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想从你的窗子里看月亮

小雨之后,便是整日整日的昏暗。楼下的银杏树与远处的山,大概是我目光仅有的安放。

真心厌倦了大雾和雨丝弥漫的艺术,期待中有着白色的肃杀和汹涌,盼来盼去,还没等到。可能它还是会来,我却没那么想见了。

怎么别处都放下了秋天的昏黄,裹上银装,纷纷传来下雪的讯息?

可我还在等。

我的天地还不曾变换模样,人们总喜欢一切爱而不得的东西,比如你,尤其是你。可是不能做一个得到一切的人,因为那只会让“得到”失去意义。

究竟是谁害我失去了秋天呢?让春夏也变成了一件遥远的事情。

秋天过的太匆匆,甚至走的时候,都没有给我一个眼神,不说再见的离开,是下落不明。连续几晚的失眠,是不是灵魂迷了路,还是清醒着俯瞰了人间,觉得自己无趣。人间就是本被翻烂的诗集而已,偏偏在我快要扔掉时,发现还有你这崭新的一页。

我开了灯,黑夜不会因此难过。不过我开了灯,人间失了语,繁华失了色,这样温婉的时刻,最合适离开我。借时光一个缺口,让我轻轻浅浅的消失,我关了灯,将黑夜重新归还于我。

我希望我想你的时候,你也在想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