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祸于人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祸于人。万死不辞的不要脸!

花钱与女人发生关系,是一夜情。花五百元与一个女人发生关系,是嫖娼。花二十万与一个女人发生关系,是养情人或包二奶。用一生的积蓄与一个女人发生关系,是夫妻。由此可见:花钱越多,男女关系越稳定。

女人的风趣不同就在于:你给她一根蜡烛,有的女人会觉得差一个蛋糕,而有的女人会觉得还缺一条皮鞭!

大多数原配都以为:会做菜就能抓住老公;大多数小三都以为,会上床就能抓住男人。 于是,原配们练厨艺,小三们练床艺。大家夜以继日,不辞辛劳。结果,男人总想维持着这样一种完美现状:吃原配做的菜,上小三睡的床。

 年轻姑娘炫富,无非是两种情况:" 要么是睡她的人牛逼, 要么是睡她妈的人牛逼!" 舍此无它。 比如郭美美家暴富说是由于炒股,说几个月内从几万炒到几百万。 网民开始研究,郭家炒的是那只股呢? 结果大家一致认为是最牛逼的股:屁股!

每次我见到有人装逼,我就低下头,不是我不礼貌,是我在找地上有没有砖头。

女朋友对我说:如果今生咱俩还真不能在一起了,那么你一定要等到四十岁后结婚。我问为什么,她说:我一定生个女儿下来,等你四十岁后,就娶我女儿。额,这个,虽然我向来对答如流,可是这个话真不知道如何接下去。

性骚扰是一种行为艺术!

常听人说”安全感"三字,《非诚勿扰》上那些姑娘看见一个瘦弱的,就说没安全感,老衲心中大不以为然,总觉得安全感是一种胸怀,而不是力量,假如一个五大三粗鲁达一般的肌肉男,你觉得他太有安全感了,但若他说都伤害,没胸怀,一拳把你打趴下了你还觉得有安全感吗?同样,瘦弱的人,若有护人之心,他就会拼命护你,一夫拼命万夫难挡,那也是安全感啊。可是有一日我看到一则新闻,一对情侣同住,被一五大三粗的男子持刀入室,压倒姑娘就干,瘦弱的男朋友吓得缩成一团,就看着大汉在自己的床上搞自己的女朋友,屁都没放一个。然后看着女朋友被他劫持走在钱塘江边又干两次。

如果当时看到罪犯持刀,怕两人都受伤害,还可以理解,但是犯罪者被抓之后,那男朋友竟然弱弱的对警察说如果他出狱之后报复怎么办。我瞬间觉得安全感果然是一种需要。

午休,我去楼道抽烟。不巧的是,那里有一个女孩子正在打电话。我只好爬了两层楼梯去抽烟,下来时她蹲在那里抹泪,奇怪的看着我,说哎你还有没有烟。我给了她一根烟,她便黄河决堤了,说什么气死了那个男的有神经病我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我都和他分手了他三番五次的缠我还给我小姐妹说我说了我小姐妹的坏话,还要找人打我。絮絮叨叨,说了半天,都是无聊之极的事情。我说那你最好别理,说不清楚就不要说,你的朋友既然相信他不相信你你就别当这朋友是朋友。然后聊别的,说她才上初三,自己跑出来的,暑期打工玩玩。我说那男的是个学生?她说不是是个混社会的。我说我操你还是这个月下来回家吧。她说那个男的给她妈打电话了她妈不相信她。我无言,又抽了一支烟默默地走了。

万花丛中把屎拉。睡也无聊,醉也无聊,梦也何曾到谢桥。

丈母娘说:我不是你丈母娘,你也不是我女婿。我说:那我不管,反正你女儿是我媳妇,这是佛也改变不了的事实。

两口子走在路上,大闹、生气、大骂,前面两位男士回头看,女子马上作小鸟依人状。老公说:别装了,他们看的不是你,他们是在看世界上哪个男人这么窝囊!

万事由天莫强求,强求不成反成羞。


电影<雇佣兵>里雇佣兵说:真男人是在战斗中炼成的,而不是fuck!

战争是可以炼成一个真男人,但同时要消失更多真男人。fuck就不同,fuck不但可以锻炼一个真男人,还可以锻炼一个真女人,更重要的是,还可以制造很多很多的人,

女朋友枕在我膝盖上感叹说:唉,我这辈子完了么,一朵好好的鲜花就插在猪粪上。洒家随口道:幸亏插在了猪粪上,要是插在了鸡粪上凤凰粪上,这会儿早得了禽流感了。

看历史剧,卖弄渊博,给女朋友细数国共两党高级将领情史,女朋友突然问:那你告诉我,你到底曾经有几个?答曰:一个没有。回曰:讨厌,好好说。答曰:十七八个吧。她不信,追问,答曰:六七个。问:到底几个?答曰:六个吧。问:哪六个?答曰:说了你也不知道。一定要问,答曰:那你好好听着,记牢了,——她兴致盎然,坐起身子倾听,洒家阴险一笑,继续说——第一个,第二个,第三个,第四个,第五个,第六个。

以前总是说受伤能让人长大,于是无论多么受伤,都安慰自己:这会让我成长,谁知,不知不觉的就老了,完全不想受伤了。

一个优秀的男人不可能只是一个女人的专属品,越是好的东西,就要更多的人去分享,包括好男人。

你妈追我十条街,说我长得像你爹。我说大嫂,饶了我吧,当年我无心犯错。

众里寻你上百度,蓦然回首,你却在搜狗。

昨遇一件趣事,下班时公交车一如既往的挤,站着,抓着立杆,突然一只温软的小手抓住老衲的手,透过各式各样的黑发,终于看见抓我手的是一个美女,如何美呢?艳若桃花,肤似凝脂,气质表现在美丽的前端,内涵引领着各种妖娆。——呵,没这么好的事,也没这样的人,只不过是一个女人抓错了而已。

西湖月老祠有一副对联是天下闻名的:”愿天下有情人都成了眷属,是前生注定事莫错过姻缘。"但是月老祠还有这样一签:或十年,或七八年,或五六年,或三四年!

到底要多长时间,月老也不知道,那只好打马前去西天问如来。

你有没有发现,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亲戚,而所有的亲戚,都是建立在男人和女人睡觉的关系上。

举个例子哈,世界上本来没有什么外公外婆舅舅舅母七大姑八大姨的,比如甲的母亲嫁给了甲的父亲,这一男一女睡觉了,才有甲,才有舅舅舅母外公外婆这些亲戚。懂了不,否则世界上永远没亲戚这个东西。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