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本科生的母亲

计划生育之后,每个家庭的孩子都是宝,几个大人惯着一个小孩,围着团团转。小孩哭了,一家人跟着哭;笑了,全都笑;病了,都殃了。

今天,在朋友家闲坐时,来一客人,客人为一农村家庭主妇。主妇也许没见过世面,话不多。聊到孩子的问题时,她便有如神灵上身,一下子活跃起来,口若悬河,我们连插嘴的机会都没有。

演讲了老半天,我终于听明白了,这又是一个像“圆规”的杨二嫂,不同的是,杨二嫂是诉苦的,主妇是诉喜的,她家里出了四个大学生。

一个培养了四个大学生的母亲是伟大的,我们是尊重她的。可在她喋喋休休、重重复复、语无伦语的表达,以及各种拉表扬的过程中,让我们对她的尊重打了些许的折扣。

这一段约半个小时的叙述,我估计:只要认识她的人都听过了。遗憾的是,她居然还没有微信,我很想看一看她的朋友圈以证实我的猜想,只是这个想法夭折了。

一个不容否定的事实是她家里确实出了四个本科生,我对她的家庭产生了兴趣,只可惜,她只表达结果,不重过程。我迫切地想知道过程,甚至想取些经验,因为我家还没出过本科生。

“老大在深圳华为,领导特别的重视,成绩特别的突出……”。

“老二在理工大学,参加全国全省的各种比赛,得到了无数的奖励……”。

“别人的孩子读书了都得家里掏钱,老三得了很多奖学金……”。

“老四高考一本超分数三十多分,还不够理想,原因是考试时病了,所以选择复读……”。

我大为诧异,四个多么优秀的孩子。可是任凭我多少次的插嘴,多少次的抓狂,她就是重复着成绩,培养的过程一字不提。

我知道她们家种的地比别人的丰收,家里的粮食都屯满了,可是她就是不告诉我们,她的粮食是怎么种的。

她家的种子比较优良?我看到过许多优良的种子在经风经雨之后颗粒无收。她家的土地肥沃?不见得,我知道她家的地,贫瘠得很。她施的肥比别人的多?那不可能,别人家的肥料比她们的多,而且下得更多。

那为何她家丰收了呢?我认为那是生长过程。

一丛水稻、一棵麦,从播种开始,它们就生长了。生长过程中,需要营养,营养来自于肥料,更重要的来自于吸收,吸收多了,便茁壮成长了。

一只狗,在植物旁边撒了尿,这种肥料会渗进土里,根会蔓延过去,会合着,吸收着。一只牛,在植物的不远处下了粪,根会寻找它,把它占为已有。植物便吸收着不同的肥料,根系向四周扩展,身躯便粗壮起来,硕果累累。

家里肥料多的,往往比较单一,不停地下,不停地吸收,根不需要向四周蔓延,不需要伸展,饭来口张,衣来手伸,最终漂亮的躯干挂着的是稀疏的果实而已。

我终于想明白了,主妇没有肥沃的土地,没有过多的肥料,她有的是让植物生长的良好环境。

一个贫穷的家庭,给不了孩子什么,特别是很多孩子的。他们的出路只有努力,凭着自己的付出得到收获。所以他们得拼命地伸展着自己的根系,拼命地吸收,这就造就了他们的出类拔萃。

我有优良的种子,有肥沃的土地,有丰厚的肥料,我拼命地施肥。所以,我的孩子挂着稀疏的果实,我给予他们太多了,以至于他们只顾着长身体,忽略了开花结果。

我发现周围很多家庭,一个孩子几个大人溺爱着,捧在手里,宠物般惯着。

世界上有很多种爱,有一种最无私的爱,那便是父母对儿女的爱。爱,可以让他们健康成长,溺爱,便阻止他们成长了。

对比西方教育,在我们中国式的家庭教育中,父母对孩子的溺爱程度名列前茅。溺爱,是一个圈套,一副枷锁,是一条勒在脖子上的绳。不知不觉地,父母都在温水煮着青蛙,煮着煮着,青蛙便跳不出锅鼎了。

啰啰嗦嗦的杨二嫂给了孩子们无私的爱,给不了他们过多的溺爱。孩子多了,十分的爱都平分了。她不可能每天都送着孩子去上学,他们得自己走着去。她的条件没办法每个孩子都请家庭老师,孩子们都得自己努力学习着。她给不了他们丰富的物质基础,他们的前途得自己奋斗。他们明白着。

我也明白了,对于孩子,不是我们要他们做什么,干什么,最为关键的是要他们自己明白他们必须做什么,干什么。

无戒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41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