卜算子 | 相见明知是梦中, 梦醒无缘故

那是一个秋夜的漫长的梦。我沿着一个街道往前走,看到东北方向一片温暖瑰丽的红色天空,将一片高大的金色树林包围其中。我从来没看见过这样美丽奇幻的颜色。

我向道路的另一个方向走去。那里有一片苍老的小区,红墙房子,黄浆包裹的墙体。突然那里失火了。红色,和我在刚才看见的那么一致。人们都四散惊跑,我站在原地拿出手机拍照,我将手机镜头对着天空的方向,在破碎残损的房屋在火中四处飞溅飘洒的一个个瞬间按下镜头。

我从镜头中看见了久违的颜色,那种美丽到能让我失去意识的东西。房屋深处居民楼上花圃中的花一朵朵掉落,向一个个美丽的慢动作已自由落体的姿态在空中滑行。我也一一记录下她们的样子。

卜算子·记梦

深夜却来时,

摇曳风无主。

一脉长街迹也微,

值此三更雨。

逢我御街行,

颜色朝霞妒。

相见明知是梦中,

梦醒无缘故。

填词是一个很美丽的事情,通常伴随着幻想。这种幻想会帮助我找到心底的秘密。当夜晚如同它日复一日那样地恬静到来,无处可去的时候,日记、游戏和美食都难以拯救我。填词可以。

卜算子·朝雨

朝雨暮云天,

夜色霜花洗。

疏影寒香远后渠,

寂静流深坻。

流到故人边,

寥乱逐风起。

满目秋心是我心,

落去飘来矣。

伏天得一梦,梦中得一词,辗转难眠又辗转难醒,醒来梦中惆怅犹历历可见,故记之。

卜算子·记梦

点点燕归巢,

袅袅风栖叶。

已是朝朝逆水无,

暮暮飞云绝。

今夜梦中人,

明岁荒丘血。

寄我人间又几年,

满目无根雪。

去年五月初的时候,日子闲淡无聊,只是看书和瞎想。那段时间突然决定要填词。写了很多现代诗,那天刚好写了一首叫《五月》,于是索性就以此为题填了一首。

卜算子·五月

五月看流云,

云俱风烟远。

残雪落花更无情,

忍顾寒山怨。

只道万物生,

谁管情根断。

待到秋来雪落时,

尽把青丝染。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灯火 (一)孤城 这是这座城市平静的一天,初升的阳光洒在宁静的街道之上,昨夜的灯火还未熄灭,此时的街道上依旧冷清。...
    黑玫瑰先生阅读 668评论 1 2
  • 浮生 (一)第一夜 暮雪三天没有入睡,不是他不想入睡,而是他并不感到疲倦,在一片黑暗之中,暮雪站在甲板上。在他的周...
    黑玫瑰先生阅读 765评论 0 6
  • 张爱玲说:“女人不一定会因为她的皮囊好看而被爱,但一定会因为她的灵魂美丽而被爱。” 以下女人最不可丢弃的十件奢侈品...
    a阿晗阅读 144评论 0 0
  • 我的教室在一年级部三楼,离女生厕所最近的那个,特别好找,我去的时候有点晚了,只有最后一排靠窗的那个座位了,我整了整...
    早恋派阅读 45评论 0 0
  • 在冬日,木桶装着的冷水从头到脚把只有穿着一件衣服的你浇透,你不停的颤抖,眼神无助,身体战栗,才恍然醒悟,如梦初醒。...
    锦棉阅读 250评论 1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