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春天里的一树花开

96
载驰
2016.08.31 08:50* 字数 2151

       我上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妈妈正好教五年级,有一天我看见她在批改学生的作文,题目叫做《童年趣事》,我看不明白,就问妈妈:“童年是什么?”她当时就笑了,说:“你现在就是童年。”虽然我还是不懂,但也没有要刨根问底的兴趣,就蹦跶着玩儿去了。后来,我慢慢长大了,与童年的距离越来越远,可童年的印象却变得越来越清晰。一片星光,一条小河,一声蛙鸣⋯⋯都能在不经意间化作了丝丝缕缕记忆的红线,牵引着我回到那段无忧无虑的童年时光。

      当时家家户户都住平房,一排房子的邻居和睦地就像一家人一样,左邻右舍的小孩子也整天厮混在一起,或者爬到沙堆上去捡石头,挖地道,或者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打沙包,跳皮筋,不管玩什么,大家都是不亦乐乎,有时候还能玩出点别具一格的花样。

      有一次,小伙伴跟着她妈妈去菜园,大人们发现了一窝老鼠,当然是毫不留情的来了个连窝端,大老鼠都被消灭了,还有好几只刚出生没多久的小老鼠被小伙伴悄悄地救了下来。她如获至宝的把那些小东西带回了家,我们这些死党全部闻风而至,抢着要一睹芳容。可她舍不得让我们看,怕我们吓着她的宝贝,还说要一直养着它们。

那个年代电视还不十分普及,我们也没机会去看看动物世界,谁也想象不出刚出生的小老鼠是个什么样子。一群八九岁的顽童,字也许识不了太多,书也没有读过几本,好奇心却是泛滥得如滔滔江水,奔腾不息。越不让看,心里越是痒痒,就跟猫抓一样的难受。最后在大家的软磨硬泡,威逼利诱之下,我的小伙伴神神秘秘地从她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火柴盒。没等大家明白过来咋回事呢,她就用几乎是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推开又合上了火柴盒。

纵使她速度快,占据了有利位置的我还是看见了火柴盒里有一堆粉粉的小东西。这跟我的想象真的是差了十万八千里,平时人人喊打的大灰老鼠,小的时候居然是这么小,这么粉嫩可爱的样子!难怪小伙伴要偷偷的把它们带回来,还想养着它们。

因为看得实在是不太清楚,大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坚”,甚至提出来要把小老鼠拿出来玩玩。虽说小伙伴万般不舍,但是毕竟“敌强她弱”,再说她自己也按耐不住想要显摆显摆,最后还是把这窝宝贝“请”了出来。

院子里,阳光下,我们趴在地上围成了圈,五六个脑袋凑在一起,只为与这几个宝贝有个亲密接触。它们粉粉的,小小的,挤成一个堆就不动了。我用手摸了一下,柔柔软软的。大家怎么也没法把这么可爱的小东西跟灰头灰脑的大老鼠联系起来。一边你一下我一下的去摸,一边你一言我一语的给小伙伴出主意怎么养它们。大家各个意气风发,慷慨激昂,仿佛面对的不是一窝小老鼠,而是稀世珍宝的大熊猫。

正当大家畅想未来,口沫横飞的时候,不知谁喊了一句:“这些小老鼠也不动,是不是已经死了!”此言一出,立刻语惊四座,全场哗然,“不可能,刚才拿出来还是活的!”打算养老鼠的小伙伴喊得嗓门更大。但是,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这几只“宝贝”的确是已经被我们玩死了。

原本的火热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小伙伴的脸色也不好看了,我们这几个参观者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办好。突然小伙伴爸爸的声音响起:“趴着干什么呢,都回家吃饭去!”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我真就觉得这叔叔的声音比世界上任何一首歌都好听。我们几个干净利落的从地上爬起来,一溜烟的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去了。

小老鼠最后究竟是怎么处理的我也没有再问过小伙伴,但它们的死的确是丝毫没有影响到大家的友谊,依旧是每天打打闹闹,高高兴兴。

那时候,作为学生的我们有一个共同的、深恶痛绝的“顽敌”----家庭作业。所以,当我听说了一个神奇的故事,便从此深信不疑,踏上了一段寻寻觅觅的“征程”。        有一天下午,我的一个小伙伴放了学在院子里做作业,突然一阵风刮过来一个烟盒,她捡起来一看,上头有一个白衣飘飘的天使。她就对天使说:“帮我写作业吧!”天使从烟盒上飞下来,只挥一挥衣袖,作业就完成了,并且还完全正确。        到现在我都清楚地记得当时听到这个故事的场景:正值课间,我们几个好朋友用无比羡慕的眼神看着她,求她多透漏一点信息,以便回家学以致用,也让天使来帮我们完成作业。但是,无论我们怎样软磨硬泡,她就是不肯再多说一点,一双眼睛闪着神秘的光。虽然故事被迫结束在叮叮当当的上课铃声里,但它却像一颗奇妙的种子,种进了我小小的心里,悄悄地长成了一个孩子的秘密。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写作业一定在我家的院子里,甚至连走路都是瞪着眼睛,生怕万一有风吹来了天使烟盒,却因为我的一个眨眼让别人抢了先。        虽说我的作业还是不得不亲自动手,但是我把这个秘密珍藏在心里好长时间,并坚定的相信,这世界上一定有这样一个天使的存在。我不止一次的跟她在梦里相遇,看着那一挥而就的作业,咯咯地把自己笑醒。只是由于这个天使总也不来,我这个想偷懒的小学生只好无奈的自食其力。

当我沿着岁月的道路一路前行,渐渐长大,寻找天使的这段经历就成了嵌入时光的一粒珍珠,温润而美好。       那样的童年,不用在钢筋水泥的高楼大厦间穿梭于各种各样的补习班,也没有机会在电子游戏的刀光剑影里游刃有余,只是简单的快乐着,快乐的成长着。而那些纷纷扬扬的欢笑,那些妙趣横生的经历,那些温暖如春的记忆,就这样悄无声息地定格在我的心灵深处。

或许,是在某个雨后的晴空下;或许,是在某个黄昏的斜阳里;亦或,只是在某个毫不起眼的一瞬间,就会突如其然的演绎成了春天里的一树花开,温馨、明媚、永不凋零!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