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记忆

96
形单影只有谁怜
2017.05.06 07:58* 字数 2152

                 舌尖上的记忆

    曾经跟朋友闲聊时说起,味道也是一种记忆。朋友笑着说,这是你“吃货大王”多年积攒的经验吗?我说,这谈不上是经验只是一种享受而已。食物带来的饱足感是任何其他东西都无法替代的。如果说舌尖上的幸福来自于美食的滋养,那么留存于我个人心中最深的便是对于美好时时刻的记忆,那是快乐的味道、幸福的味道、时间的味道。

 我的童年是在乡村里度过的,父母忙于工作,没有太多时间管教我,就把我放在奶奶家或者姥姥家养着。我喜欢童年时代在乡村生活的每一道关于美味的记忆,这些美味的制作,没有考究的食材,全是自给自足的庄稼地里长起来的五谷杂粮,就地取材,没有复杂的制作工序、没有各种各样的调味料,即使在田野地头,捡几根干枯的树枝,抱几堆干草树叶,就能烤出色泽金黄、味道诱人的烤玉米、烤土豆和烤地瓜。烤制食物也需要注意火候和适当翻一下食材,有几次我都把那些地瓜烤成焦炭了,黑黑的、苦苦的,白白浪费了鲜美的大地瓜,想想真是可惜。烤好的地瓜皮焦肉嫩,外焦内嫩,香甜可口,香味扑鼻,想想就直流口水。我们还喜欢用木棒把玉米串起来放在火上烤,等看到玉米的外表变黑,听到爆的声音,闻到香气,我们就知道,玉米烤成了!也许每道菜都在快乐中做出来,在笑声中吃完,所以那时的记忆格外清晰。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大山里的春天,来得很晚,许多地方都已春花烂漫了,春天才为大山涂上一点浅浅的鹅黄,当枝头有了一抹新绿时,我就开始盼望榆钱钱的时节快快来临,似剪刀的春风,先把垂柳的枝条梳理成黄绿色的丝带,再把桃杏树满枝的花蕾吹开,而后,榆钱钱才开始在满眼的绿叶间打包绽放,最后才把槐花拨弄的满树飘香。这个季节,顽皮的我经常会在放学回家的路上,跟几个小伙伴摘着路边的野花,戴着柳枝做的帽子,踢着路边的小石子,唱着欢快的歌,吃着甜滋滋的榆钱……现在想来真是无忧无虑。前一阵子,我在一综附近无意中发现了几棵已经长满了榆钱的榆树,于是叫上我的舍友来品尝一下这我童年时的甜点。有个舍友说,对,就是这个味!有几个搞不清楚状况的同学问我们,别人穷的吃土,你俩更高级,开始吃草了!我俩笑而不语,还在继续吃弄得他们一头雾水,我心里想着这是属于我们的童年时期的味道,你们又怎么会知道呢!这几天,槐花熟了,我跟舍友又继续摘槐花吃,香香甜甜的,我们还在空间里、朋友圈里发了条说说,内容是:童年的味道。并附了几张照片,那些不明状况的同学又来问,你俩又穷了啊,不吃草改吃花了啊!我让他们尝一下,他们却不肯尝试,我跟舍友暗自嘲笑他们,如此人间美味你们不尝尝,可真是一大遗憾!城市的孩子怎么会知道,香甜莫过槐花饼。我们小时候还有一首关于槐花饼的打油诗呢,清水浸泡大半天,捞出挤干水分先,底面煎黄翻面引,煎好铲出槐花饼。

 初夏,属于山里人青黄不接的季节,但雨水丰润, 有一种长在裸露的岩石上的美食, 突然生长。每逢下雨,前一天岩石上还是光秃秃的一片,到了第二天再去看,岩石上已经被“小木耳”大军占领了!其实,它真正的名字是啥,我还真不知道。就是看它长得像木耳的缩小版,连颜色都对上了,所以自作主张给它取名为“小木耳”。“小木耳”状如胶质皮膜,暗橄榄色或茶褐色,干后呈黑褐色或黑色。这种小东西可以做汤,而且可美味了。我喜欢在西红柿鸡蛋汤里加一些小木耳,红色的西红柿、白色的蛋清、黄色的蛋黄、青色的小葱、褐色的小木耳,乍一看跟画似的,闻上去别有一番风味,尝起来美味极了,真可谓是色香味俱全!姥姥知道我好这口,每年都会给我留着许多晒干的小木耳。上高中时有一次同桌没吃早饭,买来了福惠早餐,其中有一碗粥,我当时在背书,她在吃饭,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便看了看她的粥。我当时就惊讶了,里面竟然有小木耳!我跟她说,这里面有小木耳哎,她不屑的说,那叫“皮蛋” !皮蛋,皮蛋!好难听的名字,美味的小木耳怎么会有这么难听的名字,我不管别人叫它啥,我就喜欢叫它小木耳!那是属于我的,独家的名字!

 秋天,果实还没有熟的时候,调皮的我又要恶作剧了。叫上几个小伙伴,去果园里偷苹果吃。把嘎嘣脆的小苹果装满口袋,满载而归。有时候会被果农抓个正着,我们就丢下小苹果,一窝蜂的乱跑。果农虽然生气,可是也不敢拿我们怎么样,反正他也跑不过我们。等到山上的酸枣熟了时,我们大家伙就进攻大山了,圆滚滚、酸溜溜的酸枣吃够了才装满口袋。现在一吃酸枣,就想起当初干的坏事来。我感觉当时我们像是“小小游击队”,哪里有“坏事”可干,就去哪,现在想想真是该打!姥姥也把长得好的大枣、酸枣用酒洗了,放在一个瓶子里封起来。等过了几个月,酒枣就做成功了!刚打开瓶子,就闻到一股扑面而来的香气。那是酒与枣完美结合而“新生”的一种美味的香气,仿佛闻闻就要醉了。酒枣不仅保持了鲜枣的色形,更好地保留了红枣的香气,与酒完美结合后,更是让香气得到了一个质的升华!自我感觉,酒枣要比甜腻的蜜枣好吃多了,至少酒枣在我眼里还是纯天然的。

 冬天,大山里天寒地冻的,一片萧凉,也没有什么可吃的。姥姥见我如此,便把她在秋日里晒晾好的苹果干拿出来给我吃,还有山楂、大枣、核桃、花生、瓜子……冬天最爱吃大白菜粉条炖肉,再放上几个红辣椒,既增色又提味。吃过之后,身上暖暖的,很是享受。

    光阴荏苒,岁月如歌,我与童年、少年时代渐行渐远,这些记忆中的美食,仍留在我的舌尖上,不曾离去。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