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圣人》(36)

第三十六章——艰难困苦

稻草编织的锅盖掀开了,升腾地热气和着菜香扑鼻而来,继而缥缈地弥漫开去,一时间,连屋内的空气都沉醉在浓郁的菜香里。

李二妮不慌不忙地将锅盖放倒在风箱上,猫腰端起了锅里被黄白点缀满的秫秸篦子。小陌坐在灶边,口水在嘴里直打转,他贪婪地吸着,嗅着,陶醉着……

“嫂子,来,我给咱盛菜,你端干粮走吧,陌念在屋里放好桌子了。”陌雯这时走进了饭棚,跻身到灶台前。

“那好,小陌,帮你大姑端菜。”李二妮转身用胳膊肘轻触了下儿子的肩膀。

“不用。”陌雯低着头,右手拎起的勺子悬在空中,目不转睛地盯着还在咕嘟地半锅菜,似在等待着什么,又仿佛在找寻着什么。小陌小心翼翼地从灶膛里抽出几根未能燃尽的树枝,插进墙角的灰堆里,胳膊在舒缩舞动间尽显灵活机警。

“大姑,我把菜端走了。”起身的小陌拍了拍手,望着风箱上盛好的那碗菜,暗咽了下口水说道。

“别,快去洗手,你看你手多脏啊!”陌雯背对着小陌,左手拿着的碗倾斜地高挂在半空。“阿豹,小莲,快来端菜。”陌念扯着嗓门喊道,再次钻进锅里的勺子仿若累了般,慢悠悠地在锅底蠕动……

开饭了,坐在炕沿儿上的李二妮扫了眼篦子上的六个白面馒头,在心里默数了下人头,抬起了屁股。

“嫂子,干嘛去啊?”拖鞋上炕的陌念伸长了胳膊,边解饭桌中央的塑料袋子边问。

“那什么,我忘了洗手了,我去洗把手。”说罢,李二妮笑着走出了屋子。天恍开了,露头的太阳依旧灿烂,映红了李二妮的脸。

塑料袋解开后,熏煮熟的鸡内脏散发着香味暴露在空气中,勾起小陌的食欲,激起陌雯的垂涎,撩起陌言的筷子……

“真香,你家飞虎手艺不错啊。”陌雯夹了个鸡心放到嘴里,一脸满足。

“还行吧,毕竟指着这个吃饭呢。”

“嗯,不错,不错……”

陌言的屁股微微抬起,脱离了残有蜘蛛网的木墩,端着碗倾身贴在饭桌上。嘴里未成形的鸡蛋还没咽下,又慌里慌张地夹了一筷子鸡肠放到自己碗里。只见他一口肉、一口菜、一口白面馒头,不停地往嘴里塞,腮帮子一鼓一鼓地打着节拍,唇齿张合间发出“吧唧吧唧”地声响。也就半颗烟的功夫,碗里已是空空如也,就连菜汤也所剩无几。

“我给你盛去啊?”走回饭桌的李二妮凝视着丈夫还没来得及放下的碗。

“哎呀,妗子,你别管了,让我舅自己盛去呗。你快吃饭吧,一会儿就凉了。”又莲唆了下筷子,伸长脖子道。

“小莲说的对,快坐下吃饭吧嫂子。”陌念附和道,收回到嘴边的筷子又伸了出去,落在了小陌的碗里,真诚的脸上拧出心疼的褶皱。“来,孩子,吃个鸡蛋,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要多吃,听见没。”

“谢谢二姑。”小陌低头看着那枚手指盖大小的鸡蛋,迟迟没有动筷子。

“没事,你们吃吧,一样的饭菜,不差这一会儿。”李二妮从丈夫手里接过碗,托腰消失在门口。

咳……咳……噗,“行了,快吃饭吧,多走几步道儿累不着人。”向自己碗里夹了几筷子鸡杂的陌升抬起了头,语气有些不耐烦道。

“爹,话虽如此,但嫂子的腰…”陌念的脸上有些担忧,塞进嘴里的白面馒头迟迟没有咽下,撑得腮帮子鼓鼓的。

“嫂子又不是小孩子,快吃饭吧!”陌雯用胳膊肘碰了下妹妹,让后冲她使了个眼色。

这一切都被小陌看在眼里,年少无知的他或多或少的明白了些什么。他在内心深处呼唤着母亲,他如坐针毡地用目光偷扫着围在饭桌四周的亲人们,谈不上熟悉,又不能说陌生。他不明白,但渴望弄明白这一切的他,那一刻却因不解而忧思。偷扫了几圈后,他低下头,他怕别人察晓出他的意图,更怕因此给自己带来难堪。他顷身摸了一个贴饼子,掰成两半,一半留给自己,一半递给走进屋子的母亲。

“嫂子,吃饭吧,菜快凉了。”陌雯咽下最后一口白面馒头,夹了个刚刚成型鸡蛋放进嘴里,头也没抬地说道。

“嗯,吃饭。”李二妮笑着拍了拍儿子的后背,不知是告诉儿子,还是回复陌雯。

饭桌上的塑料袋已变的褶皱不堪,小陌仰望了母亲一眼,倏地,又将那张病态的小脸蛋埋进碗里。他强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眼泪,张大嘴巴连喝了好几口菜汤。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但绝不是因为自己碗里一块肉也没有,他不敢让别人觉察,他更担心让母亲看到。


饭罢,陌雯陌念带着阿豹和小莲来到了李二妮的屋子,唠起了家常。

“嫂子,小陌今年上学的事可不能再拖了。”陌念靠在炕头的被褥上,斜着身子和李二妮说道。

“嗯,是啊。”

“小陌六岁还是七岁了?”陌雯的屁股墩在砖砌地面上的破旧小木柜,从嘴里掏出左右晃动的食指,掸了掸说道。

“八岁了。”李二妮微笑了下。

“看起来真不像,我家对门的孩子六岁了吧,比小陌高半头。”陌雯一脸认真。

“身高这东西,早长晚不长,没准小陌以后长个大高个呢。”陌念的背部从被褥上挪开,用闪烁着油光的手掌抚摸起趴在炕上装睡的小陌来。

“但愿吧。”抬起手臂的李二妮用弯曲的大拇指关节轻轻在眼睑处摩擦了几下,她深呼一口气,目光扫向屋内的两个妹子。“还有不到俩月就麦收了,你看到时候你们谁有空,过来给帮忙压压场。一早一晚的也行,我提前割完拉回来。”

“嫂子,不是不想帮你,我们家的条件你也知道,二蛋都二十好几了,还没媳妇呢。这不,前段时间邻居刚给介绍了一个,处的还行,我打算把家里的房翻盖一下,彩礼也要准备出来,婚宴也要花不少钱,我家手扶拖拉机去年就不好使了,收割机也总是坏,可哪来的钱换新的?今年无论如何也要让吴新多跑个村子,多接点活。唉,这日子过的。”陌雯的唾沫星子落在地上,淹没了正在觅食的蚂蚁。

“那飞虎呢?”李二妮的脸上挤出一丝微笑,侧身看着陌念,笑容开始变得有些僵硬。

“嫂子,到时候再说吧,还有这么长时间呢,谁知道到时候忙不忙啊,放心吧嫂子,不忙的话肯定让飞虎过来帮你压场。”

小陌翻了个身,逃离开二姑的手掌,他的手搭在母亲的腰部,紧挨着母亲不满老茧的糙手。

“也行。我就是怕到时候过去问你们来不及,你看咱爹现在身体这样,我哪放心让他去找你们啊,你哥腿脚不利索又,我去找你们,得耽误多大事啊。人误地一天,地误人一年呀。”李二妮低头走到橱柜前,拎起暖壶给两个妹子分别倒了碗水。“喝口水吧,傍晌烧的了,现在喝正好。”

“你们是不知道,我家吴新现在天天累的跟狗似得。”陌雯漱了下口吐在地上。

“你别说,我姐夫那个赖巴劲还真像那个。”

“边去。”

“还有个事儿,想和你姐俩商量一下。”李二妮直了下腰,打断了陌雯姐俩的话。

“又咋了嫂子?”

“嫂子你说。”

“咱爹这段时间咳的厉害,利福平好像不怎么管用了,我的意思是你看看你姐俩谁能抽出个时间来,带咱爹去医院看看。我现在腰这样,一个人也伺候不了啊,你哥也没出过门,只要见效,花点钱咱也认了,只是现在我掏不出来,你们等我收了麦子。大家伙的爹,对吧。”

“嫂子,咱爹这病可不是一两年了吧。”

“我记得之前医生说过,这病每个好,咱爹得带着走了。”陌念脸上的笑容荡然无存。

“村子里大夫也是这么说的,实在不行换换药?看能不能稍微好一点。”

“我觉得够呛。”陌雯摇摇头,撇嘴道。

“先缓缓吧嫂子,我们惦记着呢。飞虎这几天都有集要赶,我去的话,这几个孩子没人管啊。”说罢,陌念拉起李二妮的手。“嫂子,多亏你这么照顾老人了。”


“小陌,小陌。”李二妮刚要开口,阿豹和姐姐一人拿着一块蛋糕跑进了屋子。

“你弟弟睡着了,怎么了?”陌念一把搂过儿子,伸手给他擦了擦汗。“不是刚吃饱吗?一天到晚就知道吃。”

“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你看阿豹长的多壮。”陌雯说着,拍了下外甥的屁股。

“愁死了,一天到头就知道花钱,哪天要是不花个三几块钱就不算完。”

“你家飞虎挣那么多钱,不花留着生崽啊。”陌雯玩弄着了几下外甥女的羊角辫,又捏了捏她的脸蛋儿。

“就是。”又莲朝自己母亲做了个鬼脸,伸手拽上了小陌的裤腿。

“小陌,别睡了,去和你姐姐出去玩会吧。”李二妮端着两碗水,相继送到陌雯和陌念手里。

装睡的小陌任凭又莲执着地拉扯,不做任何的回应。小陌也想和姐姐一起玩,但不是这个姐姐,是他大姨家的二姐姐。她有着愚钝的嘴唇,上半张脸灵气下半张脸憨拗,其美里又有种大家的娴静端庄。她抱过小陌,给他换过尿布,还伺候过坐月子的李二妮。

这一切都是李二妮告诉小陌的,她时常会讲一讲,关于那段时间,关于那个姐姐。

小陌想起了那个姐姐,想到了阿旺家电视里一个唤作“家珍”的角色。直到多年以后,他才知道那部电影名叫《活着》,姐姐,也快如巩俐一般老了。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微风轻抚河塘水,绿草醉游叶渐肥。春分雨舞款款退,只闻清明朦朦围。 “爹,我又给你拿了两瓶利福平,让陌言放到你屋的橱...
    墨成阅读 81评论 2 0
  • 这对母子匆匆地走了,正如他们匆匆地来,挥一挥衣袖,淹没在人海。在这座让人留恋却又不得不离开的城市上空,云朵正如花儿...
    墨成阅读 108评论 0 4
  • 近晌的阳光淡淡的、暖暖的,不带一点儿暴力骄横,尽管它的温度有限,却不遗余力地驱赶着严寒。 小陌手里握着塑料手枪,身...
    墨成阅读 119评论 4 7
  • 雪后的傍晚,路上都是冰棱碴子,走起来一呲一滑。化了的雪水如同风尘女人的眼泪,脏呼呼地在地上淌着,到处都是,弄的小陌...
    墨成阅读 149评论 12 9
  • 我想在山水中 却只能在烟火中游荡 我想饮一杯清水 却只能喝一杯浑浊 我想当一个恶魔 也想当一个天使 它们在打架
    江楠Jessy阅读 31评论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