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与你作伴红尘(50)

第四十九章


坐在刘楠的床上,徐艾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快要超脱了,靠着床栏杆,恨恨的说:“今天真是诸事不顺,诸事不顺。”赵媛倒水回来看着徐艾两只脚上都带着血,大惊小怪的喊道:“你是不是自虐去了。”

“去去去,一句正经话都没有,不知道心疼伤病员啊。”徐艾找到自己的拖鞋换上,絮絮叨叨的说:“一点都不知道爱我,真是的,一点也不爱你了。”随便打了一盆水就准备洗漱,结果不曾发觉,刚刚洗完准备去水房倒水,熄灯时间就已经到了。徐艾还在门口嘟囔着:“秦凡怎么还不回来啊,宿管科的阿姨都该关门了。”结果徐艾话音刚落,秦凡擦着黑进门,一开门的功夫,结结实实的把徐艾给撞了一下,一盆水顺着胸口哗哗哗的流了下来。

秦凡站在门口看着落汤鸡一样的徐艾,目瞪口呆的说:“我真的没有看见你。”

徐艾撇着嘴,说:“我……我今天真的是诸事不顺啊。”剩下两个人借着楼道的灯光看着徐艾狼狈的模样哈哈大笑。

过年的时候徐艾没有回家,眼看课程的安排并没有那么紧凑,徐艾计划着回家一趟,一边逃课,一边请假,换两天自由自在的日子过一过,也缓解一下家里两位老人没有在过年的时候见到自己的不满。打定了主意,徐艾就不会再变更。第二天一大早,风风火火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背囊,带着一个小小的书包,和宿舍里面的姐妹们打了一声招呼,尽量让她们在这几天打好掩护,就一个人上路回家去了。

上一次回家的记忆似乎都已经很久远了,徐艾坐在大巴车上,看着沿路越来越熟悉的风景,本来因为乘车而疲惫的心情慢慢的变得明朗起来,不想麻烦父母来接送自己,徐艾在汽车站下了车,准备步行回家。

很久不回来的感觉,就是看见这座城市的第一眼的时候会觉得很陌生,但是之后又会觉得很美丽,徐艾一边扫视着城区里面新建的建筑,一边想着父母看见自己应该是何种的心情,越想越是雀跃。在超市买了一点水果牛奶,忍不住直接打了一个车,想要以飞奔的姿态赶回家。

回到熟悉的小院,一直养大的土狗远远的就哼哼唧唧的叫起来了,以示欢迎,徐艾赶紧快走了几步,伸手去摸已经有很大很大土狗,亲昵的叫着:“小黑,小黑,恩,老黑同志,是不是很想我啊。”小黑不停的用着猩红的舌头舔着徐艾的手掌,转眼之间白净的手掌上面就是一堆小黑的口水。徐艾无奈的甩了甩一首的口水,故意嫌弃的说:“你知道么?你的口水太多了。不和你玩了,我还得赶紧去看看爸爸妈妈呢,自己乖乖呆着吧。”

穿过院子往家里走,感觉家里面都是静悄悄的,徐艾好奇的推门往里面走去,之间母亲失神的坐在床上,看着徐艾进了门,迟疑了半天才说:“诶,你回来了啊。”然后一脸疲惫的微笑,徐艾看着母亲的神色不太对,但是也笑嘻嘻的说到:“我过年没回来,所以趁着课少专门回来看一看。”

母亲就像是例行公事一样问道:“你饿不饿,家里还有苹果什么的,自己找着吃点。”

“吵架了?”徐艾挨着母亲坐下,看着母亲一脸淡淡的微笑,本来雀跃的心情也变得忽然低沉,心里反复回响的只有一个声音:“家里出事了,出了大事了。”

母亲叹了一口气,正欲说话,大门响动了一下,徐艾一眼观之母亲的脸色变了一变,听着小黑的叫唤声应该是父亲回来了。徐艾站起身来从窗口看着大门的方向,看见父亲推着自行车慢慢的进的门来。父亲放好自行车推门进来就看见徐艾,大声爽朗的说到:“诶呀,姑娘回来了,饿不饿,吃点什么呀,还有鸡蛋什么的。”

徐艾看着父亲的表情,就知道他又喝了几杯,现在说的话就是一种晕晕乎乎状态下的话,平日里面和父母之间本来就不是很亲密,看见父亲这幅样子,更加想要疏离,慢慢地说:“我不饿,不用找东西给我吃了了。”父亲一摇三晃的坐在床上,沉沉睡去。徐艾打量着母亲的神色,心里一沉,说:“家里还好吧?”语气迟疑,神色凝重。

母亲看了徐艾一眼,还是那一副疲倦的笑容,然后起身就要到外面去坐,徐艾不想再说什么,觉得父母之间的事情还是父母来说比较好。从买回来的东西中提了一点水果,说到:“妈妈,我去一趟奶奶家,晚上回来吃饭。”匆匆逃离了这种压抑诡异的气氛。

在奶奶家一直挨到晚上十点左右,徐艾看见奶奶睡意昏沉,只好赶紧抽身离开,踢踏着脚步回去了家门,还没到家门口就远远的听见嘭的一声响,像是重物撞击大门的声音。徐艾心里惊了一下,赶紧快走了几步推门去看,果然不出所料,是母亲和父亲在吵架,一地的狼藉,一片的狼狈,两人持续的谩骂咧咧。徐艾看着眼前的一片,扯出了一个笑容说:“有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说话,非得砸东西呢。”徐艾这一句话不说不要紧,一说反而把战火升级了。父亲站在地上一手插着腰,一边唾沫横飞的骂骂咧咧。徐艾看着父亲已经有点斑白的鬓角,心里很难受,真的不知道这样一个平日里面文质彬彬的父亲怎么能说出来那么多刻薄恶毒的话。母亲终于控制不住情绪哭了出来,但是她的哭泣却隐忍而轻微,好像不想让人看见一般。徐艾冷哼了一声,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来。

战火终于在父亲多门而出的情况下停顿了下来,随着大门嘭的一声被关上,徐艾心惊肉跳的感觉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母亲坐在原地发呆,神色悲凉二凄楚。徐艾直到现在脑袋里面还回响着父亲临走之前的对母亲说的最后一句话:“滚回你家去。”徐艾看着母亲的眼泪一开始就像是断线的珠子,但是之后却慢慢的归于了平静。徐艾不想说话也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就一直默默的看着母亲隐忍着情绪的脸庞发呆。

“身上好冷啊。”徐艾心里默默的说到。似乎想起来小时候,父母亲吵架完事,父亲总会不分时间地点,随便的让自己套一件衣服就背着自己出门。大晚上也好,大冬天也罢,每一次吵架的后果就是徐艾瑟瑟发抖的趴在父亲的背上,一动不动,战战兢兢。生怕一个不察,劈头盖脸的巴掌打下来。所以在徐艾自己的记忆里面,吵架一开始,徐艾就会手脚冰凉,瑟瑟发抖。

“妈妈,你要不然穿一件衣服,我看见你好冷。”徐艾低声说道,本想把自己的情绪隐藏的很好,但是一开口就暴露了自己,眼泪哗哗的流下来,滴到嘴角里面,涩涩的发咸。

母亲坐了半天,神色已经平静,穿了一件外套,就往外走,徐艾追上去拉着她:“妈妈,去哪里?”心里跳的很快,眼泪更加像是决堤的瀑布一般,不停的往下流。

人世间最痛苦的事情,就是看见自己最亲近的人哀莫大于心死的表情,徐艾看着母亲一脸的平静,连一点点的情绪波动都看不见,感觉到自己即将要失去太多的东西了,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去抓住,拼命去拽紧。徐艾拉着母亲外套的边沿,急急的说:“妈妈,去哪里,去哪里?”母亲不回头,只是语气低沉的说:“我要走,因为我应该走了,再留下去也没有多大的意思了。”徐艾不依,说:“晚上十二点,不行,要出门我送你去。”徐艾原本控制不住往下流的眼眼泪一下子止住了,镇定的说到。在徐艾心里想到的是:如果不能挽留,那就尽自己的所能护母亲的周全。虽然徐艾的双手在抖,浑身上下控制不住的发抖,但是语气却很坚决,很坚定,一下子之间不再害怕什么了。

母亲一直往外走的脚步终于停了下来,一脸悲切的看着徐艾:“你就要让我这么担心么?你就不能像你哥哥一样懂事么?”发问的语气就像是完全不认识徐艾是谁。

徐艾记忆的闸门就像是洪水一样被打开,从小打大再努力也没有听见母亲和父亲的一句夸奖,自己得奖的参赛作品被斥为不务正业,而哥哥买了MP3坏掉了还有母亲会认真的去找修理商修理。徐艾和母亲父亲之间最亲密的一次接触是自己生病的时候,母亲放在桌边的一杯水,然后神色心疼的看着徐艾,但是徐艾却知道,那个时候母亲眼里看见的应该是和自己略微有点神似的哥哥吧。因为那段时间,哥哥一个人出去闯荡,很久不曾回来,母亲很久没有哥哥消息的时候,心底里面或许想到的是自己可能是在眼前的最后一个孩子了吧。

徐艾心里悲凉,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应该怎么做。

:443": %��5��X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