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语言里处理因不同 morpheme 相连而造成两个相同元音相连的不同方式

有的语言里会形成事实上的长元音;


有的语言没有长元音的音位所以事实上没有变化;


有的语言里会自动在这么两个 morpheme 间插入一个类似声门音的玩意儿;


有的语言会直接崩掉。




第一种比如日语

可愛い(かわいい)、良い(いい)之类的例子嫑太多;极端一点的像 大奥(おおおく)。


第二种比如西班牙语

像 roer 的一个变位 roo,和 *ro 这个拼写的发音是一样的。当然这种情况在西班牙语里相对较少。

西班牙语里能出现 mi hijo → mijo 这种造词方式也是这个原因。

再者,西班牙语里以重读 a 开头的阴性名词,单数定冠词甭 la 而用 el(比如 el agua;el águila)也是这个原因——如果用 la,就会和 *lagua、*láguila 读音一样,即 la 重读——但冠词是不重读的,所以改用 el。


第三种比如汉语普通话和阿美语

普通话:比如「意义(/iˀi/)」。这个音标描述也不一定准确,但绝对不会像日语 良い 那样变为事实上的长元音。

阿美语:比如 maan,【什么】,/maˈˀan/。阿美语音节结构 (C)V(C),V 事实上就是单个元音字母。它是一种坚决抵制长元音和复元音的语言,任何即将形成长元音和复元音的地方都会有类似声门音的玩意儿出现


第四种比如切罗基语

切罗基语是有短元音和长元音对立的。不过如果即将形成三倍(或更多倍)短元音长度的非法长元音——就会崩掉。但具体怎么个崩法呢;因为这门语言太难,各种音变规律性很低,我只能直接在书里找现成的例子:


ᏂᎦᏰᏥᏬᏂᏍᎨᎢ

意思是【直到有(些)人与他谈过话】,拉丁转写 nigayejiwóoniisgéeʔi,拆分语素 ni-gaa-aji-wóoniisg-éʔi。

ni- 是 partitive 先代词前缀,简单粗暴理解为【已经】。

gaa- 是 negative time 先代词前缀,大概就是【在某个时间之前的否定】,即【直到某个时间才怎么怎么】。

aji- 是 object focus 代词前缀的三人称单数形式。object focus 代词前缀略有点像被动句,是强调逻辑上的受事者而不关心施事者的语法形式。

-wóoniisg 是【交谈、谈话】的 incompletive 词干,表示动作未完成。

-éʔi 是 non-experienced past 最终后缀,表示其附着的动词的动作不是说话者亲身经历的。

——说了这么多废话,举这个例子的目的其实只是 gaa- + aji- 变成 gayeji- 这个崩得莫名其妙的音变。后面再举几个例子,但就不做无用的语法分析了。

ᏙᎾᏓᎪᎲᎢ

意思是【(对单人的)再见】,字面意思是【我们俩要在将来互相看到对方】,拉丁转写 doonadaagoohvvʔi,拆分语素 dee-ii-iinii-adaad-gooh-vvʔi。

dee- + ii- + iinii- 这个即将形成六倍长度复元音(其中包含四倍长度长元音)的 ~eeiiii~ 崩成了 ~oo~。

ᎣᏂ ᏥᏓᏯᎢ

【我后面一个(人)】,拉丁转写 ohni jidayááʔi,拆分语素 ohni ji-da-a-aaʔi。

da- + a- + -aaʔi 这个即将形成四倍长度长元音的 ~aaaa~ 崩成了 ~áá~——这个看起来好像很简单是叭?但切罗基语是一种声调语言,拉丁转写里不标 diacritic 时表示低(low)声调(调值 2),而像 áá 这种是高降(highfall)声调(调值 53)。

最后再来个看起来和第一个例子有点像的

我先放拆分词素:ni-gaa-agi-adiitah-v'v'ʔi(因为字母 v 上打不出 acute accent 所以用「'」代替)。

根据第一个例子的 gaa- + aji- 变成 gayeji-,这个例子里的 gaa- + agi- 是不是应该变成 gayegi- 呢?

——如果是的话我还会举这个例子?——最后这个词是ᏂᎬᏆᏗᏔᎲᎢ,【直到我喝过水】,拉丁转写 nigvvquadiitahv'v'i。其中,gaa- + agi- + -a~变成了 gvvqua~(因为切罗基语里 *qu~ 不是个完整音节所以把动词的首音节 a 也写出来了,以组成音节 qua)。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