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不会再见(三)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图片来自网络

一、印度老火车

印度有世界上最大的铁路网络,印度人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之一就是火车。

第一次登上印度火车,感觉自己穿越到了上个世纪的感觉。硬板卧铺、可随意打开的车窗、以及据说行驶中都不会关闭的车门,他们的火车也确实够老的。也可能是我少见多怪吧。

印度火车有着极其变态的等级制度,什么1A、2A、3A、SC、CC、AC、SL……等等等等,让人头大。来印度,搞清楚这些等级的区别,是非常有必要的。明福定的是类似硬卧的车厢,也许是出家人的缘故,他对生活上的要求不高,有个栖身之地就会很满足的那种人。跟他一比,就显出了我的矫情了。

虽是硬卧,但有两点让我觉得非常人性化:一个是,他们的卧铺车厢,每个卧铺都安了个帘子,如果你想一个人安静的休息,把帘子放下,就“与世隔绝”了,很适合我这种喜欢独处的人。另一个,他们会给每一个新上车的旅客发一个三件套,枕头、床单、被套,虽然好不到哪里去,但据说是消毒过的。

还有一个让我很意外地方,他们卧铺车厢的气味比国内的老火车要好的多的多。可能因为他们的车窗不是密闭的,并且印度人不抽烟,男性身上真的没有一点烟味(这个特别好)。我这个对味道极其敏感的人,本来做好了忍受各种不适的心理准备,现实比我预期的要好很多,算是给我等那么久火车的一个安慰吧。

还真挺受用的。

二、自私如我

给我找好铺位,安顿好行李,明福才去找自己的铺位。我原本以为我们的铺位是相邻的,但实际上,他离我有三节卧铺的距离。我有点惆怅,毕竟第一次乘坐印度火车,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他看出了我的心事,问我:“你想一个人休息,还是我在这陪你?”

“我不想一个人待在这,你留在这里。”我毫无犹豫,并且用命令的语气跟他说。

接着,这个善良的越南僧人,就直接把自己的卧铺让给了旁边一位没买到卧铺票的印度兄弟。印度兄弟有点受宠若惊,看他开心的样子,我心想: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呐,你赚到了,兄弟!

明福怕火车上的枕头不舒服,把他的布包叠成枕头,放在我头边,让我躺下休息。他自己则坐在卧铺的边边上,靠着窗户蜷缩成一团,很疲倦的样子。除了谢谢,我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在他面前,我觉得自己很自私。

虽然明福和我的英语都不好,偶尔交流的时候,他还会夹杂着一两句越南话,但这些问题并没有影响到我们之间的沟通。通过一两个单词,再加上一些肢体语言,我们就能猜到对方想要说的是什么。

这也让我多了一些思考:为什么没有语言障碍,我们跟身边亲近的人沟通有时都那么困难呢?也许是耐心不够吧,谁说不是呢。

半夜醒来,明福还蜷坐在我脚边,一步没有离开。窗外的风吹进来,有些冷,我感觉他有些颤抖。我起身,想把位置让给他休息,他说什么也不要。我坚持要把铺位让给他,他一急,把我双腿一蹬,我又躺在了卧铺上。他带着歉意说:“你睡你的,不用起来。”

他的眼神非常坚定,我不清楚在他佛家的信仰里,拯救芸芸众生是不是他们的使命,但我觉得,此时此刻,保护我变成了他的使命。我居然变得无法反抗他的好意。

好想哭。他看着我,不知道说什么好。

哎,真够矫情的。

再醒来,已经天亮。十几个小时的车程,明福在我身边坐了一夜。

图片来自网络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