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鲟娘子与吟诗少年:渣男之家识别指南

96
南下的夏天 F82ed9ce c6c9 453f b65a 6eefbd7bf588
2017.09.26 16:20* 字数 6018
对!我没写错,是白鲟娘子,不是白娘子!


■ 01

《傲慢与偏见》的开篇便是,“有钱的单身汉总要娶位太太,这是一条举世公认的真理”。

这句开头家喻户晓的程度简直堪比狄更斯《双城记》的那段“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

其实,婚恋名著《傲慢与偏见》的开篇简直可以套用至神仙鬼狐的感情世界,“多情的女仙/女鬼/精灵总要寻位书生,这是一条举鬼狐界公认的真理”。

比如聂小倩和宁采臣、白素贞和许仙、牡丹花仙和常大用、画皮女鬼要吃的也是一位书生。

究其原因,大约因为漫长的封建社会,“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

文学作品总是关乎现实的描绘、反映、投射与改写,就像《傲慢与偏见》的主要矛盾激发点便是“限定继承”制度,直接导致贝内特家的五个女儿面临贫穷。

扯了这么多,只是想说本文标题中的白鲟娘子,也非常符合修炼成精的女性,一定要寻位书生的定律。

这位白鲟娘子出自《聊斋志异》中的故事《白秋练》,人类的名字便是白秋练,她当真找到了一位书生,并且还是一位特别会吟诗的文艺少年。

然而,白鲟娘子虽然也和文艺少年吟诗作对,蒲松龄先生还狠狠撒了几把狗粮。但是白鲟娘子婚后并不幸福。原因便在于她不幸嫁入渣男之家。

《聊斋志异》虽然成书于300年前,但世事与情爱大约一贯相通,警醒世人的故事总是要从头来读,方才令人心惊。


■ 02

《白秋练》的故事也不复杂,大约只有两三千字。

话说有位商人名为慕小寰,他的儿子慕蟾宫十分喜爱读书,但是慕小寰认为读书太过迂腐,于是便让儿子跟着自己学习经商。

这慕小寰也是非常有个性,在极重科举的时代,让孩子不要读书。可谓故事开篇就塑造了一个迥异于日常的父亲,吊足了读者胃口。

当然此处是个伏笔,后文便会说到慕小寰是何等看重商业利润。

慕蟾宫虽然随父经商,但是依旧十分热爱诗书,常常在经商期间于商船上吟诵古文诗赋。

按照如今的说法,这慕蟾宫当真是一位文艺少年。他整付心思也没放在商场。慕小寰无形中充当了儿子“男怕入错行”的人生导师。

此时,修炼多年的水族白鲟白秋练登场了。白鲟天生便是热爱诗书风雅的灵物,诗书属于白鲟一族的天赋技能。

于是,白秋练陡然遇见会吟诗的文艺少年,宛如中了套路般心生爱慕。吟诗少年慕蟾宫看着才貌双全的白鲟娘子,也迅速坠入爱河。

按照广大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故事模式,相恋的二人必须从无坦途,但总要有一个大团圆式的可歌可泣的结局。

于是特别恐怖特别有商人职业尊荣感的慕小寰出场了!慕小寰先是怀疑白秋练居心不正,又嫌弃白秋练母女只是普通渔家。

其实呢,白秋练母亲依龙王之命,掌管洞庭湖行旅,按今天的说法,人家是洞庭湖交通局局长,属于实权职位。

只是人妖殊途,白秋练母女也不可能直接对慕小寰说,我们是白鲟修炼成精,我们不但美丽,精通诗书,还会很多法术哦!

蒲松龄先生总是把故事写得跌宕起伏,在漫长的慕小寰的质疑与反对过程中,白秋练和慕蟾宫先后患了相思病,但探病时,只要对方吟诵起心仪的诗歌,便立刻痊愈。这对情侣当真是文艺至死的典范。

只可惜慕蟾宫虽然挚爱白秋练,但在恋爱过程中,除了对父亲唯唯诺诺,想方设法和白秋练私会之外,从没做过任何有助于缔结婚姻的事情。

可叹身藏法术的白秋练深陷情网,虽然以书占卜,惊现李益《江南曲》四句“嫁得瞿塘贾,朝朝误妾期。早知潮有信,嫁于弄潮儿”。

《江南曲》几乎预示了白秋练日后嫁入慕家的种种不幸,但作为一个正在爱,爱之深的女性,白秋又何尝警醒呢?

白秋练便对文艺少年慕蟾宫说,“我能预知物价,按照我说的话购买货物再去贩卖,一定可以获利颇丰。”

慕蟾宫便建议父亲购买白秋练预知的物品,慕小寰当然将信将疑,毕竟吟诗少年慕蟾宫从来没有做生意的心思,于是只拿出一小部分钱财购买白秋练所言的货物。

谁知回到北方家乡,慕小寰自己采购的货物悉数亏本,幸好有白秋练所言的商品获利颇丰,抵顶了亏损。

慕小寰看到白秋练有此等商业天赋,立刻带着儿子回返洞庭湖,拿出彩礼,请求白秋练母亲将女儿嫁进慕家。

作为高级精灵,白母根本不屑于凡间金银,只是叮嘱慕家善待女儿。

由此可见,白母简直是爱女典范,并且具备高尚的道德风范。其实她何尝不知商家重利,于是万般叮咛。

白秋练随着慕家父子远嫁北国,但央求夫君带上几坛洞庭湖水。婚后的白秋练继续发挥预知特长,帮着慕家赚了不少利润。

嫁入凡间的白秋练每次吃饭都会放些湖水,就像放酱油醋一般。想来鱼类离不开水,吃饭时放些湖水,足以令读者莞尔。

然而,伟大的作家总是会看似不经意地设置一些元素,再让这些元素进射出炫目的火焰。湖水堪称《白秋练》中最精彩的伏笔。

蒲松龄先生接着写道,慕小寰每次去南方做生意,都会带些洞庭湖水回来。

看吧,鱼类离不开的“水”以及往来奔波的“生意”主要寄托于公公身上。

那慕蟾宫呢,他本来就不喜欢做生意,于是当然留在家里,吟诗作对。又过了三四年,白秋练便有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宝宝。

假如故事到此为止,那么《白秋练》充其量只是一篇普通的志异笔记,可以满足广大看官关于猎奇与花好月圆的幻想,却注定无法成为警醒世人、流行至今的名篇。


■ 03

故事很快就来到新高潮,相比于这两幕高潮,前文中慕小寰阻挠一对对文艺青年简直是清风拂面。

有了宝宝后,白秋练忽而哭着要回洞庭(其实是预知到母亲遇上生死大劫),果然到了洞庭遍寻不到白母,却听到渔家在大声叫卖捕捉上岸的巨大白鲟。

白秋练自然知道那白鲟是自己的母亲,但又无法言明自己身份,只好说自己很想放生,请求慕蟾宫买下白鲟。

渔夫狮子开口,索要高价。慕蟾宫整日在家玩乐,当然没有独立经济能力,踌躇不前。

白秋练愤然,“我为慕家赚了多少银子,你如此待我,我不如投湖而死”。

慕蟾宫不敢向父亲要钱,便偷了父亲的银子,买下白鲟放生。

蒲松龄先生终于挑明了慕家的畸形生态——靠儿媳赚钱的商人公公,不思进取的文艺儿子,盗窃父亲钱财去拯救妻子母亲。

事已至此,白秋练为解母亲灾厄,不得不表明身份,告诉慕蟾宫因为自己已然出嫁,无法嫁入龙宫为妃,龙王迁怒于母亲,便将母亲流放。

除非慕蟾宫明日去求路过洞庭的真君,方能免除母亲刑罚。慕蟾宫心中大惊,又害怕自己不能说动神君。

白秋练道,“我若丢下儿子,去往龙宫,富丽堂皇胜过慕家百倍”。

慕蟾宫确认求见真君毫无危险后,终于依照白秋练的请求,为白秋练之母求得免罪符书。

故事至此,当然也不会完结。只因完结于此,完全无法体现前文《江南曲》所隐喻的白秋练的悲剧,卓越的小说家一定会用简洁的寥寥数笔,将文字感观推至极限。

果然,两三年后,又逢慕小寰出外经商,几个月都没回来,而家中储备的洞庭湖水即将用尽。

“湖水用尽”不过短短一句,信息量却非常巨大:

第一,慕蟾宫一点也没吸取教训,依旧不求自立,只让自己的父亲去做生意;

第二,白秋练离了湖水,恐生不测;

第三,既然湖水都要用尽了,慕蟾宫还是被动等待,完全不知自救。

果然湖水用完,白秋练气若游丝,又对慕蟾宫说,“我死后,不要埋葬我,一定要在卯、午、酉三时,为我吟诵杜南的《梦李白》。这样我的尸身就不会腐烂。等到湖水运回,请将我浸入湖水,我便会复活”。

诗歌能让灵物肉身不腐,即便是在鬼狐世界,听起来也是极为荒诞。正因如此,白秋练的死亡几乎是注定的悲剧,幸好作者最后安排了白秋练死而复生,待至慕小寰百年之后,慕家迁往洞庭。

看似圆满的结局冲淡了死亡所隐喻的绝望与惨烈,但这结局也是信息量巨大——吟诗少年慕蟾宫直到父亲过世,才走出家门,开始独立啊!

白鲟娘子与吟诗少年之间的爱情故事至此完结。白秋练可谓是十余卷《聊斋》中与诗歌渊源最深的女性角色,再也没有一位聊斋女性如此因诗而生、因诗而爱、因诗而重回阳世。

蒲松龄先生创作出如此热爱诗歌、婚前深受阻挠、婚后饱受磨难的女性并非空穴来风。


■ 04

诚如本文开头所写,文学是对现实的反映,具体到作家的作品,大多也反映着作家所历经的世事。

仿佛是奥斯汀笔下的乡绅与舞会源自她年少时度过的优渥生活、杜拉斯的枯冷笔调叙述着远去的情人与炎热的越南、侯孝贤用光影复刻着眷村的青春,而贾樟柯立于故乡汾阳的街头,小武、文工团、屠洪纲的歌声像是倒带的光阴,于粗砺的风沙中轰隆驶过。

之于蒲松龄先生,他在71岁那年出席家乡淄川举办的乡饮酒礼时,写过一首七言总结自己的人生,“忆昔狂歌共夕晨,相期矫首跃龙津。谁知一事无成就,共作白头会上人。”

这位卓绝的小说家一生追求科举而不得,七言中沉痛自称“一事无成”。

彼时的一生困顿与志向受阻,让整部《聊斋》蒙上了一层悲剧的面纱,即便大多故事有着一个光明的尾巴,但也因种种惨烈、绝望、以命相搏的情节,而让那一丝光明更像是上苍的施舍与对周遭的反讽。

比如《促织》的结局如斯花团锦簇,但众人皆知那个孩子以精魂化作蛐蛐,死而复生倒像是作者的几分怜悯。

宛若大师委拉斯开兹的画作皆是浸淫于惨淡冷峻的阴影之中,概因他所侍奉的腓力四世是位一生悲情的君主。

白鲟娘子白秋练的艺术形象,其实也是源自蒲松龄先生于现实中遇见的一位女子,顾青霞。

顾青霞是蒲松龄先生好友孙蕙(宇树百)的妾室,孙蕙曾任宝应县县令,蒲松龄应邀前往担当幕宾,这也算是落第的读书人比较体面的出路了。

彼年,蒲松龄得遇能歌善舞、爱好吟诗作诗的顾青霞,他敬重顾青霞才华,对她颇为倾慕。

顾青霞尤善吟诵,蒲松龄写过一首古诗,《为青霞选唐诗绝句白首》,“为选香奁诗百首,篇篇音调麝兰馨”,他精心拣选诗词,便是为了让顾青霞加以吟咏。蒲松龄赞颂顾青霞的吟咏“如披三月柳,斗酒听黄鹂”。

然而,顾青霞虽然才华横溢,但孙蕙更是风流倜傥,侍妾众多,顾青霞也常常遭受冷落。

蒲松龄作为受领孙蕙薪俸的幕宾,亦不能为顾青霞做些什么,只得在《戏酬孙树百》的组诗中这般写道,“漏板依稀夜二更,檀郎何处醉瑶笙?凌波露湿慵无力,斜倚危栏看月明”。词句凄清,当真是诉尽了顾青霞苦盼郎君的落寞与孤寂。

后来孙蕙病逝,顾青霞在悲痛中死于大约三十三岁,蒲松龄为她写下了传闻后世的悼亡之诗《伤顾青霞》,“吟声仿佛耳中存,无复笙歌望墓门。燕子楼中遗剩粉,牡丹亭下吊香魂”。词句华美哀戚,但倾慕之人永埋黄土,再无复生。

或许正是因为蒲松龄先生经历过如此刻骨铭心、执着亦悲情的柏拉图式情感,顾青霞的形象不仅直接体现于擅长吟咏、婚后颇多坎坷的白秋练,更映射在《连城》、《绿衣女》、《宦娘》等《聊斋》名篇。

至于慕蟾宫的身上是不是有着蒲松龄先生关于自身“无能为力”的映射,作为浅薄的后世之人,实在不敢揣测。

无论进行怎样的文本分析与创作背景发掘,之于距离《聊斋志异》三百年的现今读者而言,恐怕无论男女,皆不愿陷入白秋练般,婚前长辈因利促成姻缘、婚后配偶不思进取、赖以生存之物遭遇钳制、起死回生难以期许的婚恋悲剧。

■ 05

诚如文学理论家巴赫金在《小说中的话语》所言的那般,“个人思想意识的形成过程……就是有选择的掌握他人话语的过程”。鉴于小说对教育和发展的强调,巴赫金将小说视为卓越的社会性文本。

保罗·H·弗莱教授进一步阐释道,任何人意识所达成的连贯性都取决于从别人的话语中精选出一个类似于自主的世界观一样的东西。

上述晦涩的学术语言,如果用通俗的语句简而化之便是——优秀的作品必定会让我们有所受益,必然有助于我们形成更完整的思想与观念。

《白秋练》所述的从恋爱直至婚姻的过程,当然可以让我们收获一种实用的技能——如何避免因为婚姻走入渣男/渣女之家。

如果未能认清伴侣之渣,又未能分辨伴侣家庭之渣,那么苦难必定是翻倍的,概因周遭全无半点人间正道的光芒。

首先,请一定确认配偶有没有安身立命的决心与行动。

如此经济社会,如果没有真本事赚取物质,面对灾厄,除了哭除了自杀,大概也当真无路可走。

慕蟾宫便是从没想过安身立命的吟诗少年,父命既然不可违,为了自己将来打算,那也要好好学着做生意。

如果真地喜欢诗书,那就趁着空闲,抓紧读书考取功名。但文中的慕蟾宫偷闲只知吟诗,真抱歉,科举哪里只考诗词呢?

更何况,婚后的慕蟾宫没跟着父亲再去经商,但在家里也没用心备考。完全不具备安身立命本领的慕蟾宫,性格上十分软弱,关键时刻依靠盗窃取得钱财。

在妻子仰赖的湖水用尽之时,只会被动等待,从没想过前往洞庭,取回湖水。白秋练的死亡何尝不是对慕蟾宫不思进取的鞭挞与嘲讽呢?

当然,现代社会各类职业甚是多元,不存在哪种职业一定为“上品”。正所谓王者荣耀的电竞比赛也有千万奖金可拿。

那么区分伴侣到底是玩物丧志还是术业专攻的关窍,就在于观察伴侣到底是研究规律、勤于练习,还是只顾玩乐,常年没有进展。

比如某些人借口经营写作,疏忽本职工作,那么就可以观察到底写出了什么,在这海量发行渠道的时代,如果网文一直扑街,也从没在平台发表爆文,那么大抵此人并非真正想把“写作”经营成安身立命之本。

不去竭力获取安身立命之本,便是毫无真情,因为绵绵情话谁不会说呢?像慕蟾宫那般,确认求见真君毫无危险后,便去领了那既轻松又令妻子开心的差事,实在无法洗白他的“不思进取”。

第二,请一定确认伴侣面对困顿,是否拥有求变的决意。

每个人都喜欢待在舒适圈,这本无可厚非,更何况某些人的舒适圈属于顶配,一辈了不改变也会特别舒服。

但是如慕蟾宫般,眼看着妻了一直需要依靠湖水存活,却从不出门经商带回湖水。

直至在湖水用尽之时,依旧只知等着父亲归来。不知作者留白之处,白鲟娘子是不是满心绝望,恨不得腾云驾雾飞回八百里洞庭。

之于现代男女也是如此,自是有很多人一生平安顺遂,入学、就业、生育、退休,但天有不测风云之时,假如无法践行“困则图变”的真理。那么注定不适合作为终生伴侣。

第三,一定要辨识伴侣的父辈是否具备渣男/渣女之家的元素。

最容易的判定标准便是,伴侣的父辈是否仅将单方面获利作为儿女缔结婚姻的标准。假如是商业或者政治联姻,那么自然不存在单方面获利,双方大可以把各自条件摆在桌面上,各取所需,自担风险。

恐怖者便是慕蟾宫的父亲慕小寰这般,先是在政治权力占主导地位的封建社会,短视地让儿子去学做生意,发现儿子无心经商,也没督促儿子继续学业。

在儿子婚恋方面,完全是看中白秋练的预知物价技能,力主儿子和白秋练成婚。

此种唯利是图的长辈必然会发生日后的白秋练死亡事件。因为慕小寰很可能为了多赚钱而不及时携带湖水回返。

白秋练之死正是隐喻着渣男/渣女之家所带来的终极伤害。

最后,除却睁大眼睛,辨识渣男/渣女之家,对于将要爱恋或者已然爱恋或者目前单身的男女而言,抓牢自己闯荡江湖的本领才是正道。

白秋练便是将自己赖以生存的湖水全然交给夫家,一旦夫家掉了链子,等待她的唯有死亡。

她大约已经遗忘了自己婚前身为高等精灵飞天遁地的本领,又将肉身不腐的一线希望寄托于夫君的吟诗。

假如,慕蟾宫又遇到一位喜欢诗歌的精怪,某天忘记了读诗呢……


PS.

一篇《白秋练》情节曲折,写作手法高明,文本亦是警醒世人,此类篇章《聊斋》中自有不少,唐传奇中也有很多。

只愿偷得浮生半日闲之时,能做一些分享,讲一讲《聊斋》,说一说唐传奇,聊聊它们的写作手法对今人写文的助益。

又想起《聊斋》与唐传奇的经典故事尝有英文译本,假如一次分享谈古说今,又品读译文,得以精进双语,大约也算人生快事。

文| 南下的夏天

图|源自互联网

《聊斋》!人生打怪升级指南!
3.4万字 · 7.0万阅读 · 47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