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离教育的语文教学是没有出路的

图片发自简书App

看到一些语文名家在谈语文课程与语文教学的时候往往过于注重语文教学技术,而有意淡化或抛开语文教育。

事实上,语文教学技术和语文教育理念是不能分开的。

语文教学的课堂技术问题要从一个语文教师对教育的认识中去寻找。

前者是“术”,后者是“道”。

技术问题永远都是枝节问题,根本上是学科教师对人性及教育教学规律的认识。

这个社会的技术、智谋、策划、巧诈已经太多,整个环境急功近利、背道而驰已经很久。一个教师,急切地追捧各种技巧永远不可能真正“得道”。

教师的成长包括“内生长”和“外生长”,前者是精神发育,后者是专业成长。没有精神的内生长,甚至没有内在的痛苦挣扎,外生长是不可能的。就像一棵树,根系不发达,外面也长不大。没有精神修炼的语文教师,即便是在世俗层面有一些斩获,有一些“成功”,往往也是头重脚轻根底浅。

和一些世俗化的“名师”交流,不难发现他们的浅薄无知,曲学阿世,没有心肠,只有趋俯名利权势之心。

一个教师的生命根基如果不是建立在磐石上,而是建立在沙土上,迟早是要倒塌的。有些是从外部倒的,有些是从内部倒的。

我想,一个教师首先要思考“教育要干什么”,在此前提下要思考“自己所教的学科要干什么”,如果你说“就是要考试”,那就不用说了:你只是个教育符号而已。韩愈在《师说》中认为授业解惑不传道的人就不算教师,在我看来,只教考试的教师也不是纯粹意义上的教师,尤其是文科教师,越迎合考试越蠢,有些科目考得好其实就是丑闻。

对于语文教师而言,想明白了教育想干什么,再来思考语文想干什么,也许才能清楚语文教育的方向在哪里。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教育是必要的乌托邦,注定了教师必须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一个理想主义者对社会也许改变不了什么,但对学生而言,有没有和现实产生张力的理想主义,一定不一样。

理想主义者和功利主义者是活在不同的精神维度里面的,生命质量和幸福指数也不一样。

功利主义者很容易滑向市侩主义、犬儒主义,对重要问题往往奉行鸵鸟政策,以为把头埋在沙子里就岁月静好了,其实一不小心就暴露出精神格局的“小”。

如果一个语文老师只知道语文考试,成天思考研究的是怎么考试,怎么提高语文分数,那无法和TA谈什么语文教育理念,更无法谈什么教育,TA就是一个语文训练员,就是一个技术工匠,职称再高,名气再大,身份地位再高,顶多可以成为学科专家,而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教师。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前的形势下,我对语文教师身份的排序是:普通教书匠,优秀教书匠,语文学科专家,真正的语文教师。

仅了解语文知识、精通语文教学技术与考试技术的教师也许可以成为语文教学专家或考试训练专家,但还算不上是一个真正的语文教师。

真正的语文教师不一定是什么语文教学的“专家”,而是超越了语文教学技术或语文考试技术,努力为自己的语文教育教学探路的人,是以语文教育教学为精神家园的人,因而,语文实践就成为真正的语文教师追求理想、实现价值的道路,成为终生追求的目标,而做一个语文教学“专家”往往显得狭隘,像鱼缸里的鱼,在语文教学训练的小空间里游来游去,忘记了语文教育的汪洋大海。

一个真正的语文教师不仅仅要承担传承知识、文化和应对考试的责任,更应该承担培养人的责任,让人学会思考,学会成长,学会认知自我。

教育是“让人成为人的事业”,自然,语文也应该成为“立人的语文”。

图片发自简书App

教育有推动社会进步的功能,而对社会的推动就是对人的推动。社会的进步和转型必然是以人的进步和转型为依托的,片面的物质进步而没有人的进步(主要是观念转型)只能留下物质的废墟和人的碎片。

波普尔认为,极权社会的转型是非常困难的,无法进行“系统改造”,只能进行“零星工程”。

对于当下的教育而言,只能一个人一个人、一个家庭一个家庭、一间教室一间教室、一所学校一所学校、一个地区一个地区地缓慢进行,根本无法指望自上而下的系统作业。作为普通教师,注定做不了什么大事,只能做小事,只能从改变自己的知识结构和价值观开始,点亮心灯,照亮自己,也许可以辐射他人。

钱理群先生希望教师们“想大问题,做小事情”。事实上,教师面对的事情大多都是小事情,但不能不想“大问题”。

真正的语文教师可以成为“想大问题”的表率,不断拓宽自己的精神时空,努力整合资源,给学生不同的眼界,引导学生确立精神坐标,放大自己的格局,也许会被人讥讽为“吃地沟油的命,操中南海的心”,但不思考”大问题”,一个语文教师就免不了小家子气。

西安的郑刚老师甚至认为,语文教师应该成为“文化精英”和“社会良心”,这个要求挺高的,不一定每个语文人都会这么想,但一个语文教师努力成为”知识分子”而不是”知道分子”应该是一个方向。

图片发自简书App

在社会大系统中,教师其实很卑微。一个普通教师万不可高估自己,但也绝不可轻看自己,事实上,一个好教师对学生的影响甚至会超过一所学校。

我自己的方向就是,努力撒播种子,但不指望马上收获,许多功夫当时好像都是白费的,许多种子似乎都是长不出来的,这和一个学生所在环境的文化土壤与价值信仰有关,但说不定几年、几十年之后就会有发芽长叶甚至开花结果的可能。比如你课堂上提到过的书或电影,学生当时没时间读,没功夫看,但后来读过看过,这就是收获。事实上,一个人在中小学阶段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会成为一生的财富,并化为骨骼与血脉。

教育是根的事业,语文教师需要沉潜的功夫,守住自己的本分。到处推销课堂技术很容易把自己变成演员。于丹这样的技术型、演员型教师是需要警惕的。

总之,语文教学与语文教育是不能分开的,谈语文教学,不说语文教育是没有出路的,因为教育面对的是人。

(2018.12.20语文教学群发言整理,次日修改)

图片发自简书Ap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