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小记

小时候,有一次,与父睡。那时天寒,我畏冷,于是手脚缩在怀里以取暖。父见状,说:睡觉都挺不直身子,长大必是怕老婆的种。不想那时一句戏言,如今一语中的。这倒不是说我惧内,只是妻性柔,易哭,每失和,与之争,多以泪应。我这人,虽然少勇寡谋,却也堂堂七尺,可最怕的,就是妇人的眼泪。她一哭,我就没了办法,为了哄她,妻说风是风,说雨是雨,妻说撵狗,我决不赶鸡。久之,妻便以为我怕她,所以听话,于是,她的眼睛便如六月的梅雨一般,时不时总要落几滴水来。

去岁的一日清晨,我正熟睡,好梦未醒。忽觉脸颊一热,痛不可忍。惊醒,见妻哭于侧,说:“我做梦,梦到你不要我了,在一个桥边,天还下着雨,把新买的单车也骑走了。我一个人站在那,一直哭,一直哭,就醒了,醒来看你睡的这么舒服,我就委屈,给了你一巴掌。”妻一边说,一边捶打我的胳臂。我一手捂着脸,一手擦干她的眼泪,直闹了半个小时,才将她哄睡。揽镜自照,手印宛然。事后我常对她说:说什么男女平等,全是狗屁!平白无故,睡的正香,一巴掌被你呼醒,疼倒不说,还得捂着脸去哄你,去给你道歉。妻听完大笑。从她的笑声中,就知道她又找到对我施虐的理由了。

与妻初见时,以为她温柔贤淑,所以心好之。及至两情相悦,厮守朝夕时,才发现那时眼拙,上了她的当!温柔与否暂且不论,单是贤淑二字,就与她无缘。一次,实在被她气急了,盛怒之下,写下《示妻书》一文,中有"妻美悦目,妻贤悦心、""妻勤则家兴旺,妻懒则事无成"等句。洋洋洒洒百十言,直抒胸臆,可谓快事。实在说,就是骂她懒,骂她不贤惠。但这话却是不能直接说与她听的,不然准得坏事。书成,示妻。妻大笑。于是百怨俱消,和好如初而已。

综上所述,妻虽说有诸多缺点,可这些缺点,都是以爱我为基础的;所以她任性,懒惰,胡搅蛮缠。我同样爱她,是那样的深沉,充满敬意:在我最困难的时候,身无分文,所有人都反对我,认为我们不配。而她却不顾一切与我相爱,从不抱怨。我们相信“总会有个办法,安置个家,使它简单,安恬,并不奢华。”我们也相信“妻曰无衣,与子同袍。”“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