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造难忘的人物》:结合流量剧《庆余年》进行解读

(文/亦浓)


图片发自简书App


01.导语

最近看了几部电视剧:《没有秘密的你》、《庆余年》、《鹤唳华亭》,三部剧中最喜欢的是《庆余年》,三部剧中的各位主演都是比较给力的,综合比较,《庆余年》胜出。

究其原因,《庆余年》胜在剧中很多老戏骨,还有自带光环的小戏骨(比如)从主角到配角,各凭本事,每个角色表演得都很有张力,角色贴合剧情饱满丰富,令人过目难忘。

最近也在看一本书,颇有感悟。

我一直在想,好的演员或导演,是否也都看过这一本好书?那就是《创造难忘的人物》。

《创造难忘的人物》作者为好莱坞资深编剧顾问琳达·西格,作者从1981年起为2000多部剧本和100多部电影担任策划咨询工作。并在30多个国家教授剧本写作。

“这本书的基本要点能帮助我们理解角色,把角色纳入剧本。它提出了一些能够为写作者带来灵感的问题。它是一份宝贵的工具,能够在电影创造出栩栩如生、令人难忘的人物。”

“如果你是写作新手,那么这些过程将有助于你明白在没有灵感时如何应对。即使你是位有经验的作者,你也偶尔会发现笔下的某个人物不能成立,纳闷回顾一下这些过程将有助于你理解自己凭本能所做的事情。”

本书的目的在于促进你的创作过程,使你通过它最终创造出有力的、立体的、难忘的人物。

03.研究人物:

创造人物的第一步是研究人物。

观众或读者看到的人物,相当于冰山一角,只占对人物全部认识的十分之一。体现一个人物的饱满,作者则需要研究透彻人物冰山下的部分。

这就是为什么,作为初学写作的人,有经验的导师会建议他先写自己熟悉的人,只有了解了所创造人物的方方面面,从人物的个性、心理、所处的环境、背景、文化的影响,才能在创造人物过程中对于人物的细节做到心中有数。

正如文中所说“文化背景决定了人物说话的节奏、语法和词汇。”

介于文中提及的电影电视案例大多是七十年代国外影片,我就结合最近看过的网剧《庆余年》分析书中内容。

案例1:演员王阳扮演的鉴查院四处滕梓荆作为分析参考。

滕梓荆在得知范闲帮了大忙(去鉴查院索取案卷有眉目)后,感恩回报那段话:

滕梓荆:这件事算我欠你的。

范闲:怎么人人都欠我的啊。

滕梓荆:这样吧,我替你杀个人吧。

范闲:杀……杀谁?

范闲:我刚来京都没两天,人都不认识几个。

滕梓荆:把柳如玉杀了吧,澹州刺杀她有很大嫌疑。

范闲:太子也有嫌疑呀。

滕梓荆:杀太子难度大了些。

滕梓荆(很当真):我们得好好筹谋一下。

范闲(无奈):我们能正常聊个天吗?

滕梓荆:我没别的手艺了。

范闲:我也没让你卖艺。

范闲:当然也不要你卖身。

滕梓荆:我还是帮你杀个人吧。

剧中的滕梓荆这一段话基本都是用的短句子、急促而节奏感强,结合演员不苟言笑、严肃认真的语气,活灵活现演绎出了一位不善于言辞,除通过武力(杀人)无以为报男主恩情的杀手形象。

案例2:再看另外一名配角五竹叔

根据剧情,五竹叔是一名高级的仿真智能机器人,会高超变幻莫测的武术(剑术)。五竹叔的对白,也是简洁、不拖泥带水,但他的简洁,与滕梓荆的简单又不一样,五竹叔的语调节奏相对比较缓慢、咬字生硬一些(机器人感情再丰富也毕竟异于常人嘛)。

“小姐当年翻过”“紧要东西都在里面”“我不记得了”五竹叔的语气不含感情,听来甚至有一点点呆萌的感觉,对,就像是一个大玩具玩偶在说话。

“文似看山不喜平”,创造人物也是这样。

书中指出“你必须做些研究才能保证他们的文化得到真实的反映,才能保证你创造的人物是有区别的,而不只是说话做事都一样的不同名字而已。”

地域和职业,也是影响人物创造的主要原因:

研究一个人物要比写出来耗费的时间更长。书中举证一些创作者,耗费7年去研究,而写作剧本则只用了3个月。“磨刀不误砍柴工”“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都是这个道理吧。

还是以《庆余年》中人物为例。

《庆余年》中的不可或缺的小人物王启年。

王启年,鉴查院文书。人物特点:贪财、胆小、怕老婆,表象看来,似乎对上级有些阿谀逢迎,但其实潜藏本质是“讲义气、有正义感”,遇到真正危难也是不畏艰险迎难而上的,当然因难而上的时候会有口头禅“有银子吗?”

演员如何体现的呢?或者,观众是如何看出来的呢?

王启年一出场,就是在男主范闲初到京都遇到的第一人就是王启年,彼时,王启年卖给了范闲一张京都地图,好像是三两银子。

范闲打开地图,惊觉被骗。后来在鉴查院查滕梓荆家人档案时第二次遇到王启年。当然,可以帮范闲调档,但是还是,需要“银子”。

帮助范闲追踪司理理,“五十两银子、外加一头牛。”,但正式干活时则是追踪器具一应俱全毫不含糊。

“你看那朵云……像不像一堆银子?这要是银子多好,我要将这堆银子拿回家,那我老婆和女儿……”

言谈之间、或者不说话仅仅凭借动作表情,均能将一个油滑、贪钱,却不失正义的形象跃然观众眼前。

王启年这个人物的个性特点贪财,对钱财敏感,但每个演员饰演角色却又有不同的特点,“一千人演哈姆雷特,就会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选角色是导演的事情,如何把握好人物的热点(共性的、个性的),则是演员的个人 修养。

同样,写作者创作出的人物,演员根据自己的体会去演绎这个人物,则由写作者和演员对人物的理解差异所决定。

写作者需要通过自己对所创造的人物的全方面研究,去明确这个人物的特点。“在写作可表演的描写的时候,重点在于,既要够笼统,这样很多演员都能饰演这一角色,又要够特别,这样才能创造出明确的人物。”

演员也需要通过对人物的了解,通过一些细节的处理和表现,深化人物,完整呈现在观众面前。

《庆余年》剧情并不复杂,不过是一个现代肌无力青年偶然穿越至另外一个古代世界,通过娘亲之前的一些皇牌好友的的暗中协助,逐步打怪升级的过程,大功告成之后退隐山林。

剧情不很新颖,但架不住各个人物鲜明,该剧的成功,大牌老戏骨的加盟,是其中一个主要原因。

正因为老戏骨们的加盟,老戏骨们演戏的修养和经验,决定了他们在接到剧本时,对人物的了解势必经过千锤百炼的体会和研究(或许也是基于多年的表演沉淀,庖丁解牛般轻车熟路),表演才不会浮于表象。

有了一个个性格各异个性鲜明、表现力强的多样角色,赋予剧情中各个人物更加饱满的艺术形象,令人难忘的人物 ,是观众能够按集跟进的主要动力。

否则,想一下剧情结果就是个大团圆的结局,若人物不够丰满,苍白无力,味同嚼蜡,观众大可不必跟踪追更,等剧演完看看结果罢了。

如何创造出难忘的人物?《庆余年》中两个小演员的表演对比,可以作为示例。

饰演小范闲的韩昊霖与饰演护卫滕梓荆的儿子的小演员比较,可看出二者对角色的表现力的差异,此处不做详解,有兴趣的可以调出来看看。

实际上,滕梓荆儿子与小范闲出场镜头相比,篇幅稍长,但在观众心目中感受,小范闲的演绎宽度和深度可圈可点之处较多,形成了篇幅很满的错觉,或者是,可回味之处良多。

04. 定义人物:一致性与矛盾性

《如何创造出难忘的人物》书中第二点重要内容,就是“定义人物”:人物的矛盾性和统一性。

书中“你可能就会想到这个人的其他细节——令人惊奇的、不合理的、矛盾的细节。你最理性的朋友喜欢戴傻里傻气的帽子;你最凭感觉行事的朋友业余时间阅读天文学书;你感情最丰富的的朋友痛恨虫子……”

书中给出了一些方法:

“观察、粗线条刻画、寻找人物核心以创造人物的合理性;寻找人物的矛盾之处,以创造人物的复杂性;添加情感、态度和价值观,以进一步充实人物;添加细节使人物非凡而独特。”

仍是以《庆余年》中人物为例。

吴刚饰演的监察院院长陈萍萍,属于庆帝亲自授权,居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他表面狠辣无情,内心温润有情,精心抚育范闲母亲叶轻眉留下的小花,如同精心呵护和培养范闲 “化作青烟点明灯”。

被人利用、空有蛮力、杀人不眨眼的程巨树,在被范闲所杀之前,轻轻抚摸滕梓荆儿子额头的镜头。这领盒饭之前一抹最后的温情令观众泪目,也令该人物的塑造更加饱满。无论什么人,终究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

男主范闲也是个矛盾人物。

从一开始,为了退婚,所作出的一系列纨绔子弟的“混账事”,到后来误会解除后的补救措施;从一开始遇事沉稳冷静、应对任何困境游刃有余,到亲眼所见滕梓荆为救他被杀后,似乎性情大变,得知凶手是婉儿的二哥也气势汹汹的要去复仇。

这些也是这个人物的矛盾性。

05.添加价值观、态度和情感:

“如果你创造的人物只有连贯性,那么他们仍然会是立体的。如果你添加了一些矛盾性,那么你的人物就会独特得多。如果你想进一步深化人物,那么还有其他一些你可以添加的品质——你可以在价值观、态度和情感上拓展他们。”

程巨树的死之所以令人泪目。

因为他留给观众的最后温情:滕梓荆儿子给了他常人不曾给过他的温情,他为了这一点点温情,摸了摸孩子的的脑袋后赴死(到最后被范闲所杀,没有做垂死反击)。

滕梓荆的死同样令观众泪目。

在此之前,滕梓荆对范闲说,我这条命是留给我的家人的,你若有危险,我第一个逃命。但真到了紧急关头,滕梓荆还是为了范闲先走而舍弃了自己,他是把范闲当做了自己的家人。

这两个人物,均是增加了“情感”,对人物进行情感的拓展,观众会对人物产生“移情”,并代入其中,感受到不舍。

所以,对于滕梓荆死的那一集,有的观众就遗憾,希望导演让他能够“起死回生”。这就是“移情”的作用,这时候,演员演绎的这个人物就成功了。

“态度是笑料乃至戏剧情境的关键。如果态度不清晰,剧本就会平淡乏味。”“人物会把何种态度带入情境?”

范思辙被父亲打得手疼“如果放点钱就不疼了。”挤眉弄眼撒娇卖萌。

得知范闲每月给滕梓荆五十两银子,范思辙瞪大双眼“他真给你五十两啊!”转身就对范闲说“……要不然让他当少爷,我给你当护卫得了”“你出书,我弄铺面。”

官府过来抓范闲,范若若递给范思辙一把大剪刀“这跟你的气质很配。”范思辙一愣,继而抓住剪刀就冲出去……

贪财、不忘义、头脑简单(但算数精明)、善良、搞笑的人物形象活灵活现。

06.细化人物:

通过细节描写来细化人物。“千人千面,正是小细节使人物独特和非凡,才能使人物成为原创性的、独一无二的。”

《庆余年》第24集:范闲、范若若、姨娘柳如玉,在侯公公的引领下,见过各宫娘娘。

三皇子生母宜贵嫔,留恋亲情,在范闲乖巧的叫她“柳姨”,将宜贵嫔哄得是心花怒放,拉着范闲不松手。

二皇子生母淑贵妃,书卷气,满屋书架,范闲随手抽出一本,淑贵妃携书边看边款款而出,不经意瞟一眼书架就发现少了一本书,见到范闲表情本来淡淡的,但看到了范闲面前的书,马上皱眉收起来令宫女放好,并清晰地说出存放在书架的位置,真书痴也!

待听到范闲敷衍“我与二皇子一见如故。”“你大约是被他骗了,我这个儿子从不与人一见如故。”真性情也!

大皇子生母宁才人舞刀弄棒英姿飒爽,对范闲评头论足口没遮拦,并捏捏范闲胳膊嫌弃他太瘦,看在婉儿喜欢也就罢了,三两句话预备打发范闲二人离开,侯公公提醒,饭后需要到太后处。

宁才人恍然大悟“原来你们是来吃饭的。”范闲不好意思。

传膳后,还有主食,是给范闲预备的,主食端出,范闲吃惊得差点儿瞪破眼珠子,一大盆顶尖的米饭……

宜贵嫔、淑贵妃、宁才人,三位后宫娘娘的扮演者,通过不同的细节表现,将三位人物的个性鲜明的呈现在了观众眼前。

同样,另外一位配角在本集中也有不俗的表现。

在见宁才人之前,范若若就将宁才人因得罪太后被从妃位贬为才人告知范闲,范闲“这老太太还挺小心眼的”,侯公公咳嗽二声示意范闲,范闲无觉,继续口没遮拦说起了大皇子手握兵权,有望争储……

侯公公无奈“我说范大公子”唯唯诺诺抬头偷瞄一眼范闲。

然后范闲继续吐槽。侯公公“我说范大爷……老奴这条命还没活够哪!”无奈的眼神,委屈吧啦的表情很是到位。

第28集,王启年送锁匠出城那个镜头,锁匠夺走王启年手中马缰绳,王启年眼中不舍、手下不松,最后被锁匠一把夺去……

王启年“好好,你走吧。”作势把马缰绳收回,预备牵马返回。

锁匠“马不是送给我的吗?说好了送给我的!”夺缰绳,王启年“你知道这马化了我多少钱吗?”二人拉拉扯扯多有不舍。

人物细节的表现,在另外一部电视剧《你和我的倾城时光》里也能感受到。

片中金瀚扮演的霸道总裁厉致诚作为退伍特种兵,在承担家族服装业务,一言一行,坐下起立,演员均不忘记以军人姿态的细节示人。

与对手谈判时坐姿、采访他时讲到喜欢的女友“像九五式步枪一样,小巧,有爆发力”,向林浅(赵丽颖饰)表白“你愿意做我的战友吗?就好比我是司令,你是副官,你就一直跟着我,屁颠屁颠的那种”

07.幕后故事,有助于增加对人物的行为进行理解

比如《庆余年》 中长公主为何如此讨厌范闲,几欲置其于死地?看到最后我们发现,她不仅仅是是因为范闲的到来将剥夺她的内库掌控权,究其根源,是范闲之母叶轻眉是庆帝曾深爱的女人,而长公主对庆帝爱而不得。

金瀚、戚薇主演的爱情甜剧《没有秘密的你》,以与年龄不相符的少年老成著称的江夏(金瀚饰)在得知李俊伟被无罪释放时,不计后果(不报警)独自赴约去找李俊伟,似乎与人设不符。

幕后信息:少年时的江夏曾经承诺林星然“我会保护你”,结果,在江夏的严密保护之下,林星然的母亲仍然被李俊伟设计杀害。于是,江夏恐李俊伟继续疯狂报复,遂改变沉稳作风,单刀赴会。

书中指出“幕后故事能持续第丰富、拓展和深化人物。这往往是创造可信人物的关键”。

把握了人物过去的经历,就掌控了人物未来的行为。

08.总结:

理解人物心理、创造人物关系、添加辅助人物和次要人物、对白的写作……等等,在这本书都有详尽的描述。

关于本书,我这里只提炼几点结合《庆余年》等近期火爆网剧加以详解,其他几点限于篇幅不做点评。

如何创造出难忘的人物,全书内容丰富,重点内容多多,每一条都值得写作者深入研究学习。当然,作者作为资深编剧顾问,该书更值得演艺界朋友作为入门教材之用。

正如《雨人》的编剧巴里·莫罗对此书的评价:

“在这本书里,琳达·西格手把手带着我们探索戏剧的核心——剧中人,他们会教会我们关于自身的东西。这本书真是独特、令人着迷。对每一位认真的写作者来说,这是必读之书。”

《证人》、《星球大战》的选角导演戴安娜·克里滕登评价它“这本书是一个宝贵的资源,能创造丰满而吸引演员的人物。”

想成为一名好的写手(特别是写影评、剧评、书评),或者,想成为一名能够塑造出难忘角色、令观众印象深刻的好演员,那就去读这本书吧,它的名字叫《创造难忘的人物》。

看本书,针对每一条研读,写手、演员都必将获益匪浅。嗯嗯,去读吧!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