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可以朝九晚五,又可以浪迹天涯——昆明篇(一)

爱是一场就别重逢的旅行

2013年7月1日离开昆明,一别就是三年。三年来我一直思念着昆明的种种——绚丽的阳光、蔚蓝的天空、火辣的美食和热情的朋友······终于在2016年年底有机会再回来。三年了,昆明依然还是那个熟悉的昆明,而我却从只身一人变为了三口之家。带着她来到我走过的城市,走过我走过的街口······

烧饵块

饵块的另外一种吃法是炒着吃。炒饵块还有一段历史,叫大救驾,把饵块和皇帝扯上关系。清军入关,崇祯皇上在煤山上吊自杀。但明朝还没有彻底灭亡,在南方的明宗室再立新帝,成立南明小政权,但位置都不稳。最后一任南明皇帝叫朱由榔,在广东肇庆称帝,不久就被清军打得往西跑,跑到云南。清军又占领云南,这朱由榔没办法,跑到缅甸躲了起来。结果顺治皇帝发令,说,你缅甸不把朱由榔送回来,我就打进缅甸。那时的云南王是吴三桂,帮着顺治吆喝。为这事,缅甸还出现了两派,打了起来,最后缅甸国王的弟弟来了个政变,把哥哥杀了,将朱由榔献给吴三桂。吴三桂绞死朱由榔,明朝彻底灭亡。话说朱由榔往缅甸跑的时候,路过边境小城腾冲。因为后有追兵,一路连饭都吃不上。在腾冲休息,向老百姓要饭。饿的紧,让人快点做。老百姓就做了一盘炒饵块,朱由榔已经几天没有吃饱了,狼吞虎咽,就下了肚。吃完了,仰天长叹,这可救了我的驾了!由此,腾冲出了一个狼狈皇帝命名的饭食:大救驾,其实就是炒饵块。朱由榔死在一六六二年,到现在,已经过去近三百五十年。

烧豆腐是昆明夜市中的著名风味小吃。入夜,昆明街头巷尾炉火映照,香味四逸,自成民俗一景。

烧豆腐源于云南建水。相传,在明朝年间,朝廷在建水大量征兵,有一个小伙子被朝廷选中,在即将离开建水投身战场的前夜,小伙子的母亲担心儿子在路途中挨饿,便连夜将刚刚做好的豆腐用一块块小纱布好,之后,用石块将豆腐里所含的水分压干,制成豆腐果形状,放入包裹,等天明让儿子带着这些豆腐上路。

因为长途跋涉,儿子到了军营,取出包裹里的豆腐,一块块豆腐早已经发霉、变臭。想把这一大包豆腐扔了,又觉得可惜,于是,便将发霉变臭的豆腐放在炭火上烤,等到豆腐烤出焦黄色,原本已经发霉发臭的豆腐散发出一股香味,放一块在嘴里,咬破脆皮,就见热气从无数蜂窝状小孔中散出,一嚼之下,汁液四溅,味道极佳。

从军营回到家乡,小伙子如法炮制,邻里尝过小伙子的烤豆腐之后,均对这种别样的吃法赞不绝口。

就这样,豆腐的这一吃法一传十,十传百,建水县城家家户户都学会了烤豆腐。

炸洋芋

炸洋芋是云南各地州都流行的一种特色小吃!制作手法是将切成块状或条状的土豆放入油锅中炸,有夹生、透熟和酥脆几种程度。再配以各种佐料,加上腐乳,腌酸萝卜,香菜,葱花以及当地特制辣椒面等加以搅拌,既能解馋又能填饱肚子。在当地,老少皆爱,广传至西南其他地区。

到昆明后,马不停蹄的先来到我以前单位附近的大观商业城,吃这里的烧饵块、烧豆腐和炸洋芋。味蕾通过美食的刺激,勾起了那些深埋在脑海里的青春回忆,记得在这工作那会儿,常常和同事翘班到楼下买吃的,那种既紧张又欢愉的感觉如同初恋——既怕被发现,有乐此不疲的享受着这种偷娱带来的懵懂的刺激和心跳。

大观商业城靠近小西门这边有一家小酒店,价格不贵、干净且比较有特色,最关键是位置好,从这里无论去翠湖还是南屏街都很方便。开好房间,把行李放下,轻装出行!

一直以来,昆明都出色的完成着云南旅游中转站的作用。五湖四海的的游客奔赴到此,又迅速离开,奔赴大理、丽江等地。殊不知,昆明不只是中转站,更是值得你游玩的目的地,要知道用春城来赞美昆明,没有一丝夸大的成分在里面。

景星街昆明花鸟市场是一个特色鲜明,充满浓郁生活情趣的去处。在半公里长的狭窄小街上,店铺林立,人山人海,热闹非凡。集市上各种商品应有尽有,琳琅满目。不管各种文化背景、各种层次、各种审美情趣者,都可在这里找到自己喜爱的东西。

说到景星街,很多老昆明肯定知道这家位于文定巷的烤羊肉串摊子。食客们常常把这条狭窄的巷子堵得水泄不通。烤的金黄的羊肉,撒满香喷喷的孜然,再铺上鲜红的辣椒,闻着口水就掉一地,吃上一口更是幸福感爆棚!在昆明工作那会儿几乎每个周末都会跑来撸几串。

昆明的这些日子,除了早餐几乎每一顿都是朋友盛情款待的。位于近日楼附近的这家“最云南”餐厅,非常有当地特色。在这边呆了两年也结识了许多像晓珊这样的朋友。三年前晓珊还是在读大学生,当时和他爸(一位非常棒的云南民歌艺术家)一起演出时认识。一别三年,现在在儿童医院工作的他也幸福的步入了婚姻生活。跟上我们的节奏,赶紧生个可爱的小宝宝!

一关在东一关西,不见金马见碧鸡。相思面对三十里,碧鸡啼时金马嘶。说的就是昆明的金马碧鸡坊。

金马、碧鸡二坊曾是昆明城内人文景观和城市的标志。位于昆明城传统中轴线的南端,即今天金碧路与正义路交叉口,始建于明代宣德年间。东为金马坊,西为碧鸡坊,二坊相隔约数十米,均为门楼式木构牌坊,飞檐翘角,与忠爱坊鼎足而立形成“品”字三坊。金马、碧鸡二坊建成后,屡遭兵燹,又多次重建。光绪十年(1884年)云南总督岑毓英主持重建的金马碧鸡坊,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后期被拆除。旧时,“金碧交辉”曾是昆明的“八景”之一。1998年,在金碧路改扩建过程中,昆明市人民政府再次重建金马碧鸡二坊。

当太阳将落,余晖从西边照射碧鸡坊,它的倒影投到东面街上;同时,月亮则刚从东方升起,银色的光芒照射金马坊,将它的倒影投到西边街面上;两个牌坊的影子,渐移渐近,最后互相交接。这就是60年才会出现一次的"金碧交辉"的奇观。相传,清道光年间,这个奇观曾经出现过一次。由于地球、月亮、太阳运转的角度关系,这样的景,要 60年才能出现一次。"金马碧鸡坊"的设计体现了古代云南人对数学、天文学和建筑学方面的造诣。

这老头也算是昆明南屏街的名人了,记得三年前我第一次来昆明他就在这,听说已经几十年如一日的在此宣传反GONG,脖子上还挂着中英文对照的文字。谁还敢说我大中华言论不自由?

南屏街的金记卤鸡店,清真老字号,也是地道的昆明美食。价格不便宜但永远都要大排长队。我最喜欢吃他家的香干和鸡爪,非常入味。值得一尝!

烤乳扇,乳扇是产于大理洱源的奶制品,形制更为独特,是一种含水较少的薄片,呈乳白、乳黄之色,大致如菱角状竹扇之形,两头有抓脚。相传乳扇是当年成吉思汗带兵路过云南留下的传统乳制品美食。奶味纯正的乳扇里裹着鲜美的酱料,加以炭火热烤,香味扑鼻。

“看不见的战线,打不尽的毛线,吃不完的米线。 ”——昆明八十年代的民谣。很多人来云南都会先来一碗过桥米线,殊不知真正当地人吃的最多的却是这种小锅米线,米线是云南的特色小吃,小锅米线则是昆明人最喜欢的米线烹饪方法。米线都是在炭火上用小锅煮沸,里面加入鲜肉和米线。

遥遥在望的高层建筑就是东西对峙的两茎高塔——东寺塔与西寺塔,如果是夜晚光临,则两塔所有佛龛明灯燃起,灿若星河串落,立时令人有天上人间之感。

东寺塔位于今书林街,西寺塔位于今东寺街,两塔原有寺,塔、寺均建于南诏国时代。

彼时城内有常乐寺,寺内塔即东寺塔,又称常乐寺塔,与之相对处有慧光寺,寺内塔称西寺塔,又称慧光寺塔,今寺俱废,塔尚存。

一见面就狂聊不止的老同事。带我们来吃云南特有的傣味火锅,酸辣是云南不能不尝的美食体验。从傍晚一直聊到凌晨,从饭店一直聊到家中,从啤酒一直喝到咖啡,太多太多青春的囧事在一阵又一阵的欢声笑语中如零星的小雨点洒落在我们每个人上扬的脸颊上——一起翘班找神婆算命、一起和领导吵架、一起在酒吧买醉·······想起陈佩斯评价和朱时茂友谊时的一句话:从来都不会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我想真正的友情大概就是如此吧,没有刻意的迎合,也没有那么多煽情的语录,一切是那么的自然。

未完待续······(每周四、五更新)

敬请期待下一期:既可以朝九晚五,又可以浪迹天涯——昆明篇(二)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