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调维修工

一个女人中午给我打电话,说她家空调出现故障,不能运行,让我尽早赶到。

当时我正在拆卸一台空调外机,客户不留心打开窗户,撞到我的胳膊,我左手拿着的检测仪差点掉落,下意识用右手去抓,结果手机从八楼掉了下去。

客户是个奶奶,此刻惊慌失措,十分自责。她说忘记有人在修空调,听见声音,就来看看。

等我修好爬回屋里,奶奶已经煮了一碗面,我吃了面,她又切好水果端到眼前。

吃完要走,奶奶拉着我,让我午休之后再出门。

我过意不去,推说有事。拎着工具正要离开,奶奶从折叠的方巾里拿出两百块钱,塞到我手里,问我够不够。

我见方巾里还有一张十块,拿了过来,将两百还她,说够了。

奶奶追到楼梯口,一直祝我好人一生平安。

我到楼下找了许久,找不着手机卡。

我到营业厅买了一把手机,在椅子上睡了一个钟头,直到有人上班,才补了卡,给先前的女人回电话,讲了缘由,赶去她居住的富人小区。

按了门铃以后,一个中年男人给我开了门,女主人在里间,一边暴躁地责怪我,一边往外走。

她出来看了我一眼,没有继续骂。

男主人领我到卧室,打开空调,有风,但是不冷。

我说,外机在哪里?

他推开窗户,往外探身,说,这里。

我去厅里拿工具,他跟在身后,说,你先喝杯水。

我说,不用。

他说,不急,看你一身汗,先休息一下。

我在沙发坐下,他递给我一根烟,我说我不抽。

女主人倒了一杯水给我,然后走进厨房里。

他自己点了烟,吸了一口,说,小伙子,干这行很辛苦吧?

我说,还行。

他说,看你样子,刚毕业?

我说,毕业六七年了。

他说,大学?

我说,是。

他说,那跟我爱人差不多岁数。大学生怎么做这行?

我说,做什么都一样,总得有人做。

他看了看手表,说,那这里就麻烦你,我有个会,得先离开。

他拎着皮包出门时,我也拎着工具袋翻到了墙外。

女主人探出脑袋问我,不用系安全绳吗,这里可是三楼。

我说,不用,你帮我把电源关了。

她说,总电源吗?

我说,空调的电源就行。

她说,那我还是关掉总电源吧,比较安全。

她再过来时,在我头上打了一把伞。

我说,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她说,我不忙。

我说,不用遮我。

她说,太热了,我在屋里都受不了,你还在太阳底下晒。

我说,我不怕晒。

她笑了一下,说,怪不得你现在这么黑。

我没说话。

她说,干嘛要做这么危险的工作?

我说,这没什么。

半个小时以后,我爬回房间,洗了手,接通电源,在卧室里盯着空调看。

女主人说,随便坐,没关系。

卧室里没有椅子,只有床。

我说,不用,我就等等看能不能正常制冷。

她说,我爸前几天过来,带了一些虾,我去给你做一盘椒盐虾?

我说,不用,我不吃。

她说,你以前不是最爱吃这个?

我在空调风口举起手,说,你看,修好了。

她说,那我做好,你带回家吧。

我说,压缩机过热保护,我换了电容,和其它一些小配件,一百六,氨不多,我加了一点,五十,总共两百一,收你两百。

我接过钱,收拾好工具,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她说,以前的事,对不起。

我深吸一口气,转身对她说,你们的空调应该清洗一下,内机很脏了,会有细菌,空气不好,外机也是,这样会导致散热不好,容易故障。单洗外机,是六十,内外都洗,八十或者一百,大概这个价钱。

她说,你帮我洗一下吧。

我说,我没有带工具。

她说,那你明天这个时候来吧。

我说,你叫别人吧,我没空。

她说,也好。那,你什么时候有空,我请你吃个饭。

我说,冬天。

她说,好啊,那冬天再约。

这一天我跑了九个地方,一直忙到晚上八点,才去吃饭。

快餐店老板的爸爸在一边看报纸,问我,最近生意好?

我说,是啊,一整年就这个时候最热。

他说,身体顾着点。

我只吃了几口,没有食欲。

他放下报纸,说,你是中暑了,我来给你刮刮痧。

我说,你行?

他说,当然,老子年轻时候是医生,赤脚的。

刮痧以后,已经将近九点,我告别老人家,到厂门口等我老婆。

她和往常一样,加班出来时,一脸倦容。

我搂着她肩膀,带她到海边一家小店。

我点了几个她爱吃的小菜,和一打啤酒。

她说,要买房了,别这样花钱。

我感到心情愉悦,开心地冲她笑了一下。

她问,遇到什么好事了?

我说,今天你生日。

她也笑了,说,那也不要这么破费。

我说,我好久没有请你吃饭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