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帝国《走出幻觉,走向成熟》连载二十

96
Julien_竹先生
2017.02.08 17:00* 字数 1590

市场并不存在为单次交易负责的单向真理,市场上的真理在概念上都是成对出现的。  —— 金融帝国

我小时候在学校内看一本关于股市的书,有一位同学觉得挺好奇,也非要看一看。由于他并非“身在此山中”,所以也就没有股民身上固有的那种追求幻觉(完美的确定性)的倾向。从而说出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我发现书中的内容几乎都是矛盾的”。顺便说一句,那不是一本关于一整套交易理念的书籍,而是一本东拼西凑起来的有关交易技术的书籍。对于现在的我而言,这样的书根本就不值得一看。

没错,我这位根本没有做过交易的同学,真是说出了关于市场的真谛。市场中根本就不存在什么能够为一次交易负责的单向真理,而是由众多对立矛盾的概念组合而成的。我们这些交易者都是在这样的至理名言中成长起来的:要顺势而为,但不要追涨杀跌;要高抛低吸,但不要逆势交易;交易者不能够贪婪、不能够恐惧。。。。。。我就奇怪了,你不贪婪,干嘛还要来到股市?

市场至少从概念上来看是对称的,贪婪与恐惧、趋势与整理、敏感与迟钝、业绩与题材、大盘与小盘等等都是“成对”出现的。当你能够找到一种交易的方法,那么我肯定还存在一种与你相反的交易方法存在。或者说,任何方法在不同的历史时段内都是会有“占便宜”和“吃亏”的时候。有人认为,业绩是股市永恒的主线,但这种思路在1997年至2001年的4年间将会陷入泥潭。我深信,市场就像一块磁铁,有S极就有N极,而磁单极并不存在。

当然上面的论述完全是站在宏观的角度上,而在微观上市场确实能够在某一特定的时段内重复着某一极端的单向规律。根据“巨变效应”中阐述的内容,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市场在宏观上应该是在两个单向的极端间摆来摆去,这就是我所说的钟摆效应。

市场的钟摆效应确实存在着钟摆的某些特征。我们经常听到这样的说法:横的时间有多长,立起来就有多高。这就是有点类似于江恩理论的“时间换空间”,市场用整理的时间换取了未来大幅波动的空间。同时也有“空间换空间”的说法,市场用大幅上涨的空间换取了未来大幅下跌的空间。在江恩看来,时间和空间从本质上来说是一回儿事。从交易者的信念中,我们也能够看出这种转换现象。当97年业绩信念深入人心后,市场进入了长达4年的题材市;而当2001年题材为王的信念深入人心后,市场至今都在围绕着业绩的主线。这种“捧得越高,摔得越狠”的现象,与真正钟摆左边摆动的越高,右面也就摆动的越高的规律不谋而合。

如果说钟摆的摆动是绝对对称的话,那么市场是否也是绝对对称的呢?假设,市场是绝对对称的话。那么任何一致性的交易方法在交易足够多的次数以后,最终的战绩都会趋向于零。这时任何交易方法都不可能在宏观上从市场上获利,而不采用基于从概率引申出的一致性交易方法的交易者又和赌博无异。这时的市场就是绝对的效率市场!

我不否认市场在很大程度上是对称的、是具有“效率”的。但万幸,市场并非完全对称的。比如,经济会随着时间而不断增长,这就是一个不对称性。由此就能够产生一种“随便买、随时买、不要卖”的长期指数化投资策略。市场是人性的一面镜子,如果人性具有不对称性的话,那么市场也就自然会具有不对称性。本书的全部交易理念都是基于人性的不对称性,使得市场具有某种概率上的不对称性。利用这种概率上微弱的不对称性,建立一种具有概率优势的一致性交易策略,从而实现长期必然的获利。这些我们会在后面详细的探讨,这里我们需要了解的就是:虽然市场并非完全对称的,但对于一种方法而言,前人的利润必然会由后人来买单(当然这种买单未必和之前的利润绝对相等)。

这种不完全对称是存在无疑的,但同时又是非常微小的。既然股民的战绩具有“7赔、2平、1赚”的规律,那么市场就绝对不可能是完全对称的。有意思的是,股民并非次次出错,所以这种不对称性也是略微的。在市场上长期必然获利的方法,完全来自于大多数股民的集体误区。这样一来,我们如果能够研究明白大多数股民为什么亏损,那么就能轻松找到获利的办法。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