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 剑魔传(110)

章节目录

第一百一十章:性命无忧

“是!”李总管扫了眼在院中迎候的诸人,向金波探问道:“那其余人……”

依刚才刀鞘脸所言,金波料知镖队今日仍旧不会回来,便道:“散了吧。”

李总管追问:“那明日是否继续迎候?”

此刻金波只愿能与兄弟见上一面便心满意足,什么排场礼节都已不重要了,颓然道:“不必了。”

李总管心中长舒一口气,“是,小人这就传下话去。”

众人如释重负,各自回房。当晚灶房中无下人馋嘴蒸煮偷食夜宵,祠堂中无小厮聚赌吆喝,花园中无丫鬟悄悄出来月下谈情,金府仿佛一夜之间,繁华落尽,只有更夫的梆子声在寂静中久久回荡。

金波坐在空荡的书房中听得一清二楚:

戌时一更,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亥时二更,关门关窗,防偷防盗……

子时三更,平安无事……

丑时四更,天寒地冻……

五更梆声刚起,突然书房门咣铛被人推开,冷风趁隙而入,金波顿觉寒意入骨。

金波又惊又怒,刚欲发作,只见李总管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浑身颤栗道:“老……老爷,三爷在……门口……”

金波腾地站起,喜道:“镖队回来了?”

“不是,是……是三爷……”

“三弟怎么了?”金波心中突然升起不祥之感,一拍桌子怒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再吞吞吐吐就给我滚出金府!”

李总管抬起头,满脸是泪,哽咽道:“老爷,刚才门口不知是何人丢下一个口袋,小厮们打开后发现里面装着的……装着的……”

“装着什么!”

“装着三爷!”

“啊!”金波大惊,“现在何处?”

李总管咬了咬牙,“小厮们将三爷从口袋中抱出,只见三爷双目已瞎,手筋脚筋尽断,仅剩下一口气。小人吩咐将三爷抬回房中,并派人赶紧去叫醒府中的张世医,接着小人就赶到了您这里。”

金波听后一阵天旋地转,如坠无底深渊,急忙双手撑住桌子才不至跌倒,“快,快带我去看。”

说完,不等李总管,直向屋外走去。

李总管站起来,竟没立稳,扑通跄了一跤,鼻血长流,忍痛爬起来,追到金波身后,“老爷保重啊!”

金波第一次觉得金府太大,脚下的路太长,恨不得一下子就到金潮身边,却怎么也走不完。

夜深露重,点缀于连廊曲径中的山石花草此刻反而成了羁绊,磕磕撞撞,在李总管搀扶之下,金波总算来到房中。

只见金潮躺在床上,两个小丫鬟因为害怕将屋内的灯烛点得通亮,人却隔着老远站着,也不上前照看。

金波怒不可遏,一人一脚将小丫鬟踹倒在地,大吼:“滚!”

两个赢弱的小姑娘如何经得住金波这习武之人的重踢,一个五脏六腑仿佛震碎,疼得涕泪直流,另一个更是直接晕了过去。

金波不去理会,扑到床前,虽然心中已有准备,仍不禁汗毛倒竖,扑通一声瘫在地上。

小厮们将金潮抬进房中后交由两个小丫鬟照看,小丫鬟从未见过如此惨状,只顾着害怕,哪敢近前?是以金潮面如死灰,身上仍是走镖时的衣服,破旧不堪不说,上面满是血污,一双朗目,只剩下一对窟窿,手腕脚踝挑断处,筋肉翻出,隐约可看到里面的白骨,惨不忍睹。

金波泪如泉涌,捧着金潮双颊,“三弟,三弟……”

金潮任凭呼唤,全无反应,不知是死是活,金波跪在床前,“怎么,怎么会这样!……”

李总管在身后亦是动容,正不知如何劝慰,门外小厮敲门道:“老爷,张世医到。”

金潮似没听到,李总管赶紧开门迎接,“快里面请!”

一进门,张世医先是一怔,随即明白过来,便略过寒暄小节,径直来到床边。

待见到金潮伤势,张世医眉头一皱,探了探鼻息,心下稍安,再切脉象,不禁“咦”了一声。

李总管见状忐忑道:“张先生,我家三爷怎么样?”

“金三爷伤势沉重,双目已失,手足筋俱断,不过万幸的是并无性命之忧。”

李总管心中做了最坏的打算,听到“并无性命之忧”喜道:“那就好,那就好。”又转向金波,“老爷,您听到张先生说的话了么,张先生乃当世神医,他说三爷不会死就一定不会死!”

金波从悲切中回过神来,脸上犹有泪痕,看着张世医眼睛问道:“当真?”

张世医轻轻点了点头。

金波悲痛稍止,“张先生勿怪,实在因三弟情状不忍卒睹,才对先生多有怠慢,先生请坐。”

一直跪在床前,此时金波欲起身不料双腿无力复又瘫倒,李总管赶紧过来扶起,陪同张世医一同到外间坐了下来。

李总管命人端茶,又重新唤来两个丫鬟给金潮收拾干净齐整,盖上锦被。

金波向张世医敬茶,说了几句道谢的话,问道:“张先生,三弟以后只能做一个终日躺在床上的瞎子么?”

张世医轻叹一声,“恐怕是要如此了。”见金波神色悲丧,心有不忍,宽慰道:“小可听祖上说起过,魏时曾有换目之术,取六同之人的眼睛替换便可重见光明。这六同分别是同地、同性、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之人。另有传说‘药王’孙思邈除了深通药理,疗治亦有超凡造诣,对断筋者,其先将牛筋抽出后阴置晾干,致坚韧无比,然后施以造化之手,接到筋断处,敷上灵药,三个月后,伤处愈合如初,伤者动跳如常。小可曾遍查典籍,未能窥换目接筋术之一二。当世医术比小可高明者不可胜数,或许有人会此二术,到时候金三爷便可康复如昨。”

金波知道这是张世医安慰之语,但听后亦感到气为之舒,说道:“张先生过谦了,你乃当世神医,普天之下还有何人能在你之上,我明白你的好意,传说异闻多为虚诞,换目接筋之术即便当时确有,到如今也该早已失传了,人心不古,否则三弟也不会如此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