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片儿,石头画儿,文昌广场溜一圈儿

2020年6月18日打卡

图片发自简书App

上班来的比较早,在单位后院的树坑里捡石头,这边捡完了,就顺着台阶慢慢往前挪,边走边踅摸。就在这时候,从不远处传来一阵悠扬缠绵的乐曲……

我循着乐声疑惑抬头,只见对面有一个人,穿过晨风迎着朝阳,慢慢向我走来,全身在初升阳光的加持下,灿烂的金线闪闪发光!

我顽心大盛,像中了魔一样,暂时放过树坑里那些奇形怪状的石头,满怀好奇,步步生莲,向前走去……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背景音乐的全情衬托下,我俩终于越走越近,直至面对面……

看清了,是一个全副武装戴着帽子口罩,穿着防晒衣举着手机 的略胖中年妇女。关键是不认识,从没见过。

我大笑起来,然后说:你控场能力太强了,你不觉得咱俩像在拍言情片儿吗?

聊了几句,才知道是单位另一个部门新来的同事。毫无疑问,打听我干嘛捡石头,我看她态度挺诚恳,如实告诉她我是画石头画的,然后还给她看了我手机里存着的石头画儿视频。

她一看,惊叹不已,直接要求加我微信,说她6岁的女儿也喜欢画画儿,只要我开班儿,就拜我为师。我挺不好意思的,自己还没学成手儿,居然就有徒弟找上门儿了。

吃瓜少女消夏图终于完工!耶!忙里偷闲画了三天,脑袋疼眼花,累得够呛。这还是一个小作品,要是挑战那种极富大作品,我心里头一次产生了畏难情绪。虽然嘴里总念叨着下半辈子都指望这个活着了,可真要到这一刻,我还真的不知道自己行不行。太累。

上午帮表妹媛媛网报成功,听说姑姑居然一直住在城东没走,下班接上小猴子,到家匆匆吃过晚饭,就去城东看她去了。

姑姑指给我看花池边两块圆溜溜的石头,问我喜不喜欢,是她跟别人去山里玩儿,特意给我捡的。我太喜欢了,问题是那两块石头上还各绑着一道紧绷绷的白线绳,给扁豆苗拉着纤呢!姑姑说好办,让媛媛去胡同里搬来俩砖头,给鹅卵石当了替身。姑姑的审美没说的,石头儿模样没挑的。真是亲姑,出去玩儿还把我的爱好惦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