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我们拿什么度过

        月光倾泻而下,照在密密的树叶上,树叶葱绿,密不透风。树冠参天,枝条刚劲挺拔,我随着清冷的月光穿梭在这些树叶间,轻的如一缕空气,听得见远处溪流瀑布的跌宕声,看得见远处山脉的散漫起伏,就是无法言语,发不出声,喉咙口被堵的死死的,憋了一口气,上不来,下不去。不知自己为何这么轻,还会漂移在树叶间。。。。。醒了,晕乎乎的,原来是梦。跑步机呼轮轮的响着,那是楚楚田还在跑步。键盘噼噼啪啪的,那是那厮在敲字。

        我激灵一下,今日清明,彻底清醒。

          想想昨天的事,一句:都是千年的狐狸,何必非要装成老妖?一句鸡汤文闪现脑海:痛在谁身上,谁才能感受,石头不砸在你脚上,你怎么能知道有多疼?

    。。。。。据说,清明节过后,因年前腊八节吃了腊八粥吃糊涂的人会逐渐清明透亮起来。

      胡思乱想一阵,终是岁月不饶人呀!自此体力不支,卧床休息。呵呵(^_^),这白日梦也可做的?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

      这天气,应景。

图片发自简书App

                                        烟雨十里春深,落花轻覆草痕。

                                          陌上青青柳色,心中念念故人。

        没有哪个人不念旧的。

        记得有一年同病房住进一老太太,79岁,有点便血,她很怕,非说是自己得了肾病住院检查,结果就是尿道发炎而已。记得哪位老太太健谈,性格开朗,入院进病房,就笑着对我们说:“我不说假话,不矫情,我其实就是怕死,因为我的大儿媳就住在这家医院的外科,刚刚做过手术,小儿媳住在肿瘤医院化疗,我就是怕死,死不好,活着好!我是张家界人,那儿太美了,我妈妈还活着,就在张家界,我每年都要回去看我妈,我也想每年都能回去看我的老妈妈!”老太太嬉笑间说出的话,细思量,很惆怅,也有些心酸。老太太也很热心,留了她的联系方式,告知了详细的住址,热情邀请我们下次去一定住她家,或者告知她,她来医院送饭看我们。我们都微笑着答应。

 

    没有哪个人不怕死的。   

    我也是进过好多次急救室的人,对死亡的恐惧之感了然于胸,当你只有进气,没有呼气时,你除了想活着的念头以外,没有任何思考的能力,你不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留遗嘱或者愿望什么的,唯一的想法就是活着,想活着!看见药你不会想它对你的是否有用,你只想把它们都吞下去,只要能吞下药去,你便能活着,活着才是最好的!

        活着才是王道。 

      马克李维在《偷影子的人》里说:“人们常常把一些小事抛在脑后,一些生命的片刻烙印在时光尘埃里,我们可以试着忽略,但这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却一点一滴形成一条链子,将你牢牢与过去连在一起。”

      清明时节,好好活着,踏青、记念。

      平常日子,好好活着,写字,记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