵……若论三灵断月剑的来头……那可不是一般的大……若不是三灵断月剑的宝石剑灵尽失,那里轮到你三长老这种低阶的锻造师沾染?现在三灵断月剑没有了宝石剑灵,你三长老才可能会重铸成功。”

  情万愁对着情川言道。

  “三灵断月剑……有着什么样的故事?而且……那宝石剑灵是何物?”

  情川不解问道。

  “这些说来话长,等会再说也不迟,你先重铸三灵断月剑吧。”

  情万愁对着情川言道。

  “情川,我得和你说好了,这柄剑,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有十成的信心将它重铸成功,你要做好心理准备,我猜测,我只有四成的概率重铸成功!”

  三长老郑重的对着情川言道。

  “嗯,来找三长老之前,我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了,富贵险中求,开始吧!”

  情川淡漠道,静如止水的眼眸里看不出半分急躁。

  此子心性……简直是妖孽啊!

  三长老心里暗道,他明白,情川若日后成长起来,找到更好的锻造师便有更高的概率重铸成功。

  “既然你早有心理准备,我也不是优柔寡断之人,那么,便开始重铸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