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一山】龙城区边杖子镇椴木头沟西山(老窑洼山)2021-03-26

楔子:还是在2019年1月,援疆期间寒假归来,我到马山探寻古称的“遏陉山”(参阅2019.1.29帖),了解到了马山溶洞(参阅2020.1.29帖)信息,由于时间有限,当年并未成行。援疆回来后,2020年1月,新冠疫情爆发,探寻马山溶洞开始成行,在寻找溶洞进入马山下三个二级台地道路时,在朱杖子村路口发现了一块牌子,上写:椴木头沟-省级自然保护区。当时眼前一亮,回家后开始做攻略,发现这个椴木头沟很有故事,于是决定探寻。3月疫情有了缓解,脱贫攻坚工作提上日程,我被派往北票黑城子镇任脱贫攻坚副书记,探寻工作暂时告一段落。8月初,普查互检结束,利用回家的一个下午,走西外环,直接驱车去了椴木头沟,到达老实王沟里最高峰时天渐渐地黑了,不能继续探寻,只能匆匆下山。于是有了后期的朝阳沟、元宝山、童家沟、东北梁、头道沟5次探寻。

(一)老实王沟里

围绕着朝阳市市区,周边山峰基本有东面的凤凰山,南面的柏山(柳城镇十二台),西南面的王楼山(西涝村西山),西面的老窑洼山(椴木头沟西山),北面的召都巴山嘴子后山,东北面的桃花山。老窑洼山是椴木头沟里群山的最高峰了,可以从兴隆沟村直接上山,也可以从椴木头沟老实王沟里的山顶顺着山脊走过去。站在山顶,你能清晰地看到整个朝阳市和周边起伏的山峦,很是壮观。

(二)朝阳沟

网上说,据《朝阳县志》记载,韩瑜墓志于1916年在朝阳县(今辽宁省朝阳市)西二十里朝阳沟出土。第二次来椴木头沟,我就直奔朝阳沟组,顺着村组的泥土小路来到后山,后山就是个小土坡,是马山和椴木头沟北山的一个小缺口,坡北就是整个老电厂的厂区,坡南有三个圆圆的小丘,登上这三个小丘,除了碎石、杂草和育林坑,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登上椴木头沟北山,俯身下看,我发现朝阳沟这里的地形,像极了一位母亲蜷着身子侧脸看护着自己孩童的画面,当时头脑里一闪,是不是这里就是母亲峰啊?其实不然,猜错了。地形这东西,所在角度不同,每个人看到的画面也不同,只能说,见仁见智了,但是画面很温馨。

(三)元宝山

从地图上看,元宝山被两山包围,就像元宝中间的凸出部分。再看,从马山、椴木头沟北山再到老实王沟、二道沟、头道沟一直延伸到童家沟,似一条龙在空中盘旋,而另一边,从东北梁南山、老窑洼山到西五家下石片子东山一线,弯曲如龙。二龙嬉戏,元宝山就在嘴边,故有“二龙戏珠之地”。元宝山东坡下,现在叫梨树沟,可惜没有梨树,只有成片的墓地。最早选中这里的,是辽代的一位将领,他叫韩瑜,是辽国邺王韩匡美之子,统和五年(987),在一次与北宋的交战中,中流矢重伤,不治身亡,死于军中,遗体运回霸州(朝阳市),暂时安厝在“霸州之私第”,统和九年(991)改葬于“霸州之西青山之阳”。现在看,这故事就多了,看官,不妨听我啰嗦一段:

话说,唐朝末年,内蒙古赤峰与辽宁朝阳建平附近的西拉木伦河(潢水)和老哈河(土河)流域,一个部落在耶律阿保机的带领下崛起,整合契丹八部,大破室韦,南掠汉人,北攻女真,融合奚人【附姓述律氏(萧姓)】,称帝立国。在南掠汉人时,耶律阿保机的大舅子述律欲稳在河北玉田俘获一6岁男孩,名叫韩知古,在述律平出嫁时,述律欲稳把他作为陪嫁家奴送给了耶律阿保机。韩知古很有才干,却一直没有机会遇到耶律阿保机,无法发挥一身本事。时间长了,韩知古闷闷不乐,于是决定逃跑,出去打工,可跑出去后,没有正式身份,也只能做个打杂的人。韩知古有11个儿子,其中第三个儿子韩匡嗣,会医术,经常去皇宫里给大家治病,很得皇后述律平喜爱,视之如子,这样,韩匡嗣可以经常见到耶律阿保机,并且关系不错,有一次闲聊中,韩匡嗣就说自己父亲韩知古多么有才能,把他推荐给耶律阿保机,耶律阿保机求贤若渴,听后就召见了韩知古,觉得他还真不错,任命他做参议(相当于军师)。神策元年(916),耶律阿保机派韩知古修葺柳城(现在辽宁朝阳市)。建城安置归附的奚人和掳掠来的汉人,建立霸州彰武军,授予他霸州彰武军节度使官职,其家族遂迁居霸州,至此,朝阳成为韩氏家族祖居地。此后,韩知古越来越受到耶律阿保机的信任。因熟悉汉制,他被任命为总知汉儿司事(辽国有两套平行的行政机构——北面官“以国制治契丹”,保留契丹部落的用人惯例;南面官“以汉制待汉人”,即汉儿司。韩知古总知汉儿司事,就是汉儿司的“一把手”),兼主诸国礼仪。这样,朝阳也成了汉人和奚人的接收地。朝阳县波罗赤村附近的晋王城及后晋出帝石重贵(割让燕云十六州的石敬瑭养子)墓,朝阳县乌兰河硕乡黄道营子村后晋高祖石敬瑭的皇后李氏和妃子安氏墓都证明了这一点。还有木头城子镇(辽代建州)双塔山的传说:“双塔山出娘娘”。说的是双塔山附近都是辽代奚人聚居地,因附姓述律氏(萧姓),成为辽国后族一员,很多王后、妃子等都来源于这里。

韩知古家族是辽国第三大家族,仅次于皇族耶律氏、后族萧氏(请看最近热播的电视连续剧《燕云台》萧太后与韩德让故事)。韩知古11个儿子中,两人称王,三子韩匡嗣先被封为燕王,后因作战失败降为秦王,五子韩匡美被封邺王。孙子里最出名的是韩德让,与萧太后为事实夫妻,无有子嗣,葬于辽乾陵萧太后陵墓旁,是辽国杰出的军事家、政治家,辽国200多年里声名最著、权位最高的汉臣,是辅成辽国中兴的一代名相,推动辽宋达成澶渊之盟。还有一孙子韩德威,性格刚介,善于骑射,武功高强,谋略过人,征党项,袭河东,讨河湟,战长城,出使西夏,打败号称“杨无敌”的北宋名将杨业(民间传说中杨家将的杨令公),战无不胜,声威赫赫,被辽圣宗称为“为将为相之才”。

韩知古家族留在朝阳并被考古发现的是邺王韩匡美的子孙。墓地就在椴木头沟的元宝山的“二龙戏珠”之地。韩瑜,邺王韩匡美之子,作为一个战争死亡的“烈士”,四年后才迁坟至此,这一定是找了阴阳先生算过的。墓志记载,韩瑜生九子,只存一子韩橁,韩橁有三儿四女,是辽代中期圣宗、兴宗两朝的著名外交使臣,曾出使西夏、北宋、高丽等地。

(四)童家沟

辽代,朝阳这里都是掳掠来的汉人和奚人安置地,好多地名还都是汉名,那时童家沟这里称为白虘山。辽国被金打败,汉人南迁,元至清期间,这里成为蒙古人的牧地,人烟逐渐稀少,山水地名逐渐轶失。清朝康熙年间,山东历城人童宣,举家迁来这里,发现此处椴木林满山遍野郁郁葱葱,土地肥美,小溪清冽,鸟兽繁多,便安居于此,子子孙孙繁衍生息,椴木村由此得名。椴木村童家沟沟口,因元宝山倾斜下来一段小山,使得沟口狭窄,而童家沟沟里还是很宽阔的,山峰峭壁鳞次栉比,青松翠柏、紫椴红枫,美如仙境。母亲峰、仙羊洞(还没找到)、天然石塔(还没找到)浑然天成。

(五)东北梁

东北梁在元宝山的南坡,村口南坡是突兀仰起的山峰,与北坡元宝山遥相辉映。坡下山沟非常窄,有一条水道,在这么干旱的年份,依然有水。沟里不大,像个大锅底,顺着锅沿向下,一道道山脊夹着一道道青松,尤其有点淡雪,青白相间,更是美丽。顺着山脊,围绕这个“大锅”走一圈,一定也很惬意。

(六)头道沟

因为一直没有找到“母亲峰”,所以这次来走头道沟,临上山前,遇到了一位砍柴的韩姓居民,坐在沟口聊了一阵,了解到这里的韩姓,也都是清朝后期从山东移民过来的,对于母亲峰在哪里,他也不知道,只能自己上山观察了。沟里有南北两块平地,一户人家,是个养猪场,养了3条狗,两条没有拴绳子,吼叫着冲我追来,还好我带着兵刃,振臂一挥,两狗乖乖停下,主人出来带回。沟里没有路,灌木和松林封死了路口,只能顺着雨水冲击出的河道走北坡岩石上山,这里的岩石都是大块的倾斜着的山体,只要注意脚下踩稳,路是很好走的,走到山顶,直奔主峰,正在走向主峰时,就听到噼噼啪啪的响声,原来是两只狍子在灌木中飞奔。在主峰北坡,灌木相当繁茂和高大,有许多灌木我还真不认识,像这个带有八角果壳的是啥?只能等春暖花开再去确认了,既然叫椴木沟,那个带有心形叶子,像极了菩提树的辽紫椴树在哪?到了山顶,也没有发现“母亲峰”的形状。还有那个“虎豹石”、“仙羊洞”、“天然石塔”都在哪?还好,今天我查看去童家沟沟里的相片,发现了一张,应该就是“母亲峰”了,你们看看像不像?其他的就留着以后再找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