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缩入骨的日本人

日语中有个词叫做:恐缩。这个词能很好地传达日本人的那种特有的感觉。让自己非常卑微,去恭敬,温和地待人接物,诚惶诚恐的样子,如履薄冰般的小心应答。尤其是服务行业,窗口类的岗位。不管是多高权威和地位,面对即使是乞丐一样打扮,痞子态度般的客人,也都必须是这样恭恭敬敬的。

这样的态度在生活上也是到处可见,比如一个日本人从身边走过,也会很恭敬的点头,口中小声说:对不起。然后从你面前走过去。因为他觉得自己碍着你了。在过十字路口的时候,开车的日本人慢慢的拐弯开车,避让行人,也会不停的在驾驶位上鞠躬,说对不起。在公司,进出办公室都需要刷卡,经常会在出去的时候,碰到有日本同事进来,他们一般都是会从门的玻璃纹路上看到门内的光影变化,判断有人出来,他们就会远远的等着,等人出来后再进去,避免争路。或者自己已经在刷卡开门了,就会干脆打开门,然后守在外面,示意里面的人先出来,然后自己再进去。并且口中还小声念叨:对不起或者谢谢你。他们完全没有必要这样,为什么还要这样呢?是形成了习惯吗?还是工作上的压力使其这样的?

其实都有,要想做好自己的服务,做好工作,就必须要让自己拥有上流的礼仪,自然的让人舒服的态度。如果平时不能遵守这些礼仪,那么工作时很容易会露出马脚,得罪客人。

最近在日本学习交通驾驶的知识和技能。教科书上也是特别提到两点。

1 要谦让

2 禁止扰乱交通

所以考试的时候,所有关于强撸的,倒车妨碍到别人的,答案肯定统统是:这样做是不对的

想要早点融入这样奇怪的文化中,就必须要早点让这种恐缩的态度融入自己的骨子里。不然的话会闹出很多不方便的事情来。比如在地铁出站时,特别赶时间去赴约,订好了在晚上9点赶在一家特供店关门之前,取一个包裹,晚一分钟都拿不到了。但是不知道怎么走,这时问路是最明智的了。自己到处碰壁去找会迷路的。问路最好问地铁的工作人员,他们也很忙,如果你用很直白强硬的语气,他就会很简单暧昧的告诉你怎么走,说半天你也可能只是明白个大概。但是如果你一开口就非常恭敬:又是抱歉又是感谢的一大堆的客套一番,他也许就会另眼看待你。这样的关于礼仪的应用在国内也是一样非常适用。日本更是非常普及。

还有一个很特别的例子,那就是打电话问问题。刚来日本有很多不懂的地方,水电费怎么交,怎么办理银行手续,怎么打电话索要相关资料啥的。都是可以通过电话来搞定的。最实惠的一个电话就能把信用卡的额度从50万提高的150万,这些如果不用恐缩的语气,恭敬感激的态度,恐怕也不能很顺利的。当然以前我一直都是很莽撞的,根本不讲理,也没啥礼仪。也都很顺利办下来了。但是后来领悟到恐缩的真谛后,发现办事情更方便了。比如11月帮人买了两箱子的东西,各有十几公斤那么重。辛苦买回来,打包好,用海运发出去后,20天后就应该到的,结果40多天过去了,国内的小伙伴依然没有收到。快递单号也查询不到状态,有点着急了,于是打电话询问邮局,打了前两次,办理发货的邮局都说还在海上。

过几天后,实在是放心不下,用十分恐缩的语气再打一次,是个女的接的。我用十分恭敬的语气询问,恭敬道什么程度了呢,就是我旁边路过的人都能看到我弓着身子,做不断鞠躬状,全身紧绷。他们一定以为我是在跟社长通话。然后对方回复一句话,轮到我说时,我都要以谢谢你开头,或者以对不起打扰你了结尾。礼仪做的真的是十分的全面。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对方没有像她的其他同事那样敷衍了事,而是说:对不起哦,我这里也看不到状态。这样吧,我们这里发出的货都是走川崎码头的,川崎码头的发货站肯定能追踪到你的包裹状态。我把那边直接负责的办公室电话给你,你直接打过去,肯定能问到。

能回复得这么肯定,一点都不含糊,果然是被我感动到了么。我连连对着电话那头鞠躬,并且接连好好感谢了几句。

然后达到川崎货运码头的发货站,果然那边都不听我讲述背景啥的,直接打断我,要了我的包裹号,几分钟就全给我说清楚了,说:现在货物已经到达中国的上海总站,正在分货处理中,但是由于年底货物量太大,所以我的还在积压状态,尚未达到分货扫描处理,所以能查到的状态还只是在海上。但实际上我们的货船已经到达上海了。希望多多理解啊。不过,现在真的是很繁忙的时段,你的货物估计还要在上海总站排队2个多月,所以请耐心等待吧。

这就是恐缩入骨的成果,不仅仅是提供服务的人需要,接受服务的人也必须这样。

礼仪就应该是这个道理,其实就是互相尊重,互相谦虚卑微的对待而已。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