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于六年前

96
小尾巴VIP
2017.04.28 09:13* 字数 3009

都说2012年是世界末日,于是我死于2012年。

这一年,我从教学楼五楼跳了下去,并没有向网上说的那样沿路窗户透视着别人的不幸,匆匆的风声模糊的双眼根本看不清任何的风景,我以为迎接我的不过是炸裂的脑浆,飞奔的鲜血以及看客的尖叫声。可是人生就是那么的尴尬,侧躺在医院病床上,耳边不断传来爸妈争论不休的声音,我没有说话直到护士进来向爸妈表示他们吵到了病人的休息,把他们带了出去。我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闭着眼睛,就像我永远不会再醒来一样,即使我能听到旁边病人的哀呼声,护士机器的叮嘱声,走廊上来回的踢踏声。可是我依旧一动不动,仿佛就此逝去~

“我知道你醒了,没有什么要和我说的吗?”身边响起了声音。

“......”

“爸回去了,你休息休息,我下午再来。”他说完就起身走了。

而我依旧一动没动。

就在我以为我会一辈子躺下去时,她来了。

她是谁?我的姐姐!那个有着好成绩,好样貌,好身材;有着长辈们的期许;有着父母一贯宠爱的我的姐姐,我的亲姐姐。但我从没叫过她,我只叫她的名字。

“你打算这样躺到什么时候,我知道你为什么这样,想要的就去努力争取,不要以这种方式来博取你想要的,不值得。”她走过来直接拉起我,也不管我痛不痛,也不管周围人的眼光就直接对着我厉声说道:“这样的你最让人不耻,你这样躺一辈子,还不如去死,至少死了还可以得到别人的怜惜,可是这样躺着的你只会得到厌恶。”

我突然感到愤怒,我朝她吼道:“我不是跳楼了吗?没让你们救我,既然救了我就别怪我没死成”。许久没说话的嗓子受到突如其来的挤压使我剧烈咳嗽起来。我并没有压抑,有一种想把身体里的一切都咳出来。

护士听到声音跑过来拉开她,生气的说道:“病人的情绪本来就不好,你还这样,你不想她好了。赶紧出去。”

然后替我叫来医生,一阵乱七八糟的检查,测试,折腾的就剩一口气的时候终于回到了病床上。侧头看到她还没走,在门口跟护士说话,看样子是被训了。突然感到一丝高兴,看,你也是会为了我被训的。果然你还是转身走了,心里想着我才应该对你不屑呢?你也不过如此。

过了一会儿,在我快睡着时你又来了,手里拎着个袋子。一股食物的香味犹然向我飘来。你坐在我床边说“起来喝点粥吧。热乎的。”

“不喝,你自己喝吧。喝完回去吧,我要睡觉了。”我躺在床上连头都没回一下。

“我请了几天假,照顾你。你有什么需要就跟我说。”她不仅不走还在我旁边看起来书。

“随便你”说完我就睡觉了,心里想着你不会坚持多久的。

一觉睡醒转身一看身边没有谁,不意外。本来就应该这样才对。起身上个厕所,花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到厕所门口,我的肋骨啊,痛死了。突然走廊响起一阵跑步声,还没等我回头就被人从后面直接扳过去,麻蛋,身体突然变得舒适了,然后一阵头晕目眩,直接晕死过去,心里想的却是下次绝不跳楼了。割腕好了.......

晃晃悠悠醒来,又看到一脸哀哀凄凄的她。她看我醒了一脸自责的说:“你没事吧。对不起。”

我看她这样子突然开口说:“又被护士训了。”

她不好意思的说:“嗯。”

我面无表情的说道:“习惯就好。”

她以为我在怪她,赶紧解释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去了趟厕所,回来看你不在床上有点担心。”

“你担心什么。我这身躯去不了天台。”

她居然续了一口气说:“那就好。”

我擦,怎么有种她是故意这样做的。不对,我突然看着她,严肃的说:“我为什么现在不想上厕所了”。

她突然小心翼翼地说:“没关系的,我已经帮你换了衣服了。医生也让我下次别这样了”。

我恶狠狠地说:“X,算你狠。”突然再一次觉得生无可恋了,居然连医生都知道了。唉,还是应该割腕的。

就这样过了几天,她就回去上学了。没办法要高考了,这里耽误不了她。

我也没有在医院待多久就回了家,即使我伤的很重我也很快回了家,并不是我有多讨厌医院,我还很喜欢闻医院的味道,觉得那是最纯粹的生命味道。可是没办法我必须回家,因为家里负债累累无法承载我的医疗费用。我没有挣扎,很平静的回了老家,因为我已经习惯了被对待,在老一辈重男轻女的旧习下最困难的不是身为女生,而是身为女生还处在第二这个位置上,我们所要承受的是没有户口,躲避检查,随处的床,以及“多余的孩子”的称呼。

回到家,躺在床上。外婆来看我,哭着说我:“妮儿,你怎么这么傻,你这样不是让外婆难受吗?父母的事你别管,你好好休息。”

我对外婆说:“外婆,我好累,想睡会”。

外婆说:“好,你好好休息。晚上想吃点什么?”

“医生说清淡的就好”

“好的”外婆说完起身替我关上了房门。

外婆以为我是因为父母离婚才这样做的,其实并不是,对于我来说父母离婚不至于如此大的打击,只是因为:“我的母亲为了二百元对我说------我应该在你出生时就把你淹死”。

母亲,我曾经最崇拜的人。她带我走进了黑暗。

父亲常年外出工作,母亲在家带我们。而我的性子也最像母亲,霸道,闹腾,暴脾气。从小就带领一帮小伙伴打打闹闹。就算经常被母亲打骂,被村里人说我难伺候,我也依旧一如既往,至少全村都认识我,这不是很好吗?即使小学因为弟弟转学,初中因为母亲没考试,即使母亲从不检查我的作业,即使每次跟姐姐跟弟弟打架都是我的错,即使这么多的即使,但都无法磨灭我对母亲的崇拜,母亲会骑摩托车,会开拖拉机,会种田,会做饭,会打扮,会做人,亲戚家任何一家有什么事第一个想到的绝对是母亲,家族里不管学习好的还是调皮的孩子都喜欢我母亲。我一直觉得母亲就是我想要成为的那种人。

可是,人啊,总是向往外面。也许是在家呆久了,致使母亲变了,不是突然的改变,而是一点一点的变化着.....就如温水煮青蛙,等到发现时已经到了无法挽留的地步。

父亲去了新加坡工作了两年,等他回来什么都变了。这两年母亲学会了上网,学会了赌博,学会了抽烟,学会了出轨;这两年母亲不仅赌光了父亲的所有积蓄,还外欠大笔数额,父亲回来依旧被母亲骗光了所有钱,骗离婚,出轨,骗亲戚的钱,为了钱可以打骂姐妹,为了钱可以让自己70多岁的母亲在炎热夏天外出打钱,为了钱可以让自己的孩子暑假在家吃了两个月的泡面,为了钱可以不在乎孩子有没有学费,生活费,为了钱也可以让自己的孩子去死,最后呢?也不过是远走他乡,至此不回罢了。

晚上外婆送来了玉米粥,很好喝。外婆很难过,我看的出来,外婆是我唯一爱的亲人,从小在她身边长大,她总是很护着每个孩子。

外婆又哭了,我第一次后悔了:“外婆,对不起。”

外婆哭着说:“妮儿,外婆心疼你们啊。”

我挣扎着起来抱着外婆哭这说:“外婆,我摔得那么痛,没哭。我那么痛苦,没哭。即使我的母亲因为200元让我去死,我也没哭,可是外婆你让我哭了。”

“妮儿,你放心。你还有外婆,外婆不会不要你的。”

那天晚上,我跟外婆哭了很久,聊了很久。也是那天晚上我放弃了自杀,但是我终究变了。

我变得孤独,我发现我越来越喜欢孤独,我的手机可以一直不响,我不知道蛋糕的味道,我下雨不会打伞,我回家不会坐车即使我一个人在路边走到天黑,周末我总喜欢锁上门待在家里,生病从不买药,没钱买吃的,在床上躺了三天,我开始不在乎任何事,在我眼中一切都变得无所谓了。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我不在接母亲的电话,再也不见母亲,再也不见那个我曾经最爱的人。

六年过去了,我经历太多事。可我依旧是那个走在黑暗中的人,不再是因为母亲,只是因为习惯了,而不愿意改变。在这六年里,我和姐姐因为一些事变得亲密了,那些事让我知道姐姐也不是那么一帆风顺,我开始理解我的父亲,尽管他依旧那么唠嗑,我更爱我的外婆,因为她还是那么可爱。我也没有忘记我的母亲,我一辈子都忘不掉这个给了我生命,又带我走进黑暗的女人。


合家欢
小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