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亡笔记(50)

“你做的很好”一把苍老的声线,语气中隐隐的流露出一丝满意的情绪。

对面的青年,低着头,情绪未明。

一时,空气中有些安静,竟是谁也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老人缓缓的走到了立在屋子中间的青年前面,抬起了手臂,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落在了青年的肩膀上,拍了两下,依旧没有说话。转身又回到刚才的座位上。他向青年指了指侧面的椅子,示意他坐下说话。

青年低着头顺从的走了过去。老人点了点头,满意的神色更浓了。神色一松,语气也放缓了下来,空气终于没那么压抑了。

老人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你是我养大的,就是我的儿子,我培养你长大,是要咱们爷俩干出一番事业,不是要你儿女情长的,况且,这是意外,谁也没法预料。”老人话锋一转,语气又严厉起来,模糊的眼珠,似乎放射出一股精光“最后时刻了,我不允许出现一点意外,咱们更要小心”又放慢了语速接着说“等这事儿完了,你想做什么我都随你,到时候还不是要什么有什么?”

青年默默,依旧没有说话,过了一刻终于抬起了头,“您说话算话。”

#

我是周城,我没殉情,依旧苟延残喘地活着,我失去了袁曦,而孙淼……我转头看了看旁边腹部高高隆起的孙淼。

孙淼也失去了谭子良。

我找到她的时候,已经是那晚之后的一个月了。她正在这座小城的垃圾场游荡,四处寻找能吃的东西,蓬头垢面,衣衫褴褛,如果不仔细看,跟外面的怪物也没两样。依托于这里特殊、浓郁的气味,才得以存活这么久。

谭子良的死,是个讳莫如深的话题,这个姑娘依旧嘴严的很,什么也没说,但是我知道,她整天这样的沉默着,谭子良应该是为了救他吧。我是个男人,况且平时和她真的没怎么太说话,她不说,我也不想问,按照理论说,我们两个,都属于这个世界的遗弃者,是失去伴侣的未亡人。

只是,她怀孕了,谭子良的孩子,哈,这下更全了,遗腹子也有了!

我们逃出来有半年了,现在的位置应该是四川盆地的边缘,雅安。这里,终于有人了,多繁华也没有,但是起码还有数目可观的幸存者,似乎这次灾难遗忘了这里,而我们,到达这里将将三个月,孙淼也快要生了,实在不能再走了。

我们以夫妻的名义,住在这里,得益于不值钱的钞票,我们带出来的首饰,在这租了一套房子。邻居知道我们是逃难,对我们很是钦佩,对孙淼也很是照顾,经常有大娘婆婆的过来看望她,给她讲一些生产的常识,送一些有营养的食物。

孙淼依旧闷闷不乐的,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一遍又一遍的告诉她,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一条新生命。

孙淼也很努力的在听我的话,顺从的有些可怕,拿给她的营养品,她来者不拒,大口大口的吃,一粒不剩,即便东西的分量足够四个人吃,即便她反胃恶心,吐完了,回来接着吃。

两个名义上夫妻,又是一起逃难的朋友,虽然内心亲近,可依旧整天没有太多话说,她忙着吃,我忙着在附近的一家修理店,做一些维持生计的工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