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鹤情(第九十九章)除夕

字数 2351阅读 259
图片发自简书App

目录

时间过得很快,这日便是除夕了。我是第一次过人间这样热闹的节日,只觉得一切都新奇极了。

今日给济世堂的人放了假,府里只余我与吴家姐弟三人。楚儿早早起来在门上贴了春联,刚巧遇见学堂的孩子提了红鞭炮来寻他,他便一溜烟欢欢喜喜出去玩了。

昨日夜里落了一场雪,天一亮倒是停了,院子里细细密密的铺了一层银装素裹,好不漂亮。厨娘回家过节,无人煮饭,凌儿执意不让我下厨,只一人里里外外的忙活不已,我百无聊赖,又不能随意出门,于是在院子里堆雪人玩儿。

堆了一只雪兔,又堆了一只雪狐狸,虽然样子不尽人意,双手也被冰雪冻得通红,却仍觉得乐此不彼。望见院中池塘的水积成了冰,心念一动,试着将身体中极微弱的灵力聚于手上,双目微阖,脑海里有一个形象渐渐清晰起来。

片刻后,睁开眼,只见池塘边上已立着一个小小的冰雕。我俯身细细打量,这冰雕的头颈线条流畅而华美,脸上的五官栩栩如生,晶莹的长袍,晶莹的布鞋,单手立掌于胸前,脖上挂着一颗颗剔透玲珑的佛珠。

这冰雕,确是照着净玄的模样所化的。

我将其捧于掌心,看着看着忍不住轻轻笑了,默默低语:“大师啊大师,瞧这小人儿和你长得多像。莫非你的心也是冰做的么?”

这小人儿粉雕玉琢一般灵气,越看越是喜欢,想到它不久便会融化消失,心中难免不舍。我犹豫了片刻,将体内所剩无几的灵力慢慢输送到它身上,只希望它能陪我久一些…

做完这一切,我只觉精神疲惫至极,双目有微微的眩晕,心下不免悲叹,如今我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了,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我的灵力才能恢复完全。

“小姐!”凌儿不知何时出来了,身后传来她的一声惊呼,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将冰雕小人儿顺着袖口滑了进去,冰凉的触感传至臂间,冻得我轻轻呼出一口凉气。

“这天寒地冻的,小姐身子还未恢复,怎好在院子里待这么久!”凌儿来到我面前,絮絮叨叨的抱怨,继而眼光飘到了我的手掌上,顿时眉毛全挤在了一起:“瞧瞧这小手,都给冻红了。小姐啊,你说你都多大人了,怎的还是这样孩子心性!”

“好凌儿,我只是起兴过头了,你就原谅我罢,”我讨好的朝她笑笑,将手抬到她面前,可怜巴巴的道:“好冷。”

凌儿轻轻瞪了我一眼,立即拉住我的手握于掌心,用力搓了搓,重重哈了几口气:“快进屋去,奴婢找护手给小姐戴上,莫要冷出了冻疮,往后可要磨煞人。”

我眉眼弯弯的点了点头。




这日的晚饭何其丰富,饶是只有凌儿一人操持,也丝毫不输给江宁城中上好酒楼的一桌酒菜。我们三人吃得其乐融融,好不自在。

凌儿说除夕夜要守岁,寓意辞旧迎新,等待新的一年到来。于是我们便坐在屋内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

楚儿起初还兴致勃勃,但到底是孩子心性,白日里又玩得累了,撑不得多久便困意连连,凌儿只好照顾他回屋睡觉。

屋外鞭炮声声,窗外天边一片红红火光,我禁不住寂寥,推开门扉走了出去,见院内不知何时落了一地梅花,赤色艳艳,倒也十分的应景。

本想出府去逛逛,又记起净玄语重心长的嘱咐,这样好的日子,我着实不愿惹什么烦事上身,只好作罢。

从屋内取出两坛封好的酒,于院中纵身一跃,在屋顶找了一处风光之地将积雪扫尽,栖身而坐。

将酒坛的泥土拍开,红纸取下,一股轻逸酒香扑鼻而至。许久不曾喝过酒了,竟嘴馋得很,急不可耐的小酌一口,却有些略略失望,因为此酒品味起来远不及其香味浓郁,可谓淡如梨花。

凌儿说此酒名唤醉花酿,对其如何如何夸赞,如今喝来也不过尔尔。人寿短暂,必然也酿不出什么好酒,记起很久以前,阿哥让我饮过的那一樽桑落梦,只浅浅一杯,便让我沉睡了三十年,往昔如梦而毫不自知。那味道亦是何其醇厚,唇齿留香,让人魂牵梦萦,久久不能忘怀。

如今自然是无处可寻那绝世好酒,但既身在人间,有这样一坛淡如梨花的醉花酿,我也不该有什么怨言。

只是今夜处处皆团圆,我却落得个孤身一人在屋顶饮酒的境地,难免显得过于寂寞了。

我叹息一声,想起白日里的冰雕小人儿,伸手进衣袖间将其取了出来。

冰雕沾染了我的体温,不再是那样寒冷刺骨。更因其有灵力所护,所以没有半分融化的迹象。

我扬起嘴角轻轻笑了一笑,将它放到身旁,提起酒坛朝它晃了一晃:“瞧你这么孤零零的,我便可怜可怜你,陪你一同过这除夕夜罢。”

小人儿没有回答。

自然,它本是个不会说话的。我也没指望它能有什么回答。

我边喝着醉花酿,边断断续续的与它说着话,眼光不知不觉落到了南方的群山之中。

“小冰雕,你说,和尚既是出世之人,那他们还要不要过年?”

“小冰雕,在这世上,我很念着一个人。他与你长得很像。”

“不过他面相威严得很咧,不比你这样亲近可人。只是可惜了,若你能陪我说说话,那该多好啊。”

“小冰雕,我念着他,我念着他…但我却不能告诉他,我只能跟你讲讲,你也得替我保守秘密,记住了么。”

“不知他今夜身在何方,是在庙里抄经念佛,还是又去哪里替人消灾解难了。能见到他的日子,总是很少,唉…”

“小冰雕,再过几天,我便要离开这里了。好不容易在这里安稳下来,为何总有人要找我的麻烦?当真舍不得凌儿和楚儿,也舍不得他…”

怀中的酒坛渐渐变轻了,只觉面前的火树银花不夜天也模糊了许多,我打了个酒嗝,感到身子越来越懒,索性斜躺在屋顶上,将那冰雕的小人儿放于眼前。

小人儿晶莹剔透的五官在我眼前无限放大了,变得更加栩栩如生起来,我用手指抚了抚它的头颈,感觉好似真的摸到了净玄的头颈一样,于是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净玄啊净玄,什么时候我能摸一摸你的光头?哈哈…”

“你要摸什么?”

一个清冷威严的声音忽然从耳边传来,我心中微惊,伸手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的道:“不会罢…难道我的灵力这么厉害,竟能让这小冰雕活了?”




感谢阅读,喜欢请点个赞吧~

追文的小天使越来越多了,为感谢大家的支持,从本章开始我会由原来的每章2000字增加到每章3000,内容更丰富~所以也要请各位读者读完别忘顺手点个赞,这样不仅方便得到更新通知,而且我也更会有动力更文,说不定未来的某天会变成每更4000呢?~|ョ'ω'〃)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