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是美工,谢谢。

最近有个老同学让我帮他们公司做设计搞得我挺郁闷的。起因是这样的,他们公司据说是广东的一家卖多士炉一类产品的公司(多士炉就是烤面包机,让我想起在英国的时候的常常早中晚餐都是用多士炉烤两块面包抹点草莓酱就吃的日子),一天,他们公司和香港的公司开会,互相交换名片时发现对方的公司的名片制作设计十分讲究,发觉自己的实在拿不出手,便萌生了重新设计名片的想法(说实话,这觉悟真的是太他么的后知后觉了吧)。我让她发他们的名片给我看,既然是老同学我就实话实说,他们的名片就是打印店那种设计免费制作5盒送1盒的质量,标识还是他们老板呕心沥血亲自画的,不想当设计师的老板不卖多士炉是吗?后来我建议他们公司更新标识,我可以提供整套VI设计的方案给他们,到我开价之后,他们公司决定送一台多士炉给我作为酬劳而不想支付设计费。最后可想而知,一拍两散啊。

这里面有一些细节可以分享一下:

  1. 一直以来对方都支支吾吾不能清晰的提供公司的信息给我,那么我就能够最初判断要么是不正规公司,要么是没自信。那么我就可以判断这次设计基本是很艰难的,所以就当是和老同学唠嗑。

  2. 从老板自己画的标识就能够判断,老板基本是没有美术功底的,同时很抠门,不愿意在设计上花费太多,那么对于他的品味基本就是可以定性了。想帮他们公司做好的设计基本没戏,因为这样的人他还不懂得设计的潜在价值是远远超过设计的费用的,自然他一定是不情愿支付设计费的了。

  3. 报价环节。在最开始我就知道这个基本没戏,但是老同学还是要支持一下她的工作。所以,我给了对方很多建议之后最后才谈报价的话题(浪费我辣么多时间,这也算尊重了吧?!)。那么,我最初的报价是高于我的均价的,最为老同学当然要king价啦,OK,没问题,King到6折没问题吧?其实这个6折还是高于我的均价的(我最初是喊得有多高?!呵呵。)。这么做其实是有道理的,首先,本身对方也不愿出钱,那么报高价自然会知“贵”而退。其次,如果对方瞬间大脑短路,决定接受这个价格,我也不亏,我只能说不亏而不是赚到,因为这样的客户大家懂得的。最后,告诉对方设计师也是靠设计吃饭的,不是靠多士炉。靠。

这其实是一个很普遍的问题,在现在这样的市场环境很多烂活来找,自己不愿做又不想拒绝的很生硬,我们需要一些技巧才能让自己过得更好。

另一件事也让我对设计有所思考。上周,一个动画专业的师妹问我有没有可以推荐一些做设计的学生到她那边的公司做美工。我一听“美工”我的不管是肾上腺素还是胰岛素就开始往上飙啊。那不叫美工啊,难道你们开的是淘宝店嘛?尊重一下我的学生好哇!那叫UI设计师哇!你也是学设计的,虽然是动画专业,但是入了这行怎么能拎不清设计师职业的称呼哪!她还和我争执了很久坚持说那就是美工,是不需要做交互只要做图形就够了的。她一个行业内的人居然连UI和UE/UX都分不清,挺不可思议的,这不禁让我想到了之前看到的一篇文章总结出互联网公司中设计师职位的一部分分类包括了:网站制作、网页设计、美工、UI设计师、UE设计师/用户体验设计师、交互设计师、视觉设计师、UED设计师、前端工程师、交互设计师、视觉设计师、用户研究员、产品设计师、产品经理等。从最开始的网页制作到后面的产品设计师,是笼统到细分再到笼统的一个过程,就一部三国呀,分久不合,合久不分。说实话,对于混迹设计圈也没多少年的我来说,刚开始也常常不太能够分得清某些职位之间的具体区别,因为每个公司的要求不一样照成了更加混乱的局面。本来想总结四个字:贵圈真乱,不过相比较事业单位和政府部门的职位职称来说,天空飘来五个字:这都不是事儿。五个还是六个。处女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为什么世界总不听话 人们总是希望这个世界按照自己的意愿运转,希望身边的任何人都听从自己的安排。事实上你会发现,让别...
    静888阅读 9,319评论 1 45
  • 谁没有一段中二病时代? 初三,看小说,看各种言情小说,每天我们都使用着家长看不懂的火星文,网名都大同小异,比如,宝...
    微光222阅读 168评论 7 1
  • 衣领上粘附着一个 等候答复的消息 看到纹路时 会想起敛唇神气 唇角稍上有痂 唇缝里是 湿冷夜风 形状是一个空巢 也...
    林子先生阅读 62评论 3 1
  • 我想失恋到现在也是过了很长的时间,想被突然被外人的吵闹所喊醒的梦一般,接着又昏昏噩噩地过着自己余下的生活。我不确定...
    阿杭先生阅读 23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