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做了一个梦

梦里镜花水月(图片来自网络,侵删哦!)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里跨越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没有回到过去亦不是想象中的未来,只能是一个虚拟的背景里上演了一场寻常旧事。

—梦01—

我和堂妹小青还有一些人翻山越岭,路过溪流,走过山径,一路苍翠、潮湿、凉爽,不知是要去往何地还是从何处旅行归来,两人一路互相鼓励、嬉笑,整个行程是高兴的。

接着遇到一位老师带着一群学生在拉练,那老师我也熟,和他打了招呼,聊了几句便离去。我和妹妹说道:学校果然是没变,每年拉练都要到这来观赏一下风景。

可能是为了弥补现实生活中我的嘴笨,睡梦中我总是能言善道,知进退、有热心,这是现实生活中很多时候我所没有的,那些话语也曾千百次的在心口之间辗转,可是不知为什么一遇到事就将其忘到九霄云外,只剩下满脸的疑惑和两人之间的尴尬。

—02—

在路上走着走着,突然间遇到了一个熟人,说是熟人或许只是我对于他印象深刻而已,他对我可能连名字都记忆不清。他在前面走着,我看着背影心想竟然可以在这里遇见他,又兴奋的和同行的好友道他就是我喜欢对象的画像原型,此时我身边的好友也不再是堂妹(我也未觉得有什么不妥),而是大学的子媛,以及现在瘦了很多的她。

“XXX,好巧啊,在这里遇见你。”我热情的喊道。

“你是?”他果然如我所料,或是说跟现实生活中一样不记得我。

“我是燕子呀,们初中一个学校,你不记得了么?”我试图提醒他,毕竟这个名字曾经是他评论时用过的。

“不好意思,不太记得了。”

“哦,不记得就算了,你现在是要回学校去么?”我内心有些失落,毕竟我对他记忆那般深刻,他却连我是谁都不记得。但还是打起精神应付了两句,猜到他应该是刚从部队回来,因为大学上了半年,他好像就去修学去当兵,现在回来上学。(当然这些都是我睡梦中的猜测,毕竟现实生活中我已好久没有知晓他的消息,并且大学去当兵似乎是不用回来上课的。)

“不是”他淡淡的回答道。

我也不再言语,和好友准备去坐地铁,但不知怎的那一站我竟然找不到入口。只好停下来问行人,待别人给我们指路之后才发现我们离入口已经不远。

他好像也察觉刚才对我太过冷淡,走过来略带歉意的说道:“那个地铁入口比较窄,你们自己要当心哦!”说完就转身走了。就正如那段没有说出口的暗恋那般,我没眷恋,他亦不曾知晓。

—03—

我和好友到了地铁入口,十分诧异,这个站我平时也经常过来,其他的入口都被封了只剩下一个窄窄的圆型入口,就像岩洞那般只有一人行宽。我先走了进去,略微狭窄,不时还被墙壁摩擦的灰头土脸,心想好友比我个高,肯定进不来;而现在的她,进来肯定也要费些功夫。

果然我们进去之后,转过头来看见从前的她在入口外面朝我们挥手,我看着身边现在的她和入口从前的她,也挥了挥手。梦中没有多想,总觉得那个地铁站我经常来,她在那等我们,一会我们办完事也就可以再见了。

可是梦醒之后才想到,从毕业至现在我们都未曾见过,现在的她,听说是瘦了许多,漂亮并且落落大方,可是我未曾见过。梦中现在的她一直在我身边陪我经历了许多,形象也是模糊不清的。而过去的她和我挥手的那一瞬间,现在想来应该是弥补我们毕业时未曾好好告别的遗憾。当然以后肯定还会再见,只是不知要到是何年何月,想到此,内心怅然不已。

—04—

下了地铁,我和朋友来到她住的地方,她上楼去拿东西,我在楼下等她。突然一条狗向我走了过来,是一条金毛不过不很大,本来很温顺的狗突然看见我手中的耳机就冲来咬,我怕狗的习惯在梦里也没变,只得撒手让它将耳机吊去,不一会耳机就变成了几截。

这时它的主人过来跟我道歉并说要赔偿我,便询问我这耳机大概要多少钱,或是直接就在旁边的店里重新给买一个。

梦中的我也是实诚,心想这是手机原装的耳机,不知应该要多少钱,就给当初帮我买手机的朋友打电话。但不知怎么打到一个学长那去,(我是看号码知晓的)就脆生脆气的叫了那个学长,然后说了几句话,对面却说他不是学长。我有些呆厄,不是学长那应该就是那个朋友,可是我跟朋友聊天从来都是女汉子的形象,刚才在电话中那般小女儿心态一点也不像我,急忙说道:不好意思,打错了。然后匆匆挂了电话。

朋友这时也下楼来,知道刚才发生的事后,就陪我去专卖店选耳机。现在想来得亏是做梦,梦中总是各种闲适,一点也不慌不忙,做着各种闲事。现实生活中哪有这么些时光,去一点一点做各种闲事。

突然,电话响了是刚才那位朋友,我下意识的叫了他的名字,言语也恢复了往日的坚硬,他在电话那头笑着说:难得见你那般软绵绵的姿态,难道是谈恋爱了?

我怒嗔道:没有,你都没谈我谈什么。

—05—

至此,就突然听到闹钟醒了过来。

梦里的世界,就像是在看别人的生活一样,有一些贴近自己,又有很多是专属别人,看的没头没尾。以为梦中便可以当自己的主角,其实进入梦中才发现一切都是思维作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且还添油加醋,每每梦醒之后才发现梦也只是梦而已。

无论梦中是回到过往,或是见到谁,梦醒才发现孑然一身,年华逝去。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