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两日,半夜做了一个梦,在那个梦中的自己,历经往事的远去,韶华的流逝,在岁月之后,目光所及之处,皆是浓雾般的苍茫。

直到有一个身影,从苍茫中隐现......

好多年了,至少是在不可去追的年岁里,也是同样的夜晚,历经类似的相遇。因为一个身影的出现,导致整个梦境瞬间支离破碎,甚至连梦外的自己亦能感受如山海崩塌之势的情感洪流,转眼间倾覆而下。在那醒与不醒之间,在那昏沉的恍惚之中,一种极其浓郁的情绪覆盖全身。那是一种非悲非伤、非喜非乐的情绪,仿若在漫天黄沙中前行,带着似有似无的目的,迈进群沙之中。而脚下所踏若深若浅的脚印,顷刻之间就被风沙掩埋,消泯所有的来时路。

又好似在一方的戏台之中,在浓妆与淡抹之间消磨半日。一袭红衣,浸染眸中绝艳,一声低吟浅唱、若莺啼软语、带有点点哀怨,诉说前事风华。一曲终罢,也许独坐窗前,一盏清茶,喝落残阳几尺,静候烛光渐起。

在那短暂时空里,一种看不到未来,也分不清当下的模糊充斥整个空间,而唯一所能做的,只有怀着来时的记忆,迈向苍茫的远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