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大奔的女人

没有真正值得羡慕的人生吧?

那个女人开着大奔,黑色,高端大气。

我们同是接孩子下晚课的家长,每天的人群里我都能看到她,远远的总是吸引着我的目光。

需要解释一下,这半年来,每晚九点钟我都要步行去妞儿的学校接她下晚课,往返大约需要一个小时零十分钟。不得已,距离有些尴尬,总觉得不值得用其它办法,好在我和妞儿都喜欢相拥着一路走回家的感觉!也就不觉得辛苦了。

等在下课前的那几分钟最是热闹,校门口围着的都是和我一样的家长,都眼巴巴等着大门开启,认识的不认识的都临时组成小讨论组,话题都是孩子……

那个女人总是化着妆,口红的颜色很漂亮也很特别,因为每次见都是晚上,虽有路灯我仍分辨不好那是哪一种红。她的头发烫的也精致,中分没有刘海,不戴眼镜,眼神冷冷的从不斜视,皮肤白皙。穿一件中长款黑色貂皮大衣搭配紧身裤和高筒皮靴,没见她和其他人说过话,总之她的一切都带给人神秘感。

她总能想方设法把车停到距离门口最近的地方,然后优雅的踱步出来。眼看她这样以高贵冷艳的姿势在家长群里夺人眼球,我都在心里偷偷想,她好高贵,一定活在一个典雅的世界里,那世界也是我所向往的……

每当距我近些的时候,我都偷偷把她的身影收藏起来,有意无意注意着她。

几天前的一晚,我去的稍微早了一点,不急着赶时间,就走的慢了。学校旁边的小路,没有人群集中,我漫无目的迈方步,心里一边盘算着时间。

虽是冬天,却不太冷,有霾。

还有大约十分钟,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揣摩着我能走到这个小路的另一头再走回来,时间应该刚好,

有辆车停在胡同深处,我还想,这么憋闷的地方,谁这么高明的车技呢?

走近了有些恍惚,怎么好似在哪里见过这辆车呢?黑色,大奔。

我从车身旁边走过,不经意瞥见里面的人影,居然是那个女人,卷发,白皙,黑貂皮……

我多少有点差异,毕竟这里面距离学校大门还有点距离,毕竟这样的地方停车并不方便。

多撇了几眼,她在打电话,不,又像是在争吵,还很激烈的样子,我已经走到车后,又禁不住回头望,车窗很暗,穿透前街的灯光,我仍能看到女人歇斯底里的影子,我在想,难道她的光鲜背后也会有着不为人知的苦恼……

走过去又走回来,碰巧她也打开车门下车,不过她站在车门旁电话还没讲完,我隐约听到她是哭着说话的,传过来断断续续的字音,离婚……公司……孩子……是不是人……

我承认我喜欢猜测,敏感于一切细微的不寻常。但此时却无心,只发现自己心情似乎正在滑落,几分钟前还是信步闲庭,就几分钟,心口也像堵了些什么东西。我羡慕过她在人群中的那份夺目,我猜想过她生活的惬意,猜想过她的生意兴隆家庭和睦,我设想过假如我也能像她一样……

说不清楚的忧伤,我曾羡慕过的这一切匆匆消失在大奔车里,而那歇斯底里的影子又被我小心收藏……

生活啊!我们谁不曾有过不为人知的苦恼?我们谁又不曾羡慕过别人的光鲜?

何苦呢,我想。

今晚我没见她,那一身华贵,那一脸冷漠……

我和妞儿相拥着一路说笑,我们的生活之路终要用脚来走。

没错,也许此时,我们正是她所羡慕的对象。

人啊!眼睛都看向别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